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无 题 (阅读4399次)







这个被抛弃的女人,变得沉重,
为空气和柔软的光线所不容。
当她下沉时,翻了个身,
遇到梦的气流,像片树叶
紧紧贴住地狱的通风口。


微微地颤抖。但并不恐惧和惊愕。
她好像在两个电视连续剧之间坐等。
醒来后再想法进入同一个梦境,看见同一个人
跳开、旁观,让细碎的海浪
冲击同一个疼痛处。


腰形的岩石,鸟羽一般展示的头发,
风朝它猛烈地降落。
有块铁丝做的罩网
床垫般忠实地托住她缩小了的身躯
不被吸入。

黎明支撑着野餐的烤架,
僵硬的炊烟,友情的
流水,炽热的风景。
它们不断替换,屈辱而讨好,
仿佛来不及洗脸和梳头的仆人。

如果她愿意
此时正好来参加。生活
又将重新变得蓬松。
树枝亮得合不拢嘴,放出一只缓慢的昆虫,
她起床时就能抓住。


1998.10.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