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倒霉蛋和围观者 (阅读183次)




 
宁波雅戈尔动物园发生了一幕惨案,一名游客为逃票翻越围墙而被老虎咬死。比这个惨案本身更为悲惨的,是这个惨死虎口、死于非命的可怜之人,非但没有得到丝毫的同情,死后还在一片冷嘲热讽之中遭受了再一次的羞辱,这是怎样一副景象?一群毫不相干的人对着这样一个悲惨的死者,愤恨地大骂:死了活该。
 
一群平时以占小便宜、钻空子闻名的人,此时纷纷举起了规则和法律的大旗,煞有介事地念叨起了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名词:规则意识。多么滑稽,这个惨死虎口的倒霉蛋,对于这群拥有“规则意识”的高素质的良民,是满足其优越感的再好不过的机会了。还能有比这个倒霉蛋更倒霉的人吗?对于这样的落水狗,不踩上一脚,下一次机会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这群以羞辱一个死去的倒霉蛋为乐的人,此时还纷纷维护起了老虎的尊严,为老虎鸣不平,老虎死得可惜啊,老虎为追捕逃票者、维护秩序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群以践踏他人尊严为乐的人,此时以人道主义的面孔,扮演起了慈悲为怀、众生平等的得道高僧的角色,并给予那些对倒霉蛋报以同情之人一顶“道德婊”的帽子。呵呵。
 
在这样一幅景象之下,鄙人还是想试试澄清一些简单的问题,这些道理没什么有高深之处。让人感到比较绝望的是,如今恰恰是一些简单的道理,很多人都不能搞清楚。
 
第一 一个人违反了规则他是否就没有尊严,他就死了活该?老虎是否有尊严?
 
尊严是指人和具有人性特征的事物,拥有应有的权利,并且这些权利被其他人和具有人性特征的事物所尊重。简而言之,尊严就是权利和人格被尊重。这是尊严在百度百科中的定义,可见尊严是人所特有的,老虎不具有尊严。至于究竟什么是人性,这里不涉及。
 
上来就是这样,这些众生平等的得道高僧肯定要鸣不平了,为啥你歧视老虎啊?凭什么人有老虎就没有?在这个定义中,只是说尊严是为人所具有的、应有的,并没有说为什么人具有尊严?在这里,我们不妨反问一下:为什么老虎没有尊严?老虎被关在动物园之中,供人围观取乐,人并没有问过老虎的意愿,老虎是不是愿意呆在这里。所以尊严和自由这个概念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有一个有权按照自身的意愿行事的物,他才拥有尊严可言。或者说,尊严就是指为自己的行为立法的物,人之所以拥有尊严,是因为人被设定为是自由的,他是他的行为的最终的发起者,人是自身行为的立法者、自治者。因此,说某物具有尊严与说某物是自由的,是完全等价的。
 
一条河流,它的源头所流出来的水,无论是脏的、还是干净的,都不能改变这个源头是这条河流的水的来源这个基本的事实,并不是说,这个源头所流出来的水是脏的,就改变了它作为这条河流的水的源头的事实。尊严从根本上说,并不是指一个人具有道德,它本身并没有道德含义,只是指某物他具有根据出于自身的自由意志发起行为和现象的能力和权利。上帝为什么具有最高的尊严?因为他是创世者,他是世界一切现象的发起者(第一推动者),这里还没有涉及到上帝是否道德的,他是否创造了一个道德的世界。某物具有根据自身的意志发起行为的能力和权利,则意味此物他拥有一个自身或者说他拥有某一个独立的位置,只有拥有了一个不受他物所决定的独立的位置,它才能拥有根据自身的意愿独立地发起行为和现象的能力,这个位置在人就是人格即人的位置,那么上帝作为最终的创世者或者创造者,因此他也就拥有最高的位置即位格。老虎它没有本体意义上的自身,它是被自然规律所决定的,它并不具有这样一个独立的位置,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老虎没有尊严可言。所以,说某物拥有尊严,和说某物拥有位置权是完全等价的,人的位置即人格,人的位置的权利即法律上的人格权。
 
所以,尊严这个词就是指自由和独立的位置。一个人可以指责或者批评由这个位置而发起的某种现象或者行为是不道德的,但是,他并无权剥夺这个位置本身。也就是说,哪怕是一个恶人、罪人,他可以接受法律的惩罚,但这并不代表他人可以以此来羞辱他的人格的尊严。

有人可能会说,老虎会丧失自由,还不是因为它的尖牙利爪敌不过人类的洋枪大炮。没错,平等当然是基于力量之间的某种均等,但人和人之间力量的均等,首先是由人希求平等的自由意志所驱动而达成的结果,就像在没有这种意志的人群之中,就产生了不平等的人类社会一样。一个没有希求平等的意志的物种,它不配也不会享有自由,就如老虎这样的动物一样。所以人具有老虎所有不具有的某种尊严,不仅是因为老虎没有洋枪大炮,其根本原因在于老虎不具有希求人的尊严的意志。
 
二 人违反规则或者法律而接受惩罚究竟意味着什么?
 
中国古代的刑场中,一个倒霉蛋犯了罪(违反了规则),而被杀头。老百姓们往囚车上扔杂物,施以唾骂,监刑的官员把罪犯的头颅挂在城门上示众,不允许收尸埋葬,老百姓们割下罪犯的肉来吃以宣泄仇恨等等,这些都是史书曾经记载的。对于这个因想逃票被老虎咬死的倒霉蛋,这些在网络上咒骂的、幸灾乐祸的人的心理与那些古代的老百姓们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中国古代的刑罚,它不是简单的对人的肉体的惩罚,它最终所要达到的目的,是通过刑罚对肉体的惩罚来对罪犯的尊严进行羞辱和践踏。此时这些接受刑罚的罪犯,他们完全是被当作和牲畜一样对待的,也就是说,一旦你被社会认定为是不道德的或者被法律认定为是罪犯,那么你也就丧失了做人的资格。
 
那么现代意义上的法律对人的惩罚究竟古代的法有何不同?一个国家的法律或者规则如果是通过某种程序经由每个国民的同意而建立的,那么法就是自由意志的结果,所以在这种法律之下,人是自己立法、自己遵守即自治,因此,他守法就是实现自身的自由意志,他守经由自身同意而立的法,此时他守法的同时作为立法者而是自由的。某条一以贯之的法或者原则,就是发起这条法的位置即他的人格的体现。那么当一个人的实际的行为产生了逻辑上的矛盾,即违反了他自身的自由意志为自身所立的法,此时也就等于他选择了放弃自由。那么他用他自身为自身所立的法来惩罚自己,这并不是他人惩罚他,所以即使是法律的惩罚同样是彰显了他作为一个人即立法者的尊严,因此法律惩罚一个犯罪的人,并不是对其的羞辱,相反是把其视为一个人,维护了他的尊严。就像老虎,它就没有接受法律惩罚的权利,因为它根本不被视为是人,具有人的尊严。
 
在表达的人的普遍的自由意志的法律之下,一个人选择违反规则或者违法,即他想要放弃自身的自由意志。那么法律通过责任的追究,通过这种责任所指向的人格,来重新确立他作为一个人的位置,即迫使他重新承担起自由的责任,所以法律惩罚人的目的并不是羞辱人,而是维护人的尊严。罪犯通过接受法律的惩罚,重新确立了自身的位置,这个位置就是他的人格和尊严。
 
三 所谓的“规则意识”其背后是什么心理和逻辑?
 
A源头的水,它流出来的水是脏的;B源头流出来的水,它的水是干净的。但A源头和B源头,它们作为源头本身来说,并不存在谁高谁低。所以我们说人是具有尊严的,也就等于是说,人和人是平等的,这和张三是道德的或者李四是不道德的无关。并不是说,张三是一个有道德的人,他在本体意义上的人格就要比不道德的李四要高一等。
 
这就是说,否定人是具有尊严的,就等于否定人和人是平等的。否定他人的尊严的目的,就是要通过人和人之间的不平等来决定他人,来否定他人作为人而拥有某一个独立位置的人格。这个借口通常是道德借口,网络中所盛行的那种让人无比生厌的素质论,其背后的逻辑就是这种东西。我是一个没素质的人,我就不是人了吗?更何况这里还没有涉及什么是素质(道德)?是你说了算的吗?你是怎么证明的?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试着分析下这些口口声声要维护老虎尊严、要众生平等的得道高僧的心理和逻辑了。通过把人降到和老虎一样的位置来达到所谓的“众生平等”,老虎是不具有独立的位置的,把人降到和老虎一样的位置,其内在的心理是不愿意认可人具有某种特殊的、不同于老虎的尊严,人需要和动物一样被对待和被决定,在政治上就是被统治。这就能解释这些人为什么对老虎的“尊严”这么上心,而相反作为自己同类的那个悲惨的倒霉蛋连起码的同情心都不具备,反而以践踏和羞辱他的尊严为乐。这内在的逻辑和心理,就完全畅通了,它是一块硬币的两面。
 
所谓的规则是人所制定的,无论是什么规则都不能凌驾于人本身的尊严之上。人制定规则就是表达自身的自由意志,这两者是完全等价的,所以,人按自己为自己制定的规则来行事,就是实现自身的自由。这也等于是说,如果人自己制定规则强迫他人遵守而没有经由他人同意,这就是等于要把自身的自由(尊严)凌驾于他人之上。所以在说遵守规则之前,先要解决制定这个规则的权力和意志究竟代表了谁的意志?它的合法性何在?那么我们有解决这个问题吗?如果在这个更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那这些大谈“规则意识”的人究竟是些什么心理和逻辑?
 
每个人都想要表达自身的自由意志,都想要按自身为自身所立的法(规则)而行事。人只有守经过自身同意的法,才有可能“心甘情愿”。如果人守未经自身同意的法,只可能是被恐惧和暴力所迫。人不能按自身所立的法的行事,也就意味着人的生命的内在的目的即实现自身的自由的目的受到了阻碍,此时就会产生仇恨。被暴力和恐惧所挟持的“守法社会”,人一有机会就会违法或者钻法律的空子,这样的法律没有尊严可言,这样的社会也不可能出现真正守法的“良民”。法律作为一种毫无尊严的工具,人人都想通过法这个工具来使自身的自由不受限制而限制他人的自由。
 
当一个社会中的人实现自身自由的目的受到了一种根本未经自身同意的法所约束和阻碍,这就会产生一种普遍的仇恨,它产生的就只能是一个充满戾气的社会,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些网民们这么缺乏基本的同情心,连“兔死狐悲”这种自然的东西都会丧失。在网络这种匿名的、无需负责的状态之下,这种戾气就更加会肆无忌惮地爆发出来。所以他们实际上压根就不是什么尊重规则,而是要把自身所遭受的痛苦施加于他人的身上来换取心理平衡,所以弱者他们会把痛苦施加于比他更弱的人的身上,这个倒霉蛋只不过充当了这个宣泄仇恨的靶子。他自身的自由受到了阻碍,所以他抓到一个机会,就要把这种痛苦施加于比他更弱的人的身上,所谓的“规则意识”就充当了这种卑劣心理的外在粉饰的脸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