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白道峪》等5个 (阅读466次)



白道峪

枯叶中,了却夙愿一桩
——从乱石间终于望到
满沟的残雪。
还有,四野的微霾。

早已没有野猪了,
却有人漫山高歌。
在哪里?在哪里?——
老庙都无踪影。

而那传说中的隐士,
又在何方?洞穴边,
不过是几个半途折返的人
——都难忍攀援时的孤独。

乌鸦的齐鸣,却时而
如风飘过,有人因此跌跤
——那并非噩兆。
湿滑的冰,在脚下开着玩笑。

在提醒着:险绝的山,
还在更上端!向前——
有石阶、有云梯、有栈道,
更有巍巍的龙脊。

远处,那壮美的鹰,
是另一座飞翔的巨石。
任何胆怯也无法靠近——
它翅羽上的幸福的雪光。

           2017.1.1.




书店抒情

傍晚,诡秘得像侦探小说。
我们在此躲开了雾霾,
和贪婪的恋爱。正好读书!

学着斯文的表情,让眼镜
变得貌似更加厚重一些。
整个时代,也都如此矜持。

梦幻已取代了放纵。每当
一个诗人在迷宫中游荡,
就有几行诗句笑出声来。

在书架背后,在壁灯之下,
我们与流浪的文字厮磨着……
并悄悄地,互相送上醉眼。

            2017.1.7.




心经

半日哑默。茶杯中,
空出一汪清潭给明月。

老僧困倦在书卷间,
或禅定,或滑落念珠。

也曾有,赤子的心,
明净温热一如胎儿。

却误作了痴男怨女,
于滚滚红尘,一路呢喃。

           2017.1.8.




东汤峪

冬日未必幽寒。却有枯瑟
自峪口一路蔓延,
留下昏黄的空山。

在败叶中踽踽而行,
总每每邂逅又一条死径。
并无秘涧通往岭南。

也未必!入老凹沟深腹,
鸭鹅于颓瓦间呻唤,
孤凉的柿树,惹人垂涎。

漫坡里仍有一二攀登的人。
将灵魂上未曾揩尽的
斑斑汗垢,只丢向薄暮。

那边,几汪温泉汩汩生烟;
那边,消弭已久的古道上,
还有几个赤身的迷踪的人。

           2017.1.19.




眺望

生活终将变为回眸——
一次次地,
流连于儿时的冬雪。

艳丽之日,尽情松开皮囊,
任由醉唱更其响亮。
不意间,惊遁几只仓皇的鸿雁。

还可极目远眺,
向天际发出沉郁的呼啸。

——“我欲乘风,
只恐归途邈远;
我欲化作繁星点点……”

在忽明忽昧的过往中,
贪坐,痴卧,
不知何往。

        2017.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