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观国际,观非洲2011 (阅读503次)



观国际,观非洲2011

 
1.
其实非洲我不太熟悉
我只了解它的地理风貌,知道它的历史状况
我从未去过这一片大陆
但是,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信息时代
我也不能说我漠不关心它
不关注它的现状和发展
其实,在地球这一个人类的命运共同体
在这一个信息如此便捷发达的时代
它的一举一动
令我这个远方的中国人
也感同身受
特别是它的贫困和饥饿
令我有时寝食难安
 
2.
从去年年底开始,持续动荡的突尼斯
总统突然逃走
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北非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有人鼓吹春天开始在冬天里苏醒
有人谋划更大的政治图谋
而尔等根本不知
它天上有多少颗间谍卫星、军事卫星紧盯着
贫困的非洲大陆
北非无法保持宁静
枪声在那里响起
怒火像战火一样冲天
民众反抗的吼声
像战争的烟雾,弥漫在这片大陆屋顶上
最终消失于天际
 
3.
遥远的北非大陆
突尼斯底层的民众
其中的一员,小贩
26岁的年轻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
因为遭受当地警察的粗暴对待
抗议自焚
结果不治身亡
 
这一事件引发了突尼斯人的怒火
当地居民与突尼斯国民卫队发生冲突,
随后冲突蔓延到全国各地,
引发全国范围内的大规模社会骚乱,
并造成多人伤亡
在国内骚乱愈演愈烈的局势下,
在小贩布瓦吉吉自焚后的第29天
总统本·阿里不得不放弃突尼斯
这个他独裁统治了23年的国家,
在2011年1月14日深夜飞往沙特
留下了动乱中的突尼斯
由另一些政治人物来收拾
这个铁板一块的国家
民众像愤怒的河流一样
翻腾着,咆哮着,势不可挡
 
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
因此发生在突尼斯的这次政权更迭
被称为“茉莉花革命”。
 
4. 
由此而引发,另一些非洲阿拉伯国家
闹起了各种事端
或者战火,或者冲突,或者改革
北非大陆好像成了一锅粥
全世界的眼睛都关注着那里
埃及,这一个古老文明的国家
它的长期执政的总统,穆巴拉克
因政局不稳,摇摇欲坠
不得不躲避到另一个国家去
苟且偷安
 
这些变动发生在春天
这些变动发生在阿拉伯
因此被称之为“阿拉伯之春”
 
5.
我关注着北非,我也关注我的祖国
我关注着远方,也关心身边的人们
你不能说我好高骛远,你不能说我生活在别处
带着美好的善良的祝愿
非洲,我希望你们能够和平稳定生活下去
 
那个点火自焚的小贩
让我想起了我祖国点火自焚抵挡强拆的村民
他们都死去了,在这一个全球化的时代
各有各的遭遇,令人痛心!
我怎么说呢?我能怎么说呢?
我只有悲愤
 
我仿佛看见了
国内那些抵抗强拆的钉子户
自焚的场面
烧焦的尸体
并不能推动这个国家前进半步
土地财政,仍然沿着它的惯性滑行
以大国盛世的步伐
奔走在国际的版面上
 
6.
自从动乱以来
没见过一天和平的日子
没见过一个安宁的地方
每个人都焦虑地盼望着什么,呼喊着什么
空气越来越严峻
网络上和手机里的小道消息也越来越多
上街游行的人们越来越多
被踩踏致死的人也日渐增多
有人大叫大喊,有人一声不吭
有人出谋划策,有人躲在幕后
没见过一个有安全感的人
和平安定的秩序全没了
街道乱哄哄
报纸和电台也乱哄哄
军警四处出没
戒严让人恐惧
未来将会如何
没人得知
 
7.
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我们准备以死抗争
我们准备推翻腐败的政府
我们将创造出一个新的国家
让黑暗消除过去
让黎明到来
让国家因我们的到来而重生——
沿着民主这条光明道路
我们可以找到未来的家园
 
8.
时代已经变了!
而他们还在因循守旧。
他们是阻挡非洲变革的当权者
他们是阻挡阿拉伯世界变革的当权派
他们成了社会民众的公敌!
 
从政治上看,阿拉伯世界一直盛产独裁统治者:
布尔吉巴统治突尼斯长达30年
最后引爆民怨,被本·阿里夺权;
本·阿里执政23年并重蹈前任覆辙;
穆巴拉克在位30年依旧不肯放权;
也门总统萨利赫掌权33年誓言不下台;
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上台42年依然为权力而战;
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位30年后儿子接班;
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幕后台前操控国家35年
直至被送上绞刑架;
阿拉法特主持巴解组织近40年;
——他们都是当代有名的独裁者。
 
绝对的权力导致了绝对的腐败
和绝对的执迷不悟。
当统治者视民众为草芥,
享受着不受制约的权力带来的为所欲为时,
其不可避免的代价,
就是将来有一天被民众视为仇寇而抛弃。
 
时代已经变了!
 
9.
一个远在中国的青年
目睹了非洲的动荡
目睹了非洲雄狮的死掉
那一个镜头,令人永生忘记不了
一个曾经不可一世的独裁者
终于被人民愤起推翻
受到了民众的嘲弄和惩罚
历史总是如此无情
时移世易,民心向背逆转
无论曾经享受过多大荣耀的独裁者
最终要毁灭在人民的手中
毁灭在那些团结起来反抗的人民手中
 
10.
当战火燃烧在利比亚
当双方展开拉锯战
当西方国家展开军事空袭
那些战火就疯狂地熊熊燃烧起来
 
当那些难民潮水般逃难
当他们缺吃少穿,急需人道救济
你目睹了,战争再一次制造了灾难和难民潮
试问谁能化解?
 
联合国应该起到更大的作用
可它连自身也颇有些难保
它只不过是众多国家博弈的舞台
你唱罢我登场……
许多重要事项,最终不了了之
 
战争,又一次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11.
一粒火星竟然让北非溅起了一片火海
沙漠上的雄狮被俘身亡
卫队集体逃亡消散
哦,那些曾经引人注目的女保镖
关于她们的传闻层出不穷
不知哪些真哪些假?
可是从电视新闻来看,她们许多都死了
落得个悲惨下场
战火燃烧过这个国家
能否换来真正的和平?
这样的民众,这样的反抗和解放
只是动荡过后,谁来把它重建?
 
12.
荣耀几何时就转化为死亡?
大权在握你以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
在一个国家实行独裁统治那么久了
忽略了多少民众的利益
不可一世的独裁者
一旦积压的矛盾和冲突爆发
转眼间土崩瓦解
你以为你能逃脱人民的惩罚吗?
 
不可一世的独裁者
死对他们来说是没用的
只有灭亡才能够
 
死是对付不了他们的
灭亡才是他们最好的下场
 
所以他们拼命镇压
越镇压越失去民心
对他们来说善良和美好的人性是不存在的
只有灭亡才能使他们停止疯狂
只有灭亡才是他们的最后下场
 
13.
别去指责那些反政府武装分子
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是战士
在活不下去的时候
才愤起抗争,才参加推翻政府的武装
现在他们胜了
他们笑逐颜开
 
但他们仍然是炮灰
另一些人的炮灰
另一个政府或势力的炮灰
 
14.
叙利亚差一点就毁了
好在巴沙尔稳住了
好在中国支持巴沙尔
好在俄罗斯力挺巴沙尔
 
美国奥巴马差点又批准空袭利比亚
只是他权衡利弊犹豫之后否决了
在国际社会的嘈杂声音下
美国又一次遏制了无人机空袭的冲动
 
在民主的背面你发现了阴影甚至黑暗
在战火纷飞的时候你发现了和平的可贵
那么多人的死亡啊,也换不来和平安定的生活
 
15.
狰狞的面目终于露出
敌人远在千里之外
眼前看得见的敌人,不足为患
他们只是小股的反政府武装
他们背后的支持力量
才是真正可怕的敌人!
国际势力的卷入
让局势更纷乱,更扑朔迷离
 
狰狞的面目终于露出
敌人远在千里之外
眼前没有敌人
敌人就是你们面临的饥饿和贫困
它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正如沙漠,一望无际
炎热干燥
它狰狞阴沉的面目就摆在你的面前
 
16.
我看见的北非越发苍老
多少人流离失所
战火让他们失业和流离失所
哪里才是他们安居的家园?
没有人能告诉他们:明天将是什么样子
 
而上台的政府和政客们将会发表讲话许诺说:
我们将会给你工作和面包
我们将会给你和平与安定
我们将给你们所需要的一切!
 
可是他们都自顾不暇
如何更好地控制这个国家
如何控制好局势,如何改革发展
令他们头疼欲裂
有时他们根本不愿意再作考虑
因为无能为力,无法回天
 
17.
一些少年早早参加童子军
提枪上阵
没阵亡的,歇下来
一样抽烟喝酒谈女人
一些从遥远国度来的战地记者
给他们拍照,传播于互联网上
于是我们又看见了21世纪的童子军
没什么稀奇,真实就是如此
人本来就是地球丛林中的生物
 
一些少年早早参加童子军
他们是战争机器中的一部分
无论是自求活路还是受人唆使
面对他们,你不知如何言说
 
你知道文明无法面对暴力和野蛮
无法面对你死我活的战争
文明只能盛开在和平稳定的生活之中
而战争,只有破坏和毁灭、征服和死亡
 
18.
我要写下多少断章
才能抵达非洲大陆
我要写下多少愿望
才能被非洲人民倾听
我要写下多少梦想
才能去到非洲大陆抚摸它的古老文明
那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
向来就是弱肉强食
如今,现代人类的国家仍然也是如此
人们也是如此
人类的战争
比动物的弱肉强食提高了N倍
也惨死了N倍!
 
 
 19.
一个走在逃难路上的女子
面容哀戚,悲伤
她看见悲惨的现实,无助的眼神
绝望和悲伤一再重演
如果不是为了她携带的孩子
她一定会早早寻死
 
那些奔走在逃难路上的人们
谁能救助他们?
绝望和悲苦一路漫延
那些战火中逃难的人们
就是一些风中的沙子,野地的草芥
一再展示着古老的顽强
那些逃难路上的女子
如果不是为了她携带的孩子
她一定会早早了断
 
北非晚上的冷风擦亮了满天的星斗
地下人间却一片战火
家园毁灭,无处逃生
 
20.
那些战火中的废墟
那战火中幸存者的眺望
让人无言
还能说些什么呢?
 
和平像东方天幕下散发出的微光
让人祈盼早些降临
在非洲大陆的一片国土上
有谁像他们一样渴望和平?
 
21.
我从来没有走过这一片大陆
我从来没有走过这么干旱的大陆
我从来没有走过这么漫长的大陆
我哪一天能够去看一看他们
看看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
我就会写下——
永远的和平,愿你在此盛开!
 
那些在非洲村落里跳舞的黑人
那些与非洲的贫穷和疾病斗争的黑人
(那里也有来自我的祖国的医生和援助)
那些为生存而奔忙的黑人
他们  比我更爱美元
他们比我更急切渴望和平
我同情他们,却又无能为力
我只能遥远地注视着你们
盼望你们安好
早日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
 
22.
几经生死劫难
非洲大陆
终于可以坐下来喘一口气了
这对美国油盐不进的族群
早在三百多年前,黑人就被输送到北美大陆去啦
现在美国还要吗?
求移民,求美国给予安置
可是美国愿意接收吗?
——别做美梦吧!
 
23.
历史有一天会回过头来回顾
那时又将会是怎样的评说?
——已经不重要了
那时的评说只会迎合那时的需要
可能更贴近真实,也可能更偏离事实和真相
没人知道那时会发生什么
能够把握的只有当下
而当下最重要的就是恢复和平和稳定
而当下已经不是你所能控制和言说的了
 
24.
活在这个世间
一个政权的政治合法性
成了头等的大问题
北非一些国家,民众在嚷嚷:
“卡扎菲死了,你就是下一个哦,刽子手。”
当统治者视民众为草芥,
享受着不受制约的权力带来的为所欲为时,
其不可避免的代价,
就是将来有一天
被民众视为仇寇而抛弃。
晚霞映在天际上
燃烧着我们的不安。
 
25.
如果有一天我能到非洲大陆去看一看
我将看到什么呢?
古老的沙漠
古老的遗址
那些像古老一样的黑人
他们仍然被饥饿和疾病所困扰
 
如果有一天我去非洲开发矿藏
我将开发什么呢?
我将开发煤矿、铁矿
还是其它有色金属矿藏
我是开发铁路,还是开发人心?
 
26.
非洲大陆
大地冬去春来
温暖的阳光盛开
愿富裕和平在你的头顶上如阳光盛开!
非洲大陆
哪一天我去到你那里
我一定和你坐在一起
坦诚相对,静静交流
即使语言不通
通过翻译和手势
也能相互理解
有人跳舞有人吹号有人敲鼓
愿你们建设好美好家园!
如果再也没有枪声响起
那这片大陆一定会获得新生!
 
27.
希望总是善良的
事实总是残酷的
不仅对于非洲,而且对于这个世界
也是如此!
但,唯有祈愿世界和平
人类永好
这个地球人类的命运共同体
才能长久健康久续发展下去
成为茫茫宇宙中的造物主选中的
智慧文明家园
愿它永存!
 
      于2011年—2013年11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