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9诗歌 (阅读387次)



 
 
 
《看一本诗选,有些不解》
 
 
那么多人参加过青春诗会
那么多人现居北京
那么多人在诗刊发表作品
那么多人写着老调的诗歌
 
 
《一天的生活》
 
 
就是上蹿下跳
阁楼打字
楼下读书
 
 
 
《蝼蚁列传》
 
在那遥远的地方
生活着一村蝼蚁
 
 
《解决》
 
 
 
母亲或可死
孩子要活着
 
 
 
《人母》
 
 
生他
又杀他
 
 
 
《活透》
 
 
人到中年
不太敢看
残忍的视频了
无论是虐人
还是虐物
真的是不敢
打开来看
心越活越软
年轻时谁能想到
会这样
以为姜是老的辣
心是老的黑
 
 
 
《看海》
 
 
 
 
生在渤海湾边的孩子
如果从小看着这一大盆泥水
会以为大海就是这个样子吧
泥汤滚滚,也是潮涨潮落
 
 
 
 
《倒十字路》
 
 
 
我给儿子
准备好大学的行囊
心里还是有点事
突然省悟大弟也考上了
郑州一所专科学校
找出通知书一看
过了报到期好几天
我自责不已
手忙脚乱地帮大弟
寻衣服
装箱子
联系学校
电话通了
对方那么好
告诉我随时可去
学校地址在倒十字路
我心里默念
倒十字路
倒十字路
千万不能忘了
转头看大弟
他低头不语
仍用一面背影对着我
急切中惊醒
大弟18岁时
喝农药已死
初中没读完就已辍学
务农
 
 
 
《断片集》
 
 
 
看了两个月韩剧后
我买了一个捣蒜器
 
刚一打开窗户
鞭炮就响了起来
 
用一颗红枣插香
用一个石缸作笔筒
 
我怎么会想到
一觉睡去再不醒来
 
需考证我生平
来划出一小块海水
 
让我神魂激荡的好书
不读第二遍
 
何以要急急
取悦于当世
 
大山变成了钱
石头变成了烟
 
 
 
《阅读》
 
 
 
树绿了又黄
风热后再凉
秋云明亮
飞过城市的上方
这使我一遍遍从书上
抬眼瞭望
 
 
 
 
《日记》
 
 
 
48岁可以
写一点日记了
每天的生活
尽管大同小异
但总有不同
见的人
买的书
走的路
坐的车
今天误入歧途
被粮油厂的大罐拦住
一个扫街的妇女
告诉我
其实可以
钻过去
 
 
《痛点》
 
 
颈椎
眼神经
双肩
淋巴
 
基本上都在上半身
这说明什么
最后精神先终结
然后才是肉身的
土崩瓦解
 
 
《物自体》
 
 
身体里有某个东西
一直在困绕我
我不知它的用意
形状  面积与体积
 
不是血肉  不是身体
也许生时便有
也许没时仍在
 
 
 
《老家》
 
 
 
妈妈和老柳树
被留在老家门外
我们开车而去
每次都这样
年年都这样
老柳树从不
离开池塘
寸步不离地
守着老家的母亲
一院子杂草
与白菜
而我来而复返
来而复返
虚情假意把田园歌唱 
虚情假意地说自己
更爱故乡
 
 
 
《生存术》
 
 
 
打豆浆
蒸米饭
炒白菜
一个人在家
也得活着
学习生存的武术
 
我甚至往白菜里
加了虾皮 辣椒
西红柿
好使营养
更加丰富
 
 
 
《屏蔽》
 
 
 
搞新闻者看我发新闻
写诗的同道见我贴诗
 
 
《与母亲通话》
 
 
 
妈妈
在电话里说
不管好吃
赖吃
都要吃饱
吃好
我嘴上应着
顺手把几颗豆子
扔进口内
 
 
 
《觉悟》
 
 
一天清晨
我终于
觉悟了
找纸
找笔
我把它
写在纸上
其实找与写的过程
是对觉悟的
打击
 
 
 
 
《蔚蓝》
 
 
 
儿子一来
我就恢复厨艺
儿子一走
我就武功全废
世界上哪有这样的母爱
不幸为我据有
儿子一来
我就有饭吃
儿子一走
我就饿得两眼
蔚蓝
 
 
 
《红薯与家酿》
 
 
从网上买来的红薯
从市场买来的姜
被我存放在从网上买来的筐
 
过一段时间拿出来
一块红薯头上长出了叶片
一块姜的腰部长出了嫩芽
 
它们新鲜,茁壮
像美丽的新新人类
像外星人播种在地球的微缩盆景
 
我有点不知所措
遂把红薯种在了花盆
把姜又放回了筐
 
再过一段时间
我要瞧一瞧里面会不会重新洗牌
造出一种没什么度数但
非常迷人的家酿
 
 
 
 
《赶路的司机》
 
 
 
公交车上
我看见一个
长得像某女歌星的男司机
他把我中途放下
说是绕圈去
 
 
 
《晨会》
 
 
每天清晨
小鸟的即兴晨会
最后都被喜鹊
震耳欲聋的嘎嘎声
搅散
 
 
 
《梦中恐惧》
 
 
 
 
我作为评审专家
给医院和另一个机构
写评审报告
按照职业道德和评审程序
我把发现的问题
写在报告里
随后发生的事是这样的
我被通知某时某分之前
发表道歉声明
我拒绝了 然后
我被请到一个地方
他们对我干了某些事
然后
然后我失业了
我的工资没有了
我的人际关系没有了
我一个人
站在原地
奇怪,我的尊严和人格
也没有了
甚至我按部就班
循规蹈矩的生活
都没有了
 
 
 
 
 
《任先生来电》
 
 
北京磨铁
任洪渊新书发布研读会
感动于任先生精彩
动人的发言
我不惴冒昧
把自己的诗集
和几条提前列好
没轮到发言的题纲
给了任先生
没想到仅仅事隔两天
突然接到任先生来电
他用低沉的嗓音
表达了所想
并在放下电话之前
要求我不要称他先生
把他作为共同研讨
和写作诗歌的人
就行
 
 
《致浩波》
 
 
你看过中医
治腰疼或失眠
你从桥上摔进河里
丢了高度近视镜
更早的时候
你从诗江湖消失过一到两年
你去过中国被封锁的爱滋村
经过你的笔
肉与魂回到
它们该在的位置
你成为书商 
丈夫  父亲
蝴蝶的情人
擅长比喻  铺排
和狰狞的抒情
更擅长把丑陋的一面
展示给同样丑陋的人们看
天才的寂寞
就是孤独地赚钱
再把自己埋进
更加孤独的诗歌
 
 
《贴身》
 
把破了的
真丝上衣
和棉布裤子
缝上三块补丁
我爱穿这些破烂衣服
在家中行走
柔软  听话
的贴身侍从
陪我读完两本
桂冠诗丛
写了3首诗
今天的大事
已基本完成
 
 
 
《熹微蓝》
 
半明里
天地氤氲
的那团蓝色
是怎么回事
就那样在天地间
悬着
一下子让我睁眼
瞧见
一整天
神思恍惚
想念那蓝
它们如一支
潜行的罗马军团
消失不见
也许目的已达到
也许还在一片旷古的
密林里
行军
 
《化水》
 
从山里松林中
采来的蘑菇
一夜间
差不多全部化成了
 
 
《命运十七行》
 
 
我出生在一个
叫运家庄的村子
父亲姓李
母亲姓李
 
上学时成分一栏
填的是雇农
据说侉调的爷爷来自山东
所谓雇农就是为别人打工
 
我想爷爷不爱我
我存在的价值只是干活
患食道癌去逝前
爷爷不能进食却拉了满炕的屎
 
40多年过去了
村庄仍姓运
我仍姓李不过早有笔名
写一首又一首为血为命
打工的诗歌
 
 
《流血病》
 
 
汶川地震那年
我患了流血病
血色素降到正常水平的
一半
我知道
死了很多
很多人
我在家中补血
补铁
废墟中的生命
一颗颗熄灭
深夜
离开电脑
泪流满面地
去睡觉
我知道明天 
太阳照常升起
而淌出的鲜血
它们再也不能
倒流回身体
大地一下子
收了那么多亡魂啊
它患了
流血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