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7年1月)之一 (阅读441次)



短诗
 
《戒诗三日体会到有人如何弃诗而去》
 
第一日憋得难受
就仿佛欢爱之中
忍精不射
第二日好得多了
偶有零星
灵感骚扰
第三日轻松愉快
就好像生命中
从未有过
写诗这档子事儿
甚至感觉到
少此一事的幸福
 
 
 
《大地艺术》
 
滴滴司机
一位在附近大学
后勤部门管基建的
中年胖哥告诉我
从直升飞机上看
大学新城的结构布局
刚好组成
当时省长的姓氏
"真他妈牛屄!"
我脱口而出赞叹道:
"真是地球上
登峰造极的大地艺术!"
 
 
《认错诗》
 
十年前
在鹿特丹诗歌节
我对日本诗人的
环保诗不屑一顾
觉其矫情幼稚
摆摆文明姿势
在国内
也经常公开调侃
新左派
环保主义者
如今当雾霾蒸发了
我们伟大的城市
我躲在海市蜃楼中
感到呼吸艰难
生命堪忧
我想向他们认错
但不包括
由此增生的
复古派
 
 
 
《在唐朝的一天》
 
在唐朝的一天
李白他们一干人
像长安诗歌节那样雅集
不全是诗人
除了李白、杜甫、贺知章
还有一个道士
一个剑客
一个炼丹术士
一个驴友
一个嫖友
一个日本遣唐使
一个高丽乐大师
一个跳舞的胡姬
(唯独没有一个官员)
他们饮酒、诵诗
谈天说地
八卦朝野
这时候
在无限干净的空气中
飘来第一丝汽油的味道
瘦杜甫鼻子灵
用河南话问道:
"啥味儿?这么香!"
 
 
 
 
 
《以诗论诗》
 
不论从抒情诗出发
还是从意象诗出发
抑或从口语诗出发
泛抒情泛意象泛口语
之大杂烩诗人
终归一道
避开极端
无法纯粹
庸庸碌碌
泛泛而为
实为新诗
没有你们
新诗
不成了空巢了吗?
 
 
 
《忠告》
 
没错儿
靠结构能力
靠偶尔抓住的
事实的诗意
你们写过几首好诗
但如果语言跟不上去
与事实不贴肉
你们就会像偶然
闯入天体浴场的村姑
在一组美丽的
雕塑般的裸体中
露出你们丝袜
甚至棉袜的马脚
 
 
 
 
 
《启示》
 
恐龙灭绝了
老鼠活下来
 
 
 
 
《霾殇》
 
人类没事儿
把这地球
当足球踢
直到把它
踢成一只
煤球
现在需要
在银河里
把它洗干净
 
 
 
 
《致画家》
 
雾霾时代
已然来临
对于你们
机遇与危机并存
机遇在于
一周之内
人们躲在室内的六天
墙上挂满风景画
反反复复地看啊
危机在于
一周之内
仅有的一天
得见蓝天白云
得见太阳月亮
对比之下
发现你们
画得多假多差
 
 
 
《长安有众神
构成了交响》
 
哦,这个黄昏
我在冬雨如丝的街头
对着清洌的冷空气
对着忽然欢乐起来的人流
脱口吟诵道:
"好雨知时节
当霾乃发生⋯⋯"
 
 
 
 
《一个细节没做好
败掉了我昨晚的享受》
 
去秋以来
我每晚的享受之一
是一杯现磨的咖啡
咖啡豆是亲戚
从美国带回送我的
星巴克产品
但是昨晚
这个享受败掉了
原因在于
一个细节没做好
我在洗咖啡杯时
把生水没有倒净
留了几滴在里头
我马上想到的是
写诗时
我是否会犯
这样的错误
 
 
 
《新世纪诗典》
 
相识而不推荐的诗人
就像请进客厅
但不请进书房的客人
 
 
 
 
《反动司机》
 
出生于1963年的
出租车司机
在不到半小时里
向我讲解了
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之必要性
以及详细攻略
我弱弱地提醒他:
"台湾人可是同胞
打起来算内战⋯⋯"
他一听更加激动:
"都是日本人的狗
扔几颗原子弹过去
全都给炸死!"
 
 
 
《雾霾两头》
 
在一条身长一周的雾霾两头
是我两次进入同一家超市
看见靠进收银台的地方
堆放着同一种过期减价的
午餐肉罐头
一前一后见到不同的两个人
在购买这种过期三个月的罐头
他们在我头脑中无法相互替代
久久挥之不去
像耍蛇人
缚住这条雾霾的巨蟒
 
 
 
《悲从中来》
 
黄昏时
夕光中
绕楼走的人儿
相互打着招呼:
"趁今天天气好
赶紧走一走⋯⋯"
"对呀,谁知道
明天还能不能走⋯⋯"
 
 
 
《长安回答》
 
我最早觉悟到
打那以后再也不敢忘记
我是在这个星球上
出好诗与大诗人最多的
伟大城市写诗
不理解我何以以诗为大
用命来写的人
我这样回答
你看可以吗
 
 
 
《昨晚的电话》
 
父亲很少在
十点以后打来电话
那会儿已过十一点了
他说:"你妹妹
刚来电话
她的入籍申请通过了
已经宣过誓了
从此她就是美国人了
你妹夫随后也会通过⋯⋯"
我随口回答:
"好消息
祝贺她!"
 
 
 
 
《态度》
 
这位导演太有才了
他让蒙面大盗
戴修女面具
不,我宁愿相信
这是编剧写出来的
好对自己严格要求
 
 
《光荣的囚徒》
 
名作是刺在诗人额头的金印
 
 
《怀念》
 
真怀念论坛时代
那时候每天都有人
刷我大字报
开我批斗会
造我小谣言
多热闹
多红火
现在也刷也开也造
只是不容易看见
使我不得开心颜
 
 
《诗霾来袭》
 
此时长安无霾
我在读了一组
泛抒情诗人写的
控诉雾霾的诗后
满眼都是
浑之不去
为什么毎一次灾难过后
你们都要制造诗歌的
次生灾难
就是你们
新诗的尾巴
泛抒情诗人
社会主义文学的沉渣余孽
分行八股文的书写者
缪斯弃儿
诗之毒霾
 
 
《1963》
 
中国人在饿死
希区柯克拍出
《群鸟》
 
 
《1962》
 
我希望有一天
通过大银幕
为你们讲述
我父母的故事
他们饥荒年代的爱情
大学同学
热恋情人
在1962年的一天
走进西安的一家饭馆
搜遍全身的钱和粮票
只够买下一碗馄饨
这时来了一个乞丐
是附近农村逃荒的农民
他们倒出半碗给他
他们合吃了剩下的半碗
那是夏天
请给我父母的腿脚
一个特写镜头吧
那肿得像萝卜一样粗的
腿脚
 
 
 
 
《父母之邦》
 
有一次
父亲说起
从他们结婚
到我出生的
三四年间
还应该有个孩子
我的哥哥或姐姐
母亲接荐道:
"吃不饱
怀不上"
 
 
 
《我就是这么个实力小人》
 
在新年第一场
长安诗歌节上
西毒何殇说他
发现我这个人
只要对方有实力
人品方面咋都行
是的,虽未极端至此
但也差不多吧
 
 
 
《看串了》
 
同一个演员
上一部片子演好人
下一部片子演坏蛋
下一部片子
我是从中间开始看的
误以为是
上一部片子的续集
我在心里嘀咕说:
"这小子怎么变深刻了?"
 
 
 
 
《后冷战时代的电影》
 
一部美国电影中的前苏联
人民贫困、蒙昧、麻木
我都容忍了
继续看
可是所有的外景
都是在阴沉的坏天气里拍的
人物的脸上还打了贼光
我就去他妈的吧
 
《评奖》
 
在一项诗歌奖的
读匿名稿投票前
我身为评委
差点盹着好几次
都是他妈的
非口语诗人催的眠
越匿名
他们越叫人打瞌睡
即便如此——君不见
口语诗人很少得奖
 
 
 
《两伊战争》
 
我的中学同学中
多东郊大厂子弟
上学那会儿
我常去他们家里玩
发现他们的生活条件
要比其他家庭好
那时候我不知道
这与报纸上的
两伊战争有关
那时候
他们的父母
老在厂里加班加点
生产炮弹
同时卖给交战双方
供不应求
持续八年的两伊战争
打到第六年时
我们毕业了
 
 
 
 
《美好的记忆》
 
很多个早晨
女诗人从容的妹妹
站在我家楼下的停车场
将我唤醒:
"倒车!请注意!
"倒车!请注意!
"倒车!请注意⋯⋯"
 
 
 
 
《生活》
 
今天
我必须果断地
将第一季度的
物业管理费交了
虽然明天以后
三月底以前交
也不算晚
但就领不到
春节前
白送的一桶油
和一袋米了
 
 
 
 
《侯马的捧杀》
 
上世纪
90年代
我每去一次北京
侯马就要向我
介绍一个牛屄人
最经典的台词是:
"这人没啥说的
就是牛屄!"
他夫人我同学
傅琼女士
也在一旁帮腔
毎每受到
从天津赶来欢聚的
徐江同学的质疑
盘点一下
这些牛屄人如今
"咋也不咋"
(侯马另一句经典台词)
像是都被侯马捧杀了
或是暗中抓起来
关在哪个地牢里
 
 
 
《疑惑》
 
一位老诗人
老夸一位年轻诗人
少年老成
是什么意思
 
一位老诗人
老夸一位年轻诗人
世事洞明
是什么意思
 
 
 
 
《错位》
 
在一个以奥运金牌
为发展战略的国度里
国家电视台的肥仔主持
满口市场与价值
我要没记错的话
惟一踢进世界杯的那波人
是社会主义少年体校的
最后一批受惠者
打那以后
穷孩子就踢不起球了
国足终于沦为国猪
 
 
 
 
《教父》
 
三流小说
二流剧本
一流电影
 
 
 
《就看落在谁手里》
 
《动物凶猛》
王朔最不像电影的小说
是剩下的那一个
《阳光灿烂的日子》
王朔小说改编最成功的电影
绝对没有之一
 
 
 
《信仰》
 
毎当各种宗教的信徒们
把他们自己称为
"有信仰的人"
将我等称为"无信者"
我都会在心中说
未必吧
也许正好相反
而且
我也不是
有人说的"无神论者"
我的神明摆着是缪斯
 
 
 
 
 
《自问自答》
 
对于一个
一年写作30首诗
10首垃圾
10首平庸
9首反动
1首好诗的诗人
当如何处之?
 
取走这1首
永不结交此人
 
 
《出书》
 
上海某大学出版社来电:
"老师,最近有出书计划吗?"
我回答:
"没有"
对方问:
"是没有书稿
还是没有经费?"
我回答:
"都没有"
对方说:
"那好办
书稿我们替你撰写
你只需要自筹经费⋯⋯"
我愤怒:
"你们胆子也太大了!"
然后摁了电话
 
 
 
《一个人要当上教授
得吃多少嘴狗屎》
 
在我不关心职称的15年间
论文发表的版面费
从三千长到了三万
 
 
 
《斥盲学者》
 
距春节尚有十日
饭馆开始关门
快递纷纷歇业
上班族屡屡早退
我想请"某朝后无中国论"者
擦亮眼
长点心
补补脑
过把年
过了这个年
别一张嘴就跟鸡屁眼拉屎似的
 
 
 
 
《国史记》
 
 
如果我是史官
我将用春秋笔法记之:
丙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