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12月)之一 (阅读778次)



 
短诗
 
 
《模仿朦胧诗时期》
 
写了一首
不知好歹
给同舍舍同学念
他们说好
操!蒙住了
他们说好
那就是好
到朗诵会上去念
又激起一片掌声
操!蒙大发了
投寄出去
竟然发表了
那就是好诗
尽管
我也不知道
写的是什么
 
 
 
《初心何在》
 
在我最初的
文学少年的理想中
只是想当成一名作家
可是后来
我在追求之路上
滋生了那么多的
野心、贪欲
策略、阴谋
功夫在诗外
那么多的
蝇营狗苟
见不得人
直到我得以净身
出户、入宫
成为一名
钦定的太监
 
 
《东亚二族》
 
 
中国人配西片
生造出一种
并不存在的
洋腔洋调
 
日本人配西片
就用北海道
渔民说的
本土方言
 
 
《不是!仍是?》
 
也许
这就是我能写
小说和剧本的原因
(而不仅限于诗)
当聂树斌案
平反昭雪
大快人心
我却难以忘怀
自领此罪的王书金
对犯罪现场细节的
种种描述
无一能够对上号
 
 
 
《那时我望见的未来》
 
从小学到中学
寒暑假里
我常常一个人
骑着单车
去城中心的
钟楼新华书店
的货架前看书
看很多
买很少
这是我作为一名
文学少年的幸福时光
是我生命中
鲜为人知的秘密
有时候
抬头找书时
透过书架的空隙
我会看到自己的未来
老实说
那时我望见的未来
可没有现在好
我只是想当上作家
不敢奢望当好作家
更不会想到
我会成为最好的
作家中的作家——诗人
 
 
 
《家庭影评》
 
在家看电视
换了一个频道
对妻曰:
"又是外国电影
一看就是
给人压力的好电影"
看了一阵儿
又对妻曰:
"架不住人家白种人
长得深刻
还要往深刻里拍"
 
 
《南京大屠杀》
 
身为中国人
对其史实
我生而知之
基因里带
于是便小心翼翼
回避着它的一切
影像、照片、回忆录
我是一个心碎的懦夫
 
 
 
《诗答老友谭克修评文》
 

 
"近年来,
否定伊沙的声音越来越多⋯⋯"
老友,你的听力为何这么好?
或者这是另一个问题:
你与谁为伍?
活在怎样的傻屄中间?




 
"他身边的朋友说,
伊沙已经容不下哪怕一个字的质疑了⋯⋯"
请勿以江湖习性
滥用"朋友"一词
此处的"朋友"一定不是我的朋友
也不在我的身边
但说的一点没错
我就是这个德性
因我不喜欢吃屁
 

 
"但我还是想谈谈有人送给他的那个很不友善的词——"段子手”诗人⋯⋯"
请别急着谈
等你下半生或下辈子
变成一个幽默、好玩、开心、智慧的现代人
同时还要萌生开创诗体的意识
再谈也不迟







"伊沙的诗当然没有一些人认为的那么不堪⋯⋯"
我惊讶地望着你,老友
不是"一些人"
而是你
 
 
 
《露馅》
 
一部电视剧
欲塑造一位
民国大雅之女
要为唐朝所有
大诗人作注
编导有心无力
让她从李商隐做起
樱桃小口信囗开河:
"我从最容易的做起⋯⋯"
 
 
《把有关伊沙的评论汇编成书
可以逗笑你们的老婆》
 
有个诗人说
我现在的诗
没过去好了
我过去的诗
可以逗笑他老婆
现在不能了
 
 
《网吃人》
 
论坛以后
我尊重的人
死掉了十分之九
博客以后
我尊重的人
又死掉了十分之九
微博以后
我尊重的人
又死掉了十分之九
微信以后
我尊重的人
又死掉了十分之九
 
《望》
 
今天回望童年
除了蓝天
赤手空拳
未来回望今天
一无所有
除了毒霾
 
 
《十万火急》
 
急需十三亿防毒面具
把我们妆扮成
刀枪不入的大熊猫
 
 
《向伟大的美国电影人致敬》
 
儿时看过的《未来世界》
告诉我
美国人拍的科幻片
都会变成现实
当我今天
被围困在家
将门窗关得
一丝不苟
生怕哪个气体的
婀娜多姿的霾鬼
从哪儿钻进来
掐住我的脖子
要了我的命
这时候
我想起多部美国电影
那些伟大的电影人
是这个时代的预言家
他们忧患过的未来
便是我们的现在
 
 
《霾天的恐怖》
 
电视里
与厨房里
的开水警笛
同时响起
 
 
 
《霾时代》
 
 
从此以后
毎个早晨
当城市的轮廓
在晨曦中
一点点
被勾勒出来
将会引来
一片欢呼
来自口头
来自心底
来自早起上班的
幸存者
 
 
 
《致自己》
 
不是你参评的奖
不要去颁
不是你认同的事
不要掺和
不适合你的场合
不要出现
不想见到的人儿
不要去见
五十岁以后
更别勉强自己
要爱惜自己的形象
因为你已经
在自己身上看到了
出污泥而不染的希望
 
 
 
《致老G》
 
亲爱的
少为我打抱不平
多唤我感恩世界
 
 
 
《困惑》
 
这个片子的
女主角
一张嘴就是
书面语
不说人话
我该怪她
还是编剧
还是导演
还是录音师
还是投资人
 
 
 
《冬至》
 
冬天来到大北方
我和一个胖雪人
对坐在庭院对饮
咯嘣咯嘣地嚼着
我那冻掉的耳朵
 
 
 
《残酷真话》
 
 
太多的诗人
包括大部分
《新诗典》作者
他们的一生
是用来试错的
为艺术试错
为人生试错
我只负责收走
他们偶尔撞对的
那些诗
 
《写诗的事》
 
 
写诗
就像
生孩子
私生子
生下
然后
遗弃
他们
只有
极少数
幸运儿
能够
找回家
并取得
永远的
名份
 
 
 
《喝混沌》
 
在电视连续剧
《新水浒传》中
酒肆对饮时
史进怪鲁达
爱喝急酒
鲁达脱口而出:
"不喝急酒
岂能喝混沌?"
太精彩了
我刚要到书房
去查
原著中是不是
这么写的
又转念一想
好话不问出处
 
 
 
《一道坎儿》
 
写诗以求成功
是一道坎儿
把绝大部分
挡在小诗人这边
我貌似如此
其实早已越过
感谢上苍
让我早熟
做文学少年
我对文学所怀有的
是一颗赤子之心
原初大爱
并且从未丢弃
或变异
 
 
《五十抒怀》
 
在年终
你的惬意度
取决于你
在这一年
写出过什么
而非
得到了什么
 
 
《由来已久的疑惑》
 
你们老说
一夜七次
自以为
厉害的主儿
全都干七次
为什么不是
十次八次
为什么不是
一次干到鱼肚白
或一次遍地响春雷
 
 
 
 
 
《命运》
 
在一部
有关圣诞节的电影中
那个扮演神甫
将一位跳楼自杀的女人
劝解成功的演员
跳楼自杀了
在三年以前
 
 
 
《圣诞之忆》
 
 
在1990年代初期
我所在的城市
是不过圣诞节的
我任教的大学
一所外语学院过
更像是各班在开联欢会
学生与他们的外教
用外语唱的圣诞歌
从教学楼的窗口飘出来
为天空中有或没有的雪花
唱出和声
引我驻足倾听
感觉到文明与美好
内心的新伤在愈合
 
 
 
《都是些什么人哪》
 
把肯得基兴起时
担心孩子们
从此不爱吃中餐的人
 
把年轻人大过圣诞节时
担心年轻人
从此不爱过春节的人
 
统统拉出去毙了!
 
 
 
《平安夜》
 
有一年平安夜
好像是2001年
我有两节课
上罢一节
然后对学生说:
"下课了
过节去吧!"
 
 
 
《人确实是高等动物》
 
 
在经过美好的通信之后
我与一些人的关系
到见面之后为止
 
在经过美好的见面之后
我与一些人的关系
到上网之后为止
 
 
 
《雨夜》
 
天空不存在了
大地反射天光
 
 
 
《魔》
 
 
他杀了你爷爷
把你爹妈
修理成脑残
你还是会发出
一声小太监式的怪叫
呼之为:"爷——爷!"
 
《竞选演说》
 
如果我竞选成功
当了主席
我会将2017年的
长安诗歌节
当做一首长诗来写
作为一名
迷信灵感的诗人
我无法提前描述
这首长诗的模样
只会向你们保证
这是一首
灵动的创新的好诗
充满了事实的诗意
 
 
 
《拒绝白活一场》
 
 
对一个人的评价
难道不是产生于
他对他人的价值
(说大了就是"人民")
难道就因为他
天生丽质
天庭饱满
长得好看吗?
 
五十岁
我要不懂得这个
那可真是白活了
 
 
《一晃而过》
 
忽然想起
今年电视上的
一位老歌手
唱歌特装逼
妇女为之疯狂
崔健为之胡捧够友
你们现在
还能想起
他叫什么吗
 
 
《阿吾先生获长安大奖有感》
 
告诉早生的
我们没有忘记历史
告诉晚生的
请你由此走入历史
 
 
 
《中国人生》
 
这个早晨
我在网上
不敢点开看
leiyang活着时
与其妻的合影
我除了
这点"不敢"
还敢做什么
 
 
 
《懒》
 
今早醒来
我懒在床
直到现在
只因在书桌上
等着我的
是学生考卷
而非写作
 
 
 
 
《福利还在》
 
自打八项规定后
老师们
一年一度的聚餐
被取缔了
福利还在
或者是一桶油
或者是一袋米
或者是一包糖
或者其他
杂七杂八的东西
毎一次
我都高高兴兴
领回家
因为我知道
东西不论多少贵贱
但会带给她们快乐
起初是母亲
后来是妻子
 
 
 
《贺吴雨伦获第四届唐青年诗人奖》
 
这些叔叔真是看着你长大的
(朱剑大叔还是你的棋下败将呢)
他们将一件新年的礼物送给了你
但在诗艺上
他们是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的
不敢不当回事儿
也不要太当回事儿
玩去吧
写诗当玩
21岁的诗歌当如蓝天下绿茵上的足球
 
 
《华语电影》
 
女主角操港腔
男主角甲操台腔
男主角乙操京片子
仔细听是东北人
在北京电影学院
学的二手京片子
他们仨是发小
同在北京的一条
老胡同里长大
但似乎更像是
全国政协在开会
 
 
 
《敢不敢》
 
不敢坐过山车
不敢蹦极
不敢探险
只敢写诗
不敢探险
不敢蹦极
不敢坐过山车
 
 
 
《前世》
 
鹰眼摄象头
俯拍的世界
像回忆
 
 
 
《雾与霾》
 
牛奶被蒸发
神仙下凡来
长袖善舞浪漫主义的雾
 
盒子被打破
魔鬼放出来
张牙舞爪魔幻现实主义的霾
 
 
 
《霾天里》
 
 
霾天里的恋人
觉得彼此目光
不干净
无法深情对望
无法情话绵绵
吸一口气
便吸进了一腔
迷你窃听器
 
 
 
《回到原点》
 
 
旧年
最后一个黄昏
雾霾久久不散
我走出小区
穿过马路
去寻访
七年前
长安诗歌节
首场旧址
25小时咖啡馆
已经变成了
东北私房菜
其间还变作过什么
我就不知道了
哦,七年来
我们喝垮了
几家咖啡馆
我们吃垮了
几家饭馆
我们写垮了
多少怂蛋
 
 
 
《等待新年》
 
旧年最后的几小时
我打算什么都不做
在沙发上作葛优躺
像白痴一样
盯着电视机发呆
除非诗来找我玩
她也一定会
不断地来找我玩
因为我老惦记她
因为她觉得
我好玩
 
 
 
《跨年》
 
多台晚会
乏善可陈
中国最美女中音
连口型都对不上
还是看部正经电影吧
我说的"正经电影"
当然指的是外国片
 
 
 
《影趣》
 
我想看看
未生中国面孔
也不说英语的
人民
如何生活
 
 
 
《影评》
 
这个导演太牛屄
他用史诗的手法
拍一宗绑架案
毎一幅画面
都像油画
被绑孩子的父母
面部的表情
仿佛十级地震中
扭曲沦陷的大地
 
 
 
《年》
 
年轻时
总觉得
跨过这个年
就是截然不同的
新生活
肯定要比现在好
不再这么认为时
便是已经老了
 
 
《考试》
 
我的课
在进行随堂考
我监考的学生
生于1997年
我望着他们
试想
如果有人
以正义之名
鼓动他们
把我绑了
戴上高帽子
挂上铁牌子
批斗
抡起皮带
照死里抽
他们会干的
一定会干的
就凭他们
相互间的
暴力互虐
就凭他们
不论是非
跪拜魔头
便足以判定
 
 
《恶俗人生》
 
筵席连天
诗会成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