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自选10首 (阅读2081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2016年自选10首 / 汤养宗

 

 

《三人颂》

 

 

那日真好,只有三人

大海,明月,汤养宗

2016-9-11

 

 

《消弭术》

 

瓮,青铜,玉石,安放它们的时间

都有消弭术,都有月光一样的皮肤,出现或拿掉

只有我的束手无策,无法隐身

老虎吃人,可以死于斑斓

只有我比老虎更斑斓的束手无策

不知如何是好

愁死人啊!我一直提着自己的首级,像以牙还牙

2016-12-27

 

 

《制秤者说》

 

这真不是你的好时代。再没有多少人

在意秤毫,秤钩,秤花,秤砣这类词

这些在暗暗叫苦,在时光里

表情总是不苟言笑的字眼

更不知北斗七星和南斗六星,再加上

福禄寿三星组成的一斤十六两

它的来历,以及它有点变老的严厉与仁慈

星斗和命相加身,全世界的公约数

就刻在这条木杆上,它就叫不多不少

人心死认的刻度,一是一

二是二,光阴腐烂了,它依然是

经文,处方笺,和解或者天条

之后才有你我的安身立命

才有国境线,婚约,公允,我从了你

或她从了他,再延伸,所出现的

短斤少两的事,不是发生在精忠报国上

就是在尖叫出来的带血的冤屈中

羊肠小道的谣曲,都出自宽心宽怀之约

自从有了天公地道这个词条

牛羊便去吃草,狗吃屎,蜜蜂采花

死去的人依然还活得明明白白

记述者在方志里忠诚地说话

没有谁是老大,一杆秤出现,也就

认出了谁是哑巴与撒谎者

天下不用谁轮番醒来,不用呵斥,刻度

就在那里,落日很壮美,西山

便是人世间又一天的白纸黑字

天要黑,风转向,在另外的空间

惟有制秤者知道另一头是白的,市井上

斤两计较的眼睛不依不饶,要的是

人心在,正如钟表制定了时差

准量和虚无,需要一斤一两的道义

我们不需要谁是总督,而一句公证词

江水苍茫,心分两岸

一杆秤就是条脊骨,身体的中点线

两旁分布着肺腑,心脏,肝脾与胃肠

一旦错置,世界就出现病句

出现疯人院,秤砣就压不住秤花

天理就要下坠,跑出人狼,神器崩坏

凡偷斤减两的人,都害怕

天上的雷声,他们知道上帝和神

也认一杆秤,上面的数字

大于世界,更大于狂狗吞日或瞒天过海

猪可以爬上秤盘,奸人们则不敢

让自己也放上过斤两,他们怕被说

你的肉身太重,但骨头太轻

而草木们按自己的草木之心活着,活在

土里水里,从不与四季违约

活的是自己所要的枝叶,枝头上

光阴笑,一笑就有了心安理得的一生

你损破的十指,一生在搬弄

这世上分厘不能差缺的刻度

屋檐下有如一个年迈的神还在从事

被人遗忘的工作,时光在减少

但你从来没有输掉什么,你手上的斤两

在挽救几个正越变越坏的词,它名叫

无法无天,也名叫世风日下与人心不古

作坊外到处是老虎和魔术师

你肯定要提前死于你所造的衡量

可北斗七星和南斗六星和人间福禄寿

组成的一斤十六两,会继续

制衡于阴阳两界,那里有桥,有路

还有瞎了眼与回头看,多出与少掉的

江山不保证,就让肉与骨头

每一天用吵架来保证,每次定衡时

你都会喃喃自语:人心向下,苍天在上

2016-2-2

 

 

《钉子钉在钉孔中是孤独的》

 

一想到天下的钉子这刻正钉在各自的

钉孔中,就悲从中来,喘不过气

一想到它们,正被自己的命夹住

在一头黑到底中,永不见天日,再无法脱身

便立即抬腿,拔地而起,奔向天涯路

如你我的深陷,这器

偏爱囹圄,甘于委身

给自己挖井,去找要打进去的部位,去活埋

去黑暗内部,接受时光指定的刑期

一进去就黑到底

2016-1-6

 

 

《翻墙记》

 

一再的翻墙而入。一再的在梦中这样做。

头蒙着被单,这是一门技艺,像披着一张羊皮

做这做那。人生有病句:

我变得更像自己。而汤养宗越来越不像汤养宗

2016-11-18

 

 

《妙不可言的事》

 

在唐朝,有人举头看了看白云

向天问了一件心事,舔了舔心虚的嘴唇

元朝也有人接着做,清朝仍有人这样做

他们都已不在,天空依然空荡

但做这事时,与自已

要不要继续吃饭有关,也与白云之上

有一个要紧的谁有关

这妙不可言的事,我刚才也做了

和唐朝那个谁一样,脸朝上,声音小如鸣虫

对苍天说了又说,自己的一件心事

2016-7-19

 

 

《纸上生活》

 

在纸上挖山,种树,开河流,当建筑师

也陪一些野兽睡觉,当中,还喜欢

看夕阳西沉,怀想谁与谁不在眼前

便又涂改两三字。至此

一张纸才真正进入黑夜

更多时候,我绕着纸上的城堡跑

在四个城门都做下记号

为的是让时光倒流,也为了可以

活得更荒芜些。我借此相信

一个人有另一座坟地另一个故乡

并可以活得与谁都无关

这一捅就破的生活,为什么要一捅就破

真是命如纸薄,每当我无法无天

像个边远的诸侯,过得真假难辨

便知道,这就叫纸包着火

我又要撕了这一张,在人前假惺惺再活一遍

2016-7-12

 

 

《寻虎记》

 

如果没有意外,我养在寺院里的猛虎

已经能诵经,抄卷,主持功课

可谁也没有认定这是觉察而非思辨

有一些腥味走动在月色里

还有一些吼声像失败的魔法,成为

无效的传奇,国家的词典

继续反对我写下这些含糊闪烁的镜像

可要申辩的是,每一个夜晚

都是古老的夜晚,微风的脚步声

也是来回走的,大殿里大香袅袅

偶有不合群的木鱼游离而去

铁塔有不安的心,藏经洞还有另一个出口

有人在寺院围墙外喝酒

皮肤慢慢长出了花纹,声音变尖利

他开始用反驳替代所坐的位置

忽地夺路而去,目击者仓皇作证

院内那棵菩提树突然着火

我寻常死死看守的语言深处,手脚大乱

在一块岩石上摸到了皮毛

又听见有人喊我师父,耸了耸斑斓的肩膀

2016-3-25

 

 

《只有大海没有倒影》

 

只有大海没有倒影,不要倒影,不要

用倒影看一看,自己的身体正朝东或者朝西

大山,城市,人群,狮子,甚至蚂蚁

纷纷花开见佛,对着自己的影子

疑神疑鬼,心事里还有心事,并被问

这又是谁的身体,既要见如来,又想见所爱

只有大海走走停停,从不看自己的身影

也因为没有,大声说话,自己就是尽头

2016-12-16

 

 

《祷告书》

 

我一生都在一条河流里洗炭

十指黑黑。怎么洗,怎么黑。

 

我一生都在一条河流里洗炭

怎么黑,怎么洗。十指黑黑。

2016-5-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