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青春故事(外2首) (阅读706次)



 青春故事
 
仿佛在冷场的当儿唱起一首歌,一开始
就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和不安的感觉:
似乎歌手在招待会上多喝了几口酒,
嗓子有点儿沙哑。她清了清喉咙,
努力从麻木的状态中挣扎出来。
最初的几句真让人泄气,有口痰嗝在
久经沙场的歌喉上,几乎辨不清
她唱什么曲目,更不用说歌词。
观众们提起的一点情绪快垮下去了,
呆呆地望着,实际上大多数人始终
在干别的事情,没有注意到舞台上出现
尴尬场面。哦,春天,你在我们中间,
已经是老朋友了,每年都要来一次,
从最初的拘谨后,我注意到你慢慢地
变得成熟老练起来,你已学会挑动
观众们冷漠的注意力,用一些可以用
“蹩脚”或“土气”来形容的小招儿。
作为剧场班底,你每年总要登台亮相,
说真的,当青春时代走红的那几年过后,
我们一直装作你不存在,有好几回,
你也只匆匆来一下儿就算了,你消失在
淘金热中。我注意到你频繁出现在
海滨游乐场,香烟广告,出国考察团
或某赛事剪影的一角,穿着打扮
不像你应有的形象。我至今还记得
我在少年时代的山坡上对你的幻想,
从你,我开始了对爱情最初的激动,
以后却成了痛苦之源,没有人像你
这么美又这么多变的。现在才明白,
我们责怪你其实并不公平,你的爱
仍然忠实,我们只是不懂得一条河怎样解冻,
有那么多淤泥要随着冰块流到海里。
时间必须吐出嘴里的痰,到她真正地
扬起来时她的声音温柔而甜美,像塞壬。
即使她缺少知音,在清冷的海上
仍然要唱下去,唱下去。你的技艺
开阔而微妙,不必说在一朵小花上,
就是一片微不足道的叶尖,或蠢动的虫子,
或一头熊在苏醒的冰上蹒跚的步子,
也带着你的印记。他觉得有点儿疼,
因为把自己的脚掌舔得太薄了。
当热起来的光罩在瘦了一圈的身体上时,
他爬出山洞,到处找吃的。我们期盼
春天的美丽景色,以满足饥饿的眼睛。
不用说,春天提供了照相的机会,
在假山下摆姿势,手指掐着树枝的嫩芽,
希望从来就没有这样实在过。眼泪是什么,
是枯萎的叶子离开了冬天的枝条,
现在什么也不剩了,只等绿色盖满生命。
地面已有了酥软的印象,轻轻踩上去,
到高高兴兴的细雨中踏青。在开阔地,
也不妨大喊一声,开始进入忘我状态。
但气候的爱要一天天脱下我们衣服,
一个接一个光着身子跳进小河里,
“春天是勾引家。”这话可没说错。
 
2001.2.8
 
 
想念东湖
 
距离东湖有好几站路,好几个街区
靠着小区向阳的窗户,我望见窗外
逐渐老练起来的绿色,刚刚下过雨
转眼又太阳,云还没有散,路面已泛白
蒸腾的水汽像火焰,在光和影的错落处
晃动,熟悉的人在窗外慢慢地走,像鱼
 
偶尔吐出的水泡会浮向天空。鸟儿
享受日常的欢乐,在枯草、老藤、晾衣杆
和稀疏树枝间翻飞啼鸣,我的上颚
已泛起渴意,若一片枯叶贴在上面
在空旷中,我愿意对自己说,或唱起歌
或沉思地,在水中央游弋,像一只天鹅
 
然而我只是在室内走动,手中捧着杯子
离东湖尚有好几站路,好几个街区
茶叶在杯内散开……我喝下去年的绿意
灼热的时光在我的体内和体外煎煮
如何消受这一份孤独!水一样的记忆
波动着,你从时光的深处荡起舟楫
 
却并不划向此岸。你远去的信任的脸
参与了光的流泻,你的形象愈加清晰
在一种降临中,你以热诚睿智的语言
将我征服。为了表示感谢,这情意
将如何?光,从卑屈的地面唤醒的胆汁
如此勇敢地上升,开花,在变幻的树岩
 
我的声音里有一口浓痰,在期待中
嘎哑;满东湖的水,忽然漫向窗口
随波涌起感恩的富有。雨啊,请你
洒涤,伴着时间已造成的一片宁静
给干枯的幻象吹入清风,架起虹桥
因为和谐已在昼和夜的间歇处发生
 
2001
 
 
饿
 
那竹片儿像一对翅膀在耸起的肩上
扇动;低着头,担子的重量当你
沉默时变成了韵律。翻过山梁,
可以望见粮店。你这样来来回回
送好几趟,侧着脸与我答腔。
这时候,你的声音格外地和蔼。
 
我爱回忆你劳动时的情景,耳边
响着扁担的吱吱声,真让人陶醉;
你插秧或在矿上拉板车的画面
也到我眼前——我真是没用的东西,
只会围着你的脚跟转,帮不上忙。
我是个病弱的孩子,从你壮实的
躯干上长出的嫩芽,一介书生。
 
帮你干活我就有健康的感觉,
小时候为你送茶水,长大后当春节
回家给一点钱,竟唱起了主角,
年龄已使我强壮使你衰老。
 
我曾站在你的影子下,仰望男子汉
裸露的肩,却害怕我的饿啊,
——我渴望荣耀你的骨、你的血。
 
20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