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3首 (阅读831次)



《又一年》

我不想很懂鸡
我不想很懂自己
我不想听到将被杀的公鸡
又在后陈营路上报晓
或许远在中原路
最远不过花浦村

我想每天醒来大家都还活着
我想继续即刻看一眼窗外:
又没雾霾
我想没雾霾一贯成为惊喜
直至有更大的幸福代替

先要不怕传来死讯
再活到自己不怕死


《所以我决定叫它皮皮》

一个老头跨在自行车上
对另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喊:
✘✘✘也死了
✘✘也死了
老李也死了
就在两个月前

丧葬用品店的老头
既不喜
也不悲
凝固如已死
冬日阳光晒进
移开了盖子的棺材

到了狗老头年龄的黑头
因为没干成拉拉
誓死对干成了的皮皮仇恨到底
它可不听这么多的人名
它不耳背
叫它黑头不理
所以我决定叫它皮皮
让它立马精神起来


《风里滚动无数落叶》

为什么夜里更安心
夜可以无边无际
又被霓虹标出轮廓
夜可以忽略雾霾
而雾霾也真的退了
夜里可以不说话
路尽头的一颗星
说天在那里

夜风起
白杨树的残叶将全部落尽
一珍惜就越来越快的后半生
在夜里只听它的沙沙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