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他身穿一件黑色的雨衣出现在我房间的门口》(15首) (阅读307次)



1月的诗(15首)
 
 
 
 
非亚
 
 
 
 
 
《我的灵魂没有破损》
 
灵魂应该没有破损,只是
蒙上了一些尘埃
就像一只蝴蝶,翅膀仍然是完整的
可以飞,用力地煽动空气
如果这只蝴蝶
真的有一些破损,无论那个部位
看上去都不再美丽,而只会像一块胶布
搭在一块石头
或树枝上
我想我的灵魂应该没有破损
只是蒙上了空气中的一些尘埃
翅膀上没有一个洞
也没有被利器,碰掉任何一小块皮肤
甚至一条裂缝也没有
我在新年的第一天,走过我家附近那片
树林时这么想
这真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
在仇恨,争斗,诋毁
威胁,在善与恶犹如乌云交织的日子
我很惊讶我的灵魂没有破损
只是蒙上了一些尘埃
我拿一块毛巾,一盘清水
在房间,一个人
就可以慢慢地,重新擦亮
它的翅膀
 
2017,1,1
 
 
 
《独角戏》
 
那个小矮人每天都会走进电视机
表演独角戏
 
他的身边
围着一群人,他们给他拍照,警戒,给他笑脸
听他在桌子上讲话
 
我磕着瓜子,喝着可口可乐
放着手机音乐
歪着脑袋
想象这个小矮人正在表演
 
而在电视机的外面
没有一个人
愿意去听他讲话
人们在家里炒菜做饭,吃完洗个澡
约上朋友去酒吧
喝酒
 
他爱表演就让他表演好了
他爱上电视就让他上吧
他身边的傻瓜
想恭维他就让他们恭维吧
 
一大群青年越过操场的栏杆
跑向正在照射的喷灯
他们踢着球
哈哈大笑
他们可不管那个小矮人
不理会他的任何指令
 
作为一个超过五十的老家伙
我,关掉电视
一脚踏出了栅栏和外面的天空
世界颠倒过来
云在燃烧
 
2017,1,13
 
 
 
《孤独是一块饼干》
 
孤独是一份密封得非常好
非常好的
饼干
 
每天都会在上午,就着光线
慢慢地
吞食一块
 
在我那
黑暗
巨大
以及温暖的口腔
 
孤独这块饼干
和我的唾液一起,混合成为一种糖分
通过咽喉
 
去喂养我
身体里面那头
怪兽
 
它没有头
没有手
没有腿和爪子
 
只是跳动
跳动
 
隔着墙壁
我总能听到它一阵一阵
不停的敲击
 
2017,1,16晚~17日雨中的早上
 
 
 
《他身穿一件黑色的雨衣出现在我房间的门口》
 
哎呀,有一个人
他躲在
离我一百米的地方
 
当天色暗下来
我们,像两株发光的树
顶着一团树冠四处
走动
 
互不相干
各干各的事,但又不停地
出现在街道我的某些虚空之处
 
我们玩着空气堆积起来的气球
然后刺破,或者
放飞
 
又一幅夜幕,像从云朵上面垂下的毛毯
挂在我们面前
路灯不停地
烧出一个又一个洞口
 
当雨泼下来
我们一个撑着伞,一个
低头猛跑
 
然后我们
各自消失在看不见的黑暗之处
 
我想打一个电话
无人接听
然后我离开了皓月大厦
 
当我穿过一株榕树
用钥匙刷第一单元的门禁
进入电梯
 
哎呀,那个人
已经双手交叉正站立在我房间的门口
 
2017,1,12
 
 
 
《厌恶及其他》
 
苍蝇。以及苍蝇的嗡嗡声。
以及它产下的卵。以及它暗绿色头部
突出的眼。细腿。
细腿上的毛。以及一对翅膀。它的武装直升机。
以及它的部落。机器。国家。
以及它的黑色部队。
特警。攻击手。
以及它一直占领的电台。电视台。报刊。
它集中使用的喇叭。
以及它正准备降落的一块蛋糕。
以及我准备的拍击。
在路边咖啡馆。
用一份折叠的报纸。
啪,啪。结束。
滚。
去死吧。
 
2017,1,22
 
 
 
《我家附近的那片树林》
 
我路过那片树林
树木茂盛,落叶遍地,没有
一个人
我站在外面,想尝试走进去
但我最后,还是迟疑地
放弃了
 
在树林外面
一座过江大桥和快速环道穿过旁边的邕江
江滨路上的两座医院,一座农贸市场和城中村
在冬日的上午静静伫立
 
已经不可能再有一头豹
一只兔子和野猪
出没于这片树林,最多只是从别处飞来的鸟儿
占领了树梢,今天我路过这里
迟疑,犹豫
停顿
没有成为一名闯入者
 
但明天,我也许会一个人走进去
踢着脚下的树叶
徘徊在里面的一块空地
树木从四周升起
隔绝掉城市
只有在这种相对孤独的时刻,我才会又一次听到
来自身体内部的
那种心跳
 
2017,1,3
 
 
 
《在夜晚》
 
在夜晚,房间里的一个A
在焦急地寻找出口
 
他后来
在迷宫般的车库找到了一个
折返楼梯
 
循着楼梯
他上到一个玻璃大厅
 
另一个进入这个大楼的B
穿一件黑衣
想尽快找到他要去的
那个房间
 
作为这个大楼的保安
告诉他们
每一条通道
其实都通向一个安全出口
 
当下班的人走掉
夜晚只有很少的几个
待在这个灯光昏暗的大楼
 
我通过一楼的视频监控
先后看到了A
也看到了B
 
他们都有些紧张
而我窗口外面的树
看着却那么
优美
 
2017,1,17
 
 
 
《男人,与猫》
 
那个男人在酒馆里抱着那只猫
也或者那只猫
是他灵魂里窜出的一头宠物
他去哪都带着它
把他抱在怀里,放在肩膀上
在餐厅里给它舔自己吃过的碟子
让它喝水,给它
猫食
随便它在沙发和房间跑来跑去
跳上窗口,用利爪去抓
窗帘上的一个小球
上街遇到熟人
就和猫一起向他们打招呼
让他们去摸猫的脖子
和后背
这只形影不离的猫基本就是他前世的情人
今生的基友
当他在晚上在床上睡去
那只猫扭动身体,开始在地板上把自己变大
变大
最后咔嚓一声
从地板上站起来
我路过这家人的花园时
看到房间的灯熄灭
门悄悄打开
一头皮毛发亮的动物翻过围墙
去了外面的树林
和星光上面
 
 
2017,1,24
 
 
 
《1月9日晚,读朋友送给我的一本书》
 
翻阅一个死者的诗,类似于扒开草丛
去发现带骨头的
泥土
 
一个又一个黑色的字,在纸上
引领我们
穿过夜晚的寂静
置身于一座发光的丛林
 
灵魂打着手电,像萤火虫
在空气里飞来飞去
它们打着照面,轻声说你好,你好,你好
 
我一行一行,看着那些死者的诗
就好像在把他瘫软的身体
重新从地上扶起
 
后来我站起来,打开阳台的门
来到外面
微风吹着我,一颗又一颗蓝色的星
正从楼下的树木,飞升到了
蓝色的天空
 
2017,1,9
 
 
 
 
《我楼下的信箱》
 
去楼下的信箱拿报纸
那个生锈的锁
已经很多天没有打开了
恭候我的
是母亲订阅的那份报纸
有关健康,长寿,饮食与养生
我扭上锁的时候
确认这个信箱,暂时还不会有人
给我写信
我搬了新家
没给任何人留这里的地址
我喜欢这里的孤独
植物环绕在房子四周
一条路通向月亮和星光
一条路通向太阳
和葫芦顶大桥
所有的人都通过唯一的单元进出口
和外面的世界发生联系
没有人知道这个地址
也没有人会给我
写一封信
让投递员,投递到架空层的
这个信箱
 
2017,1,16
 
 
 
《园湖路的乞讨者》
 
那是个老头,戴一顶帽子
手里柱一根拐杖,每当红灯亮起
就从围栏走到汽车中间
敲打窗户。伸出手
祈求开车的司机
给他钱币
 
当绿灯闪耀,他又走回到围栏那里
像一个孤儿
看着像鱼群一样滑过路口的汽车
然后等待红灯
再度亮起
 
这个老头我遇见过两次
衣服脏兮兮的
帽子也是
他到底来自于那一个省
之前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子女
是一个农民
还是一个职业的乞讨者
也或者真是一个需要等待救济的难民
他没有走到我的车前
只是在前面乞讨
我握着方向盘,在后面观察
如果他走过来
敲打我的车窗,我会不会转过头
注视他的眼睛
会不会摁动按钮
摇下隔绝我们彼此的一块玻璃
 
2017,1,3
 
 
 
《动物世界。兼致乌丫与璞榈》
 
他先是和两头猫待在一起
然后是和两条蛇
两只狗
再然后是两头鹿
两匹马
再顺手从天空扯进来两只鸟,更生猛的两头鹰
狠狠心
从淘宝店扯进来两头大象
更凶恶的老虎与狮子
兔子躲在一边,金鱼在水缸里游来游去
他们嫌不过瘾
哇啦一声把窗户敲碎
从天空和大海深处
拉进来两条鲸鱼
小鱼小虾到处乱跳。猴子和狗发出
长啸。昆虫胡乱爬行
蝴蝶飞上灯具
……
现在好了,所有的动物已经凑齐
它们在房间胡乱翻滚
这时候他打开门
从隔壁拉进来一个独裁者
动物们开始上蹿下跳
树枝刺破天棚
他也趁机在黎明在梦醒之后,给桌上摆放的
那个独裁者
放一个巨大的响屁,然后继续
出门,跑步
从地平线下面,拉起来一个
正在燃烧的太阳
 
2017,1,20
 
 
 
《母亲迷路》
 
前后两次,摁错楼层
从六楼下到地下室
不知道怎么刷门禁,等地下室另外的人一起上来
之后走错单元,把钥匙
插到另一家的锁孔
发现不对,离开
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单元
她告诉我那天从华东路回来
不懂得打开反锁的门
最后求助于邻居
常常担心迷路,不敢去楼下的花园散步
害怕被锁在电梯
像一只受惊的鸟
收缩着翅膀
今天,面对时常健忘的母亲
我唯一的办法,是带她在小区走上一回
我指着榕树旁边的入口
对她说
这就是南湖泛舟,D幢
一单元
 
2017,1,3
 
 
 
《我楼下的小卖部》
 
我楼下的小卖部出售各种日常用品
包括饮料,饼干,糖果
各种牙膏,盘子,拖把,洗发水
一些简单护肤用品
它们大多有一种塑料包装
或者一个一个,密封在
瓶子里
 
这个小卖部不出售具体的爱,诺言,义务与责任
也不出售带刺的仇恨,诋毁
谎言,和威胁
更不出售任何独裁者的
语录本
 
那些由人类的行动,语言,权力构成的东西
有些极其宝贵
需要想办法从善良那里购买回来,有些
则应当扔掉
扔得越远越好
 
2017,1,3
 
 
 
《魔幻的夜晚》
 
我买下一头鹰的翅膀,装在身上
借来邻居那匹马的头颅
镶在脖子之上
偷偷打开门
把马卸在一边的四肢
嫁接到上肢与下肢
把穿了一天的衣服扔下窗口
然后用鸟的羽毛,一根一根
拼贴在皮肤上面
它的利爪也是我喜欢的
又尖又有力可以啄食蛇和老鼠的嘴
更是让我倾心
而老虎或狮子发出光的眼球
能让我在瞬间
抓住快速飘游的事物
现在
我已经在房间打扮好了自己
我踢了自己屁股一脚
然后让他冲出去
在午夜的大街
树林
一块湖边的草地
这个与众不同的动物吸引了月亮与星光的注意
是的是的
在这个人鬼不分的年代
他要做的
就是在月黑风高之夜
发出一声长啸
 
嚎嚎
嚎嚎嚎
 
2017,1,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