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度诗选第1辑(16首) (阅读277次)



2016年度诗选第1辑(16首)
 
 
非亚
 
 
 
《谈及死亡》
 
有一些日子我们在饭桌上谈及死亡
就好像谈及到了一只蜗牛
它看上去
有些丑
有些奇形怪状,没有嘴
在墙壁,泥土,和篱笆上面发出任何声音
只是缓缓地
又一次从草地那边,爬了过来
有一天我们在房间在饭桌和灯下谈及死亡
就好像谈及了一只蜗牛
它那么轻,外壳
一踩就烂
如此脆
但仍然会在一个雨后的早晨,或者子夜时分
爬上你摆放在门口的一对布鞋
 
2016,1,31
 
 
 
《失踪者》
 
我出门
去找一棵树
 
它以前
站在中华朝阳路口
 
那里
有一个派出所
 
两个治安岗亭
一些穿黑衣的联防队员
 
有一天晚上
一辆大卡车从郊区开来
 
一群园林工人从车上跳下
他们,围着这棵树
嘀嘀咕咕
 
这棵树正直,树冠巨大
喜欢批评天空
质疑雾霾
阻止马路开挖
 
有好多次,我下班路过朝阳路
在夏天的黄昏
向它致敬
 
今天,这棵树不见了
我好像在人群中
失去了一个可以拥抱的兄弟
 
微信上的消息说
这棵树,已经被秘密的园林工人
移植到了某个农场
 
而我宁愿相信
是这棵树自己,从街道
走向了原野
 
2016,3,19
 
 
 
《杏仁饼》
 
那个咖啡馆给我们提供了一份杏仁饼
它们温暖,平静,在碟子里
一块一块摆着
当我伸出手,去拿其中的一块
在嘴边品尝
那么香
那么脆,然后我的唾液
在舌尖上,混合着它们带给我的一种甜蜜
是的,这一刻,我
又记起了
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你好
杏仁饼。
 
2016,2,29
 
 
 
《诗人获奖》
 
今天有一位诗人获奖
就好比这个诗人今天逮住了一只漂亮公鸡
公鸡逮住了一颗蓝宝石
宝石飞上天空,逮住了一颗奔驰的恒星
所有喜欢诗的人都在手指和嘴上传递这个消息
在傍晚的门口和自己的桌子上
插上一束花
哦此刻我
还在外面应酬,和多年不见的朋友一起吃饭
我知道诗,有时就是从黑暗扔过来的一颗石子
是的,作为一个写诗多年的家伙
我希望它砸中我的右眼,也砸中
我的左眼
 
2016,10,12
 
 
 
《死者要求重新再来一次生活》
 
我站在阳台,看到之前落下的
一场雨
 
雨已经停歇
雨水像一种记忆,渗透进土里
 
灌木丛中的老鼠,结束了
夜晚欢快的生活
四处出没的猫
趴在软绵绵的窝里
 
时钟指向了早晨八点
收拾妥当的人
一个一个,步出楼道的单元
 
汽车像甲壳虫开始密集在快速环道
电单车一辆接一辆从江南驶来
 
更早的孩子们消失在拐弯的路上
阳光早餐的阿姨在晨曦里忙活
 
我从浆糊一样的睡梦醒来
又蠢又笨的瘦灵魂
要冲出狭窄的
咽喉
 
人间的生活,平静,重复
又热气腾腾
 
死者也耐不住云层上的寂寞
翻转身体
像之前的雨跳了下来
 
在鸟儿的叫唤中
他们围着愤怒的太阳,要求重新
再来一次生活
 
2016,10,25
 
 
 
《生活又一次开始》
 
那个激烈而无味的比赛结束了
人们又开始四处走动
生活又一次在早晨恢复平静
太阳跳上屋顶,金黄色的阳光犹如果酱一般
又一次涂抹在我卧室的衣柜
床铺,和地面
 
2016,10,12
 
 
 
《捕捉》
 
诗什么都干不了
除了抚慰你的灵魂,而你捕捉它
却需要动用各种工具
比如,一把钳,一把剪刀,一圈胶带,一把梯子
一块砖头,一个孔很密的网
一个盖子,玻璃瓶
一个水缸,铁锅
一个钩子
棍子
总之,是一个能伸过去抓住它的工具
以及容纳它的容器
 
昨天,下午
在湖边的西餐厅,一群诗人和诗歌爱好者
围在哪里
一起讨论怎么去
捕获这只动物
 
我,从洗手间出来
透过房间的大落地玻璃
看到他们,在哪里
讨论一种对策
 
第二天傍晚,我有事,又去了那里
我坐在里面
在灯下,喝一种百香果和柠檬混合的饮料
夜幕降临了
我看到窗外,一条很大的狗
在地上,欢快地
跳来跳去
 
只是现在,诗,去了哪?
诗早已不见
诗人坐过的院子,已经空空荡荡
他们全都回家
诗,仿佛像一阵风
无影无踪
 
而在某个远处的小区,在某一幢高楼
某个房间,可以肯定的是
一个散步归来的诗人
正尝试用工具,套圈,绳子
和线团,捕捉这只
可以穿过门缝
但没什么用的软体动物
 
2016,3,13
 
 
 
《你旋转那个门把手》
 
你旋转那个门把手
因为黄铜钥匙已经插入了锁孔
 
你旋转那个门把手
然后房间洞开
你又看到早上出门时熟悉的一切
比如鞋子,餐桌,椅子
健身器械,一些盒子
画框
等你回来的妻子
与年老的
妈妈
 
你旋转那个门把手
关上,然后出去
穿上皮鞋
走下二楼的楼梯
天空和树木从远处冲过来
一把搂住你
 
你旋转那个门把手
但房间静悄悄的早已没有一个人
你停留片刻
想到曾经热爱的人
此时离你十万八千里
 
你旋转那个门把手
门咔嚓一声
和墙壁又一次
完全合并在了一起
 
2016,5,21
 
 
 
《吞食》
 
昨晚他吞食了一只鸡。早上顶着
几颗星光出门。吞食好几朵准备死去的云
上午他坐在房间。吞食一堆文字,
各种消息。
中午他吞食米饭。猪肉。
汤水。和粥。
用牙齿的咀嚼,安顿哭泣的胃。
后来他吞食牛奶。
让白色占领红色。让短暂的梦占领身体里的各种管道。
下午。他一口吞食掉天空。
蓝色的泳池。一张不锈钢椅子。
各种裸体+肢体在他的脑海
冒烟,翻滚。
傍晚。他吞食掉路面上一辆不守规则的汽车。
并且穿过黑暗时按了几次喇叭。
晚上,他返回自己的狗窝。在那里成为自由的国王。
他开灯,开门,开窗。然后奋力地
吞食掉一个洗衣机。
衣服在里面摩擦,转动。发出咯吱咯吱的水流声。
过了十点。他给自己的耳朵塞上耳机。开始读诗,录音。
在U2乐队的摇滚中他最想干的。是吞食掉所有的政客。阉人。独裁者。
专制主义下垂的那根鸡巴。
 
2016,12,27
 
 
 
《下午的张老师,在讲台上,
讲到十几年后中国的老龄化浪潮》
 
我希望那时,我一切
都好,不那么糟
不那么狼
还保持有风度
即使死亡像一阵风
在早晨光顾
最多也就像一个穿上西装的老头,平静地出门
背着手,去见
一只鸟
或者一条狗
 
2016,5,17
 
 
 
《猫》
 
他是个喜欢养猫的男人
他喜欢夜幕降临
灯光从房间透出时
往草地放出
他的那只
 
作为邻居
喜欢一个人出去散步
我从楼道下来,身体很快
融入周围的黑暗
 
那只猫
窜进了树丛,在那里蹲着
注视着空气中的
某种动静
 
我,迈开双腿,在河堤上
大步流星,向永和大桥
走去
 
在我上面,神秘的夜空
微微颤抖
 
闪耀的星光,不停喷涌
好像要给人世,带来
一条新路
 
当我终于
从外面返回职工家属区
从灌木丛窜出的猫,对着我
又发出一声怪叫
 
2016,3,19
 
 
 
《嗨,树,你好》
 
嗨,树,你好
嗨,这棵,与那棵——树,你好
嗨,春天开花,秋天结果的树,你好
嗨,雨中,雾气中,优美的树——你好
嗨,傍晚和早晨,孩子们放学和上学的树,你好
嗨,梦里的那棵树,和房间里发光的树,你好
嗨,津头村最大的那棵榕树,和大板二区散发香气的桂花树,你好
嗨,民族大道的大王椰,木菠萝,和瑞康医院门口的香樟树,你好你好
嗨,华强路一大片盛开的紫花羊蹄甲你好
嗨,挤在嘉园小区,和星和园小区之间的街头花园,随风跳舞的树,你好
嗨,哭泣的,悲伤的,摇摆的,无所适从的,和第五人民医院空地上的树,你好
嗨,邕江边和石埠村的树你好
嗨,树,你好,我也渴望是你们中的一员
我从皓月大厦出来,站在东葛望园路口的人行道,闭上眼
假装自己,也是路边的一棵扁桃
看守汽车的保管员和陌生的路人走过来,看到我一个人
静静地站在那里
也会说,嗨,树
你好
 
2016/2/24
 
 
 
《球赛》
 
一场足球比赛结束了
一种血液沸腾的生活结束了
 
载重卡车从大脑冲出
急剧上升的河水翻过高坝,蔓延到田野
 
狂喜,呐喊,舞动歇斯底里的手臂
子弹般的足球
被大腿
踢进球门
 
欢呼声呐喊声
怪叫声
搅翻了天空,看台和屋顶
 
比分1:0!2:0!
3:0!
 
痛快!刺激!死去活来的
过瘾!
 
啊,狗娘养的裁判
吹响了终场哨子
支撑身体的屁股,终于摆脱了凳子
 
涌出球场的瞬间,一个肩膀
撞击着另一个肩膀
一张笑脸
拉扯着另一张笑脸
 
走,让我们先别回家
让我们想想
该去那里
喝酒
 
该去那里燥起,让我们死气沉沉的生活
继续嗨皮
 
2016,3,1~2

 
 
《兔子》
 
有一只兔子它极其极其可爱
它从地板
跳上窗
 
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只兔子到底想干什么
因此
 
路过这个房屋的人
看了看东张西望的兔子然后
又走开
 
晚上
月亮跳出树顶
白色的月光透过树枝照射到院子
长凳上空无一人
 
开着车从外面回来
我套着领带
见了很多很多人但几乎没有一个
比这只兔子有趣
 
我走向一棵树
而兔子
走向属于它的草丛
 
2016,10,26
 
 
 
《灵魂出游》
 
我出门,去寻找
从我身上丢失
的一个
家伙
 
他从我房子的后门
溜出去
 
来到了街上
 
小镇的早晨
空空
 
那个家伙在阳光照耀大街时
来到了海边
之后又转到一个学校
再走到菜市场
 
从大海捞上来的
海鲜
正摆在塑料箩筐上
 
这个家伙什么也没买
只是看了看
又转到一段斜坡
 
那里有一个
诊所
门口,有一条长凳
 
他坐在那
一整个上午
都在那
 
到了下午
他揣着钱包
走进一家咖啡馆
点了一杯咖啡
要了一份面包和水果萨拉
 
在窗前看一本书
中间又抬头
看了看街上的人
 
一个警察从路边走过来
一个女人拎着一篮
土豆
从小巷出去
 
当太阳偏西
暮色像一种不安的情绪
降临到窗户
和小镇的桉树上
 
我跑到街上
大喊着
想找他回来
 
在路灯突然亮起的时分
这个从我身上
溜出去的
家伙
又从后门窜了回来
 
我再次撞见他
是在房间的
餐厅
 
他穿着一件发光的条纹衬衫
我则带着一点迷惑
和沧桑
 
2016,4,27
 
 
 
《持不同政见者》
 
他是我们中间的一员
他在冬天穿一件深色大衣
衣领竖起,头发
乌黑
他穿一对黑色的皮鞋
他不同意你认为天鹅代表纯洁而天空
一定是蓝色的
说法
 
他不同意企鹅
管理土地的模式
不同意渔夫用网在河里过滤树叶的敏感词
在鸟儿可以自由飞越的世界
他不同意在边界上竖起一道防火墙
把里面要求出去的人
视为精神病患者
 
他不同意榕树
监控木菠萝树的做法
不同意狮子未经牛的同意用盾牌去抢山羊的尸体
不同意猴子强行拆除麻雀的窝
驱赶抗议的蚂蚁
不同意电视台播出的
全是喜鹊的娱乐
而不是鹰的
思考
 
他不同意一切未经全民公投就实施的植物栽培法案
他支持水稻在田野实行新闻自由
玉米在法律保持独立
红薯在泥土里有自己的见解
不受夏季台风的
干扰
 
他赞成土地属于所有的动植物
而不是属于某个庄园主
他希望土地可以激发出海浪的热情
在沙滩上发出风爱听的合唱
他憎恨独裁的石头
带刺的荆棘
他热爱农妇的大脚
胜过腐败官员的
皮鞋
 
他是我们中间的一员
他在冬天穿一件深色大衣
戴着套头帽,脖子
披着围巾
他和我们一起,穿过寒潮又一次刮起的大街
 
2016,1,27~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