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生而何欢 (阅读750次)



四月二十九日在升昇饭店

此时 适宜三两个好友
枯坐 小酌
香烟多抽两根
看烟雾缭绕
墙壁上有一朵莲花
它在盛开
没有芬芳

2016.5



和阿翔、风儿在龙窝湖

他们说 龙窝湖的鱼
很肥美
龙窝湖的鱼在碧绿的湖水中
游来游去
在阳光下你可以看见
它们的眼睛

此刻 鱼不见了
湖床暴露
在冬日的暖阳下
我站在堤岸上俯视龙窝湖
就象一个妇人
它敞开衣襟
在风中假寐

和阿翔对局


玛瑙一样的象棋子
握在手里
沉甸甸的
这么好的棋子
是第一次
和阿翔的对局 也是
第一次

第一局我赢了
第二局和棋
第三局阿翔毫不客气
我输了
这是多么好的结局
棋子在阳光下
甚至有透明


波定律

一直想看侯献波的电影
有关诗 
有关妓女的故事
一定很好看
侯献波 你们不知道
但说竖
肯定很多人知道
就象说沈浩波
你们都知道一样
这孙子有一把好乳 最近的诗
我越来越喜欢
那些直指刺点的句子
读来十分提神
我发现 凡是叫波的人
是值得信赖的
王小波 刘x波 还有牛波
我曾经有他的诗集
这家伙远离中国 去了日本
现在应该是日本人

提篮桥

当我写下这三个字
是告诉你们
这不是一座桥
它本来是一座桥 后来
不是了
提篮桥 本来是一座监狱
后来也不是了

当我写下这三个字 提篮桥
我告诉你们
在中国 篮子和一座桥
是有关系的
一座监狱和纪念馆
是有关系的*

*注:2013年,提篮桥监狱早起建筑被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保护单位,原址开发保护。该监狱以关押日本战犯和林昭而声名显赫,号称远东第一监狱“。


叛徒

他们把我关起来
他们还毒打我
现在我皮开肉绽
不说一句话
出卖我的人是可耻的
作为一个英雄
绝对不会屈服
我希望有一把手枪
手里立刻就有了
我拿枪对着他们
"谁是叛徒?"
他们吓坏了 全都跪下来
象那些申冤的人
他们指着我
“你就是叛徒”
我在大汗淋漓中醒来
手中的枪
已经软了

第十八层楼顶

风越来越大 夹带着
呼啸声
我扶着栏杆
整座楼在晃动
衣服也拼命向后扯着
要脱离我的肉体
远山也在晃动
天上的云层急速翻滚
向北而去
它们好像很慌忙 又好像
整齐划一
只有我留在这里
风 一阵紧似一阵
我感到
整个中国都在摇晃

2016.7


谣曲

有一艘小船 在黑龙江上
漂啊漂啊

有一艘小船 在黄河上
漂啊漂啊

有一艘小船 在长江上
漂啊漂啊

有一艘小船 在珠江上
漂啊漂啊

有一艘小船 来到了大海
漂啊漂啊

2016.5.7

生而何欢

每当太阳当头
他便出门
喜欢在人群里走来走去
超越一些人 也被
一些人超越

他喜欢面带微笑
朝着迎面而来的人
不紧不慢
不疾不徐
偶尔碰撞着行人
随意道歉一下

他不喜欢一个人呆着  不喜欢
一个人
走在黑糊糊的胡同里
他尽可能深地扎进人群
象一只白胖的猪
尽可能地
叫喊着

2016.5—2017.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