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度诗选第3辑(16首) (阅读1251次)



2016年度诗选第3辑(16首)
 
 
 
 
非亚
 
 
 
 
 
《生活》
 
有两个人,在我的梦里撕扯
打架,狂风和暴雨
在半夜,冲进了我挂满衣服的阳台
有一条铁轨
快到黎明的时候从河对面穿过来
碰到了我的墙角
我感到伤心,一个人躺在一张
很大的床上,扯着被子
久久不愿爬起
还好,现在,曾经对我的一切伤害
像黑暗
终于褪下了地平线
 
2016,10,11
 
 
 
《壁虎》
 
我拉开阳台的门,然后一个东西
掉了下来
很轻很柔软的一个东西
(还带着温度!)。我跳起来
然后看到地砖上
趴着一只
壁虎
 
这可是我的新家,它怎么进来的?从哪进来?
为什么待在这个地方?
它想去哪?
想干嘛?
我这里是四口之家
它想成为第五个?
每天和我们一起进进出出
生活?
 
但它毕竟是一只壁虎
它的本事是紧贴一面墙壁
或天花板
吃蚊子和虫
但它毕竟无法坐起来和我对话
长久地注视
我的眼睛
它属于另一个世界的
生灵
和我没有交集
它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然后我
跳出门口
去阳台拿一把铲子
 
我想把它,整个地铲出阳台外面
但它
在感到我这个庞大的躯体跳回房间之后
突然挪动了起来
哦它到了门口的边上
它要往哪
我迅速地改变主意
伸手把门打开
蹲下来
用铲子把它往门口赶去
哦我是个好人
我不会杀死一只生灵
不会
尤其是壁虎
我说过我不会
确实如此
它出去了,出去了
砰地一声
我迅速地关上了房间的门
 
2016,8,4
 
 
 
《乱石溪流》
 
水哗哗地流过溪流上的一堆乱石
水绕来绕去
穿过一片茂密的草丛
跌落,奔涌
和汇合
整整一天,不,应该是一年又一年
从高山形成的流水
日复一日,向下
冲刷着乱石
今天晚上
我们一行七人,打着手电
来到这条溪流
哗啦哗啦的水声,在黑暗中
和水田的蛙声一起
迎接我们
现在,面对从神的肩膀流泻下来的黑暗
和吹过身边的凉风,让我
扯开嗓门
对着群山,大喊三声
以此作为
对流水永不停息的回应
 
2016,4,3
 
 
 
《无题》
 
狮子闯进大象的领地
它被大象认为是
危险的敌人
 
老虎和豹都是奔跑极快的陆地动物
但豹的出现
还是被老虎视为潜在对手
 
有尖利牙齿的豺狼
可以去集体攻击一头斑马
 
不是因为斑马危及了它们的生存
而是它们今天
需要它的肉
 
在自然界
动物之间的搏斗,大都出于本能
蛇吞食老鼠
鹰再叼起
 
人类呢
人类并不比野兽高明多少
 
一种从你嘴巴吐出来的真实的语言
一种抗议
一种人群的集结
 
在一些地方
都可能被视为不允许和不可行
 
他们动用各种装甲,穿制服戴头盔的特警,去分隔
攻击这些
人群
 
给他们的语言戴上手铐
给他们的思想套上绳索
给他们自由的腿捆绑上一条铁链
 
野生动物在草原上各自奔跑
而另一些家伙
用手铐,子弹,和枪炮,维持自己的领地
 
每天升起的太阳看着这一幕
九大恒星则想着
怎么把又肥又丑的独裁者
踢进地狱
 
2016,1,20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哦,有一封邮件给你
里面
有我要讲的一件事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哦,有一个小礼盒要给你
里面的阿拉伯神灯
是我从中东带回的纪念品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哦,有一本网上买的书要给你
它有关战争,死亡,历史
爱与缅怀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哦,有一大篮水果要给你
它们包括龙眼,荔枝,芒果
木菠萝,葡萄和雪梨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哦,有一双翅膀可以给你
让你在夜晚
飞过山川
河流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什么都没有
我只有语言,只有嘴唇
只有手臂围合起来的爱可以给你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哦,我有一首诗
一首诗
可以给你
 
它就在上面
它就是我现在写下的这首
这首
这首
 
你有什么可以给我
 
2016,9,2
 
 
 
《没有诗的日子真是悠闲》
 
没有诗的日子真是悠闲
我出去看云
看天
看一只狗怎样追逐另一只狗
看一个人
手拿一瓶矿泉水
从民生广场
一直走到二桥那边的南宁港
看两个老人坐在凳子上
放很高的风筝
看草地上一些人烧烤
看一个光膀的男人拿锄头开荒
看几个青年,用木头烧火煨红薯
没有诗的日子真是悠闲
我一个人在江边
看木棉花开
看江水东流
看挖掘机翻动泥土
看一排垂钓的人
在岸边
垂钓时间和耐心
看两个少年
在河堤上踩滑板
看另一个少年来回骑自行车
看一个流浪汉抽一根烟
吐出一种享受
看一张树叶落下
在空中飞舞
没有诗的日子真是悠闲
我出门
什么都不带
除了一部手机
我的口袋全是空的
身体像一节松弛的弹簧
从房间放出来的
思想
犹如江面上的风,水里的鱼虾
和泥土里的蚯蚓
没有诗的日子
真是悠闲
 
2016,3,6
 
 
 
《帆船》
 
有一天我看见一艘很大的帆船
在我沉睡时穿过
我的窗口
 
第二天一早,风平浪静
我睁开眼
既没有发现大海,帆船,云朵中也没有任何
号角和桅杆
 
我探头,看出窗外,电线杆周围有一些鸟在飞
几个行人交叉而过
没有雨
天空如同一块磐石
一动不动
 
我转头,看回房间
盯着墙上的挂钟,我又一次
带着早晨醒过来时的苍白面孔,上升在脖子下面
衣领的一角
 
2016,9,11
 
 
 
《诗》
 
他的诗乐于寻找一些段子
他的
侧重于身体描述,乳房与性器官
的表达
而他的,是山水,风光
抒情的玩意,另一些是农业和地方志
描写河流,大米与蛙鱼
芦苇与一张犁
还有一些,是词语,词语
词语,技术纯熟,结构严谨
触及想象,梦境
但几乎
不触及现实
 
我的
虽好不到哪去(既不能当柴烧
又不能令人愉悦)
但我知道自己,正生活在一个价值观颠倒的
消费年代
政治寡头的图像就挂在墙壁,政客没有表情的面孔
每晚准时出现在七点钟的电视新闻里
而我的诗,有时是一颗炸弹
有时是黑色盒子
有时是我的日常生活
有时是一支手枪
 
在愤怒的时候可以拔出来
发射,大喊一声
别动!
举起手来!
 
2016,11,3
 
 
 
《在涠洲岛》
 
驱车到海边,再
坐轮渡,去一个岛屿
在一个带露台或阳台的客栈小住一段时间
每天,早上起来后出去散步
上午在花园喝茶
看书
不联系陆地上的任何人
午睡后再从后门出去
沿一条小路
到周围走
遇见一株仙人掌就蹲下来
观察它的芒刺
看见蚂蚁爬行,就研究它们隆起的巢穴
欣赏它们搬运食物的劳动
路上在避风港和马尾松树林的附近
目睹到几只鸟儿就看它们怎么
在天空和海面上疾飞
翅膀怎么张开
怎么像闪电划过浪花
我知道自己,过了五十
渴望回归平静
并重返属于自己内心的领地
当我在卫生间撒完尿
在幽暗的镜子前凝视自己一回
然后出来,再转到阳台
一个人,一声不吭
扶着栏杆
长久地注视远处
那延伸出去的海岬,和那蓝色的
动荡不安的大海
 
2016,1,18
 
 
 
《冷得出奇》
 
冷得出奇,我穿戴严密
关掉灯,一个人
站在窗前
 
雨,掉下来
在榕树和积水的水泥地
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黑暗中一些往事,像一群狗
从楼房之间冲出
高楼上稀稀拉拉的灯
如同回忆的眼睛
 
我想念的一个朋友,在北湖路一个陈旧的小区
干着自己的事
 
在电脑上看NBA,在手机QQ上
和朋友聊天
 
虽然有50兆的网速
但我们其实,都生活在一个
低自由度的国家
 
冷得出奇
怎么过冬,我的儿子几天前这么
问我
 
我抬起头,无法说清寒潮在那一天结束
冬天犹如一列没有窗户的火车
 
而在这个闷罐火车之外
大地沉默着
一声不吭
 
正等待一把铁犁
翻开蛇和老鼠居住的土地
 
2016,1,31。
 
 
 
《阳光穿透云层》
 
阳光穿透云层
落在地球的表面
有些地方是一座山
有些是草原
沙漠
一头鹿在水边喝水
为这一天新的明亮准备奔跑
还有一块阳光
落在农舍的屋顶
农夫准备出门
挖土并翻找草丛下的蛇
有一块很大的阳光
落在黑非洲的草原上
狮子准备出击而大象准备过河
落在欧洲的那块阳光
掠过森林上空然后又照耀到城市的一条街上
路边的酒吧和咖啡馆生意兴隆
而来自叙利亚的中东难民
在地中海的海滩
匈牙利的边境
体会到死亡,隔离
和阳光的寒冷
亚洲,青藏高原的一个探险者背着行囊
准备翻越一座山
他打算攀到白云和雪线之上
那里一路上堆满了死者的尸体
而我今天下午看到的一块阳光
落在北湖小区一楼的一扇防盗铁门上
一个青年睡了整整一上午
他的外面
是一座市场和开锁公司
现在他醒过来了
准备骑电单车
拎着一块阳光去新秀公园打球
早上我开车,去南宁附近的一个小镇
天空多云,太阳高高的
躲在云层后面
当我返回,乌云已经散尽
阳光肆意地
扫射在高速公路的路面和旁边的桉树林上
 
2016,11,26
 
 
 
《使用语言》
 
年轻时热情。疯狂。执着。清高。不服输
为一句诗可以在半夜飞上天空
追逐月亮
中年时平和很多,为早年的愚蠢羞愧
低头掩面微微一笑
在拥有房产。事业。汽车。名声。职务时仍然幻想
沿一条陌生冒险的线路出行
在梦的荒野,遇到一头花豹
晚年,退休后不再干什么,返回小镇
在自己的房子,喝茶,读书
抽空出门走走
看看邻居的一条狗,看看枇杷树到底会结几个果
没事就在阳台,看远处菜地上耕种的几个妇女
有空,就约上一两个朋友
一起去登大帽山
在那里远眺周围的风景
早年的雄心壮志,犹如太阳
仍然在地平线上跳跃
深夜,大海从远处赶来
狂风暴雨拍击门板和窗户的声音
依然清晰
响亮
 
只是这些过程,远没有在人民公园使用一把气枪
射击气球
带劲
 
诗,砰砰砰
砰砰砰
砰砰
 
烟消云散
瞬间结
束!
 
2016,3,16
 
 
 
《51岁该干嘛?》
 
51岁该干嘛,养好自己的孩子
照顾好自己的老婆
母亲,上好自己的班
做好每一个设计
用水龙头的水,浇灌一朵花
养护一种思想
在傍晚出去会见一个人,即使脸皮再薄
进门之前也保持镇定
想想自己的下一个计划
该写小说,还是一首诗
是出门继续散步
还是到便捷公司租一辆单车
然后一直
骑到郊区的石埠镇
51岁该干嘛,睡一个好觉
睡前听听音乐
少吃脂肪与动物内脏,抽空和妻子
去看一个电影
偶尔去宜家咖啡和朋友喝喝茶
坐上一夜
思考这个国家的前途
我,生活在宇宙引力波刚被发现的年代
没有特别伟大的计划
我小心地照看自己的心脏
眼睛
就像照看一只
准备在角落
继续向前跳跃的蛤蟆
以及一对
扫射宇宙的水晶
 
2016,3,1
 
 
 
《他是个诗人》
 
他是个诗人,但看上去
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他穿牛仔裤,竖领的麻料体恤
脚踏一双皮鞋
拎着一个公文包
当他穿过马路时,路转角那个怀抱孩子的女人
又一次看见他
从小区大门走出来
 
他真的没什么两样
那个女人,看到他手臂下面
根本就没有任何翅膀
背后,也没有一条长长的
尾巴
脖子,也没有像长颈鹿一样伸到空中去咬那些树叶
他衣服上的口袋
也不会在姑娘和警察面前
马上变出一束玫瑰花
他裤袋里掏出的
也就是手机,钱包,或一张名片
一串叮当响的钥匙就挂在
他的裤腰带上
尽管他如此的不显眼
低调到一个缺乏修养的官员都可以对他
大发脾气,暴跳
如雷
但他,看都不看他一眼
他只是笑笑
他知道自己的能耐,是和蜥蜴,蚂蚁,月亮对话
是在暴雨和黑暗中
瞬间抓住
跳上墙壁的一道闪电
 
2016,9,3
 
 
 
《U20女子足球队》
 
这个城市的建筑有些荒凉
沿途人们举着鲜花
在冬天
和光秃秃的树木一起
欢迎一支夺取冠军的女子足球队
 
她们的脸上,全是喷涌出来的泪花
头颅短发,皮肤
粗糙
涂抹过一层又一层的阳光
 
在她们走过的路的最尽头
有这个国家的凯旋门
伟人铜像
和一座四方形的巨大建筑
又矮又胖的长官
正准备在大厅
接见这支女子足球队
 
球场上拼杀的声音
融入黄昏时高飞的鸟影
我也像这个城市的居民一样
穿一件灰绿色的军大衣
戴一顶军帽
双手插入口袋
返回封闭和暖气短缺的小区
 
2016,12,8
 
 
 
《为大众写一首标准的爱情诗》
 
噢,我要把最最浓烈的爱,也就是英文大写的“LOVE”
给你。绝不往里面
添加一丁点水。一点也不
我要像一个骑电单车的快递员,拿着礼盒
敲开你的门,或者叫鲜花店的服务生
每天上门送一束玫瑰
手机里问候的短信,每天
都给你一些
我还会给你结实的肩膀,胸口,可以弯曲起来
搂着你脖子的手臂,凝视的眼睛
变换出语言的舌头
嘴唇
这些不掺任何杂质的爱,像阳光,我要把它们统统留下
涂抹到你的墙壁,床铺
涂抹到你的日常用品和皮肤
涂抹到一棵又一棵
你出门就遇见的思念的树
有关爱这种东西
它如此珍贵
不来自于星辰和大地
而只从内心这口泉眼不断涌现,是的
这人世间温暖的东西
黑暗中的一缕闪光
山峰上的钻石
极其珍贵的闪电
我会全部给你,给你
给你……
……
绝不带进冰冷的坟墓
遥远的极地
潮湿的
海底
 
2016,3,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