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度诗选第2辑(16首) (阅读727次)



2016年度诗选第2辑(16首)
 
 
 
 
非亚
 
 
 
 
 
《身体》
 
身体醒过来
向上动了一动
我知道它会有悲伤
也会有
淡淡的喜悦
 
2016,11,24
 
 
 
《我想干嘛》
 
我想干嘛。午后坐在椅子的瞬间
我突然问自己
我想干嘛
 
隐隐约约的一辆火车
正喷着烟
穿行在南方多雨的铁轨上
 
我想干嘛
我的脑袋发出一个巨大的问号
双手,在桌面上有些不知
所措
 
笔没有拿起
纸也没有摊开
手戴上了手套
脑袋套着帽子
电脑打开了但没写一个字
双脚在皮鞋内像卷缩的蛇有一些冻僵
 
我想干嘛
我问自己,好像一切都还没准备好
出去旅行
看一本书
喝一次酒
写一个小说
整理混乱的诗稿
到海浪翻滚的海边放空自己
 
我想干嘛
我想干
冬天的天空,像厚重的帷幕
挂在屋顶之下
又冷又硬的泥土,还没吐出枯草的嫩芽
而我那又蠢又笨又一次轮回的生命
正趴在地上
像一只蜗牛,还没吹响它爬行的号角
 
我想干嘛
干嘛
 
2016,2,4
 
 
 
《孤独》
 
当我坐在房间,在一块地板上
闭上眼
很多的一些事情
就像此刻身边的许多物体
我知道,无论我在一张椅子上
怎么样平衡住自己
似乎都有一种力,把我一直
往一个角落那里
 
一直一直
 
2016,10,12
 
 
 
《介绍》
 
这是我出门就撞见的朋友
——木菠萝
 
这是我最亲的一个哥们
——空气
 
这是我梦里搂得最紧的家伙
——一把枪
 
这是我一起进影院看电影的屁股
——座椅
 
这是我向陌生人伸出的一只手
——信任
 
这是我穿戴在身上的东西
——衣服
 
这是我回到家里脱掉的外套
——皮肤
 
这是我手拉手上街的一个恋人
——手机
——钱包
 
这是我午夜电台发出的声音
——舌头。电波
 
这是我每天醒来看到的世界
——操蛋
 
这是我的孩子我的爸爸妈妈
——血液
 
这是我的剧场我的舞台我的飞机和天空
——哦有一个恐怖分子
 
这是我的总统我的民主我的国家
它不会——免费送给
 
这是我的大海我的陆地我的喜马拉雅山
——辽阔
 
这是我的喉咙我的耳朵我的舞蹈
——噢太阳
 
这是我的诗我的石块我的手榴弹
——狠狠地扔出去吧
 
这是我的愤怒我的炸药
我的氢弹原子弹
 
它落在所有不那么美好的地方
并且轰隆了一声
 
2016,1,9
 
 
 
《爱》
 
我抓住你的手
轻轻地按了一下
我的手指和手掌,给了你肌肉和皮肤一点点的力
你动了动,呼应着我
我知道这时
你的力和我的力,正透过各自的皮肤
和骨骼,已经悄悄地
叠加在了一起
 
2016,10,11
 
 
 
《我父亲不在的这些年》
 
两个行人,肩并着肩
穿过灌木丛的瞬间
空气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父亲不在的这些年”
她轻轻地对着另一个人吐出这句话
就好像有一些故事
在这个早晨
正在她的头发,眼睛,和肩胛骨向外
流出
 
而我突然感到心头一震
“我父亲不在的这些年”
我妈妈一个人待在我们上班离去后的房间
我的孩子上了高中,一大早出门
很晚才回到家
而我和妻子,在公司忙碌各自的
报表和图纸
 
空气中几乎没有任何细小的回音
应对她们的交谈
连一只鸣叫的鸟也没有
我转头看着她们,走向小区的出口
角落里一些白色和紫色的花
开了又败,败了
又开
 
“我父亲不在的这些年”
我的生活也有了不少变化
我换了公司,出了诗集,去了南非和新疆
头发变得更白
转眼变成了一个中年人
那头丑陋的侵入我生活的熊
正在一个房间
一直不停地啃着我的时间和苹果
天啊,我的沙发,衣柜
还有厨房,书房
全被它搞乱了
我父亲不在这些年,我得想想
想想,怎么收拾
被它搞乱的
房间
 
2016,12,19~20
 
 
 
《蛇》
 
在车库入口我看到有一条花蛇
被压死了
尸体已经风干
像一个标本
摆在那里,每一辆汽车进入
就碾压一次,那灰白、扭曲的躯体
就像一小块布
或一张纸
当它在之前的灌木丛出没,像闪电一般
穿过潮湿的地面
我这么想,无论你是不是
想吞食一只青蛙
或攻击一只
老鼠
都不应该冒失地
闯入这里
 
2016,10,12
 
 
 
《致讽刺现实的漫画家》
 
他拿一张纸,还有一支铅笔
给又肥又丑的独裁者画一幅漫画
他在他住的那个别墅
画上高高的围墙
窗户画上铁枝
让他愚蠢的思想
飞不出外面的草地
从电信局拉来的电话线
他给他剪断
手机的蜂窝数据,使用一种
低频噪音干扰
让他无法在房间,指挥警察与军队
到了正午十二点或者
晚上七点
新闻播报开始,他就画一张椅子
让独裁者自己坐在上面
看自己的表演
没有一个观众给他欢呼和掌声
当他想休息
他就在他又宽又大的床上
画一堆蜥蜴,蟑螂
和老鼠
让他一晚上不得安宁
他外面刷得洁白的墙壁
则画上一桶刚泼上去的大粪
让那幅墙壁又脏
又臭
他每天走的路,则画上石子,砖头和绳索
让他出门就跌一跤
他乘坐的汽车也画成爆胎
当他把各种惩罚工具全部画上
(甚至他画出的闪电
也把独裁者吓得半死)
他就用一枚图钉
把这幅漫画
订在每个人进出都可以看见的门上
如果画坏了
没事
他要么拿笔,在纸上涂掉
要么就撕毁
在手中用力捻成一团
然后顺势
扔到那个角落的废纸篓
他知道傍晚的清洁工,会准确过来
把这一天的垃圾
全部扔掉
 
2016,2,18。
 
 
 
《医科大楼》
 
一楼急诊科有一个正在抢救的垂死者
二楼儿科,有一群等待长大的儿童
三楼内科有一个咽喉发炎的青年
四楼外科,一个皮肤受损的农民,之前正翻种一块稻田
五楼五官科,眼科的诊室有一个想纠正视力的少年
六楼化验科的玻璃瓶子,有各种体液与分泌物
七楼心血管科,有一个过于肥胖的中年男子
医生建议他多吃洋葱
洋葱
八楼精神科,走廊里一名抑郁症患者,正观察转角的一盘大叶蒲葵
九楼妇科与产科,阵痛中的一个新生命正在诞生
十楼老年科,行动迟缓的老人深夜一直睡不着
十一楼肿瘤科,癌细胞要么扩散要么被杀死
十二楼手术室,一个无辜的身体,在无影灯下等待切开和处理
十三楼屋顶,有一个黑影慢慢晃到了上面
在夜幕中犹豫了片刻
然后犹如一块小石子
坠入了楼下的黑暗
 
2016,3,11~13
 
 
 
《雾》
 
从武鸣返回南宁的路上,两侧的
山岭涌起了一层雾
 
早上到江边散步,看到钓鱼的人
垂钓着水下的一群
 
开车,穿过北大桥到桃源桥,高楼和城市的
上空,弥漫着一层令人厌恶的
灰雾
 
有一年午夜十二点,在新阳路
遇到一团围拢过来的
橘红色的雾
吞掉街道两侧的房屋,路灯
以及行道树
 
当雾出现,我就会悄悄地把灵魂
从身体里放出来,它像一条狗
机警地
窜过华西路
 
我,推开楼上的一扇窗户
在又脏又乱的城市,独自打量那个
又小又瘦的
灵魂
 
它的手上,有一对玻璃小球
一部拴在脖子上的
手机
 
喂喂
隔着一堵墙
我们各自在房间移动着
并玩着一种搜寻对方的游戏
 
2016,1,8
 
 
 
《公园的跑步者》
 
去公园跑步,去公园脱掉
白天的那层皮
 
把电单车停在门口,掏出坐垫下的
那双跑鞋
 
夜色中,让身体在空气中
不断超越,超越
 
让它越过一棵开花的树
越过直立的椰子树,越过座椅和石头
让它穿过桂花树
散发的阵阵
香气
 
瞧,路灯下跑步者的身体
又脱掉了一层皮
他变得更加
轻快
 
沉默的夜空,好像也在为他
微微激动,星光的深处
又垂下了一条桥
 
看哦,相思树的点点黄花,在灯光下
点缀着快环旁边的狮山公园
 
湖边环形的水泥路
是奋力行走的人影
 
2016,3,21~24
 
 
 
《令人厌烦的钟表之歌》
 
闹钟的声音在深夜变得更加放肆
突出
如此有节奏的每一步
正敲击着四面围合的房间
从齿轮内部发出的每一个滴答
固执,响亮
富有耐心
仿佛一个瞎子,正闷头走在人世的坚实台阶
 
白日的混乱,无序,纠结
和冲突
以及天空的流云
此刻演变为闹钟上的一个个刻度
我无助而愚蠢的生命啊
犹如一截火腿肠
正被从天花垂下的大舌头
一口吞掉
快闭上你的心,让你的耳朵沉到海底吧
在那里让我们一起看石头开花
洋流横冲直撞
让我们闭上耳朵,不听死神那冗长
沉闷的
诅咒
 
2016,4,19
 
 
 
《月亮之诗》
 
月亮偷偷溜上大街
发现所有的人
(包括警察
保安)
好像都在盯着自己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确实是一丝不挂
裸露在夜色里
这些死鬼!
色鬼!
蛋!
她在心里骂到
然后满脸害羞
躲到了高楼一侧
她看到一群人在树下
举着酒杯,饮料,喧哗着对天空抒情
草地上的一对对恋人
在黑暗中
搂在了一起
舌头和誓言在碰撞中
搅起了一些泡沫
更多的人
拿起手机,在阳台,湖边
在高楼之上
和一条河流的转弯处
对着她拍照
还有一些,在房间里
盯着手机屏幕
在她身体肿胀的日子
大声地喊着发红包!
发红包!
这是个什么鸟年代
没一点出息
月亮咕咚地骂了一句
盯着脚下这个动车四处乱窜的世界
拉扯了一片云
闭上眼
躲回到自己那迷人的光晕里
 
2016,9,15
 
 
 
《我们隔壁的独裁者》
 
那是个胖子
人人都厌恶他
人人都想拿一支水枪
悄悄越过国境线
向他射击
 
他在电视里变成落汤鸡的瞬间
我们特别开心
特别开心
 
不过这一幕
从没在现实发生
我们隔壁的独裁者
依然面带微笑
出现在各种视察军队的场景
 
只是在我们这里的野外射击俱乐部
给隔壁独裁者的游戏
一直在继续
我也痛快地操起了一支水枪
扣动板机
给他
砰,砰砰,砰砰砰
 
2016,12,4
 
 
 
《问路》
 
想问一下平湖路伟业小区怎么走
一个路上的女人突然
靠近我时这么问
 
我站在那,伸手向前
再向右
给她指了指往外的一个方向
 
想问一下到济南路交易场
怎么走
两个坐火车下来的外地人在路口的转角
停下脚步,看着我的眼睛
突然问
 
想问一下到这个有三角形房子的广场怎么走
那一年我在慕尼黑,在傍晚的市中心
丢失了自己的路
 
然后一个中年的德国男人带着我
穿过两条街道
 
我走在路上,背着包
我很希望有一个漂亮的姑娘过来
站在我的面前问
到邕江和解放路怎么走
 
当我一个人,在五中的操场散步
一圈又一圈
头顶的正前方,是欣喜的突然
跳出屋顶的月亮
 
多美啊!我看着无垠的夜空
大声地问
请问到我最喜欢的一个湖泊
也或者小张的家
怎么走
 
2016,7,6
 
 
 
《巴黎。郊区酒店的两只乌鸫》
 
在酒店的门口我看见田野上的两只乌鸫
它们一前一后
一左一右
姿态优雅,犹如两个身穿黑衣
在田野散步的绅士
安全不理会周围的一切
有时这两个绅士,会轻轻跳起
一段短距离的飞行之后
翅膀收拢
又降落在另一块泥土之上
雾气
从远处的树林窜出,向周围
弥漫
然后一辆卡车
轰隆隆驶过早晨的一条乡村公路
从酒店出来,看了看周围
然后转过身
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希望自己
也是这个郊外田野上的一只乌鸫
脑袋,有永不停歇的思想
并且姿态优雅
跳跃在
雨后等待耕种的土地
 
2016,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