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12月14首 (阅读2805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消弭术》
 
瓮,青铜,玉石,安放它们的时间
都有消弭术,都有月光一样的皮肤,出现或拿掉
只有我的束手无策,无法隐身
老虎吃人,可以死于斑斓
只有我比老虎更斑斓的束手无策
不知如何是好
愁死人啊!我一直提着自己的首级,像以牙还牙
2016-12-27
 
 
《任何的死,都是羞涩的》
 
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想到人间的
集体告别。想到去日无多这四字
还想到排队的份额轮到我,恰好没了
我不知该沮丧,还是该自责。
那年,父亲将死,带年幼的儿子
回乡下,要让这小子知道
什么叫见上最后一面
这个老实的不知语言有什么功能的农民
只轻轻拉着床边小孙子的手
半天没说出话,在我这头
这就叫永相离,在他眼眶中
除了怜惜,还有一份自责与羞涩
好像自己恰好领到了死
好像死去是一件对不起大家的事
并发现,与谁还有诀别这件事,这很羞涩。
2016-12-31
 
 
《王者归来》
 
多像是割走的头又回到脖子上,我又成立
在无头山,我又被他们拥立为王
我的旧部,那些散人:
阴阳散人,烈火散人,逍遥散人,抓狂散人
比野草更不讲理地从土底钻出,重归麾下
他们说:王,无头山多年无头
取谁首级的事,你说的算
多像是被他们找错的另一个人
我拼命掐住身上的一块痛处,让神经醒过来
第一道指令是:先把我的头取过来
2016-12-26
 
 
《只有大海没有倒影》
 
只有大海没有倒影,分开了肉与身,不要
用倒影看一看,自己的身体正朝东或者朝西
大山,城市,人群,狮子,甚至蚂蚁
纷纷花开见佛,对着自己的影子
疑神疑鬼,心事里还有心事,并被问
这又是谁的身体,既要见如来,又想见所爱
只有大海走走停停,从不看自己的身影
也因为没有,大声说话,自己就是尽头
2016-12-16
 
 
《血亲》
 
有要下雨的天。有要出嫁的娘。还有开弓
再没有回头的箭
也有人一直杀不死自己
热血摇头晃脑,有自己的套路
要去亲近这个男人或那个女人
土屋里,杀不死自己的人是个少年
说你走吧,你走你的
但你的骨头听我的
你总有一死,你死后,我就去扒你的尸骨
扒回来,和我爹,葬一块。
2016-12-22
 
 
《命门》
 
我不告诉你它在我的哪个部位
它的时钟和它的城门,那地方有火攻
或水攻的私密通道,还有
类似于秘诀的口令,第一道门与第二道门
最里层的是一片花地
那地方无话可说,能见到的人
都是可以随意取用它的人
我百毒不侵,封闭,暗无天日
现在已无话可说
你已打开了它,我是你的,你想怎么用
就尽情的拿去享用吧,你来践踏也可以
2016-12-21
 
 
《在三沙看日出》

大日欲出,我出。日出是我一个人的
这个王,我与它相见两照亮
我不来,伟大的王仍然是万世独步的王
王不在,世界便取缔我的这一天
大海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议论着一个雄浑的人,一个正在升华的人
一个变成一万人的人,我不能说的身世
顷刻与谁终于平等
一个仰望的人,又找到了他的天
这样的出场,符合万古中的传说。除此,万古果然长如夜啊
2016/12/18
 
 
《大海》
 
说你的颜色是伟大的颜色够不够?或者说
你有一张最伟大的毛皮
那么,你是只什么动物
体香妙不可言,没有倒影,动一动就会弄响世界
许多国家只能站在你的左侧或右侧
而我有天作之合,手感一手遮天,摸你如摸我妻
2016-12-13
 
 
《墙》
 
在我老家,我曾经乱涂乱画的那堵墙
现在又被新人添上了新的涂鸦
上面有样子各异的男女生殖器,还标有
我所不知的下代人中谁与谁的姓名
仿佛这堵墙更有经验,熟透了
一代又一代少年的技艺,他们的手
不画下这些就不会收手,在最后一笔
还会探究,哪个部位还没有画好
接着,勇敢地在男女间活下来
做真实的校正,甚至骂到:娘啊
日子这么长,前头的东西都是错的
像我,现在看到又有了画上几笔的冲动
画什么好呢?难道我还能画出
与他们不一样的什么器官?以一个
导师的身份,说擦掉后才有另一张脸
这个应该这样,而不是那样?
2016-12-12
 
 
《扬州》
 
古人为什么老是要去扬州?而且叫下
一脚踩去,就踩到如烟如幻的花地
而且要与一江江水一起去
好像不动用一条江,血管里的血便不够用
我就想,当时的孤帆与远影
是哪一种情形?那种人在江风里
大地一再退去,人越走越离开大地的感觉
三月的春风只有两三兩
却说江山是轻的,这就叫脾气
什么是一路销魂?头顶的孤雁
才是执拗的家伙,它一叫,像说:我去降生
2016-12-9
 
 
《本地》
 
生于本地,老于本地,十足的本地货
本地长出的身体,方言长在私下里的某处
山上的桔子,想起一句话:近朱者赤
海里的鱼,在坊间老人诗社里
有自己的腥味,每一片鱼鳞,都很押韵
攒动的人面,我能一眼认出
谁是外来的品种,而在北京城
他们说,看,小语种来了
我有老不死的口感,总是爱
吃在自己的凹陷处,而另一个人是谁
是桌上的一盘菜还是有特殊风情的你
像不服气,我又把一些字
念偏,念走调,除了舌头短,多年不利于
与我老伴亲热,还缘于
我的自以为是,我刀走偏锋
把它们视为另类,只有让它们错掉
才是我的天理,不剔出它们
就显的我太不够独立,什么也
不能做主,比如生人,我这里叫做种
在本地,做种很重要
那不单单是对谁好,在身体上,爱了又爱
本地不跟你这样说,而这样说
生出来的是人,做出来的叫种
2016-12-6
 
 
《空气中的小痣》
 
一直在寻找空气中的那颗小痣,在大地
凹陷处的小潭边,也在谁的乳房上
在掌心靠近又缩回的距离中
有时对自己说:你多么放纵,一再的用想象
打听这具身体上的一粒小瑕疵
而我确实已花用大半生的力,想让它
裸呈出来,有时看见一个优美的腰身
我心跳,为的是似是而非的
斩获,向这个身体延伸的视觉
找到遗址,花粉,迷茫及情愿这类东西
故事却停留下来,它依然是别人的
多年来,我拼命向人传达一种
妙想,过往的的风尘中,必定有你
想栖息下来的宝物,又主动的
置身事外,在岁月沉浮的零散章节中
察觉这小东西,哪怕是芳草萋萋
虫豸闪现,对我依然是一次意外
它又回到我的手心,作为孤岛
在远离尘嚣的独处,说它还是我的
像一次翻书,迷乱的字虫
有了命中的邂逅,我用凶猛的嗅觉
一口含住它,而一生的经历
在一粒小芝麻以外,全体失败。一个王
得到一颗仅有的谷粒。我又享用了它
痴情再次把人间的秩序弄乱
好了,生活终于有了一个甜蜜的死结
2016-12-3
 
 
《老病重犯》
 
又要老病重犯,重复这句话:菩萨怕问因
众生怕见果。又要将石头埋在地下
明日长出牡丹花。又要去
一座紧闭的大院作威作福,享乐,坐太师椅
写一首诗,被众美女争相诵咏
又要自认是大地喜爱的病人,尝一百种解药
以毒攻毒,病愈于一句恶骂
不要因,也不要果。只爱往返于这种
老病重犯:生生不息,死去也是一次假死
2016-12-2
 
 
《你管不管》
 
这里的树,根须全长在树顶,并开了花
这里的石头,夜里变绵羊,走散再回来
这里的村庄,麻雀当村长
一只壁虎,大腿上还写着三个情人的名字
你管不管
你不管我明天就去法院里写诉状
或者,我会无休止地找人打架,直到自认为全胜
2016-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