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舆情报告》 (阅读241次)



《舆情报告》

个中的宿命只是一个人的命,是我。
我的活命原因却有了舆情,登上了《舆情日报》头条,
我惊讶于监视,产生了恐惧感,
开始在2016年7月8日的夜里念白,
说起五十年的经历,在情急之下,打碎一个60瓦灯泡,
在一阵阵的追心鼓中排练京剧,
我和爱人不分剧目唱起沙家浜,智取威虎山,
父亲也从卧室里走出来,唱起白毛女,
又说起旁白,说走一步算一步,光阴似箭,换了人间。
我的孩子把头脸蒙上花被单,
躺在床上说:“生活的话语多是病句,你们越活越不像自己。”
我又从红色收藏的抽屉上拔下一把钥匙,
打开八本样板戏,有一本已经坏死,
是白毛女,白毛女却用九尾狐的指尖掐掉身体的白。
我明白,活命的命门有各种口令,
有第一道门,也有第二道门,走过第一道门的人是山东人,
像武松提着一根梢棒走进宋朝,
宋朝的街巷却拐过一个弯,把武松送走了,
矮于清明,宿命只不过是一个词。
走过第二道门的人是东北人,提着自己首级在喊:“王者归来。”
是我,我在鸿门宴席上想喝酒,想说出自己的出身,
想用一双筷子在空中练习隔空抓物,
在老家的房顶上安排一场月华,月华在演示模糊论,
像我坐在柴垛上吹口哨,
我的样子令人拍案叫绝,戏迷们的样子也堆上一个小山坡。
我看见了我的宿命,也听见了宿命的律令,
我已经无法和虚构的盛世和解,
想换一种活法,换掉恶作剧的乱,换掉天下的子宫,
换掉天子的头颅,从头再来。

2017-2-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