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 ◎ 请原谅我不祝你新年快乐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周瑟瑟 ◎ 请原谅我不祝你新年快乐 (阅读1392次)



弥留之际
 
在医院十七楼
死神的脚步
踩着窗外的云朵
在故乡的天空徘徊
这是久雨后的好天气
“这是白昼还是黑夜?”
妈妈的询问
像一个古代的智者
她正一点点交出
活着的权利
“我要回栗山……”
妈妈最后的请求
气若游丝的一天
在弥留之际
我们一起回家
死神跟着救护车奔跑
死神呀你不要奔跑
妈妈的从容与舍弃
超过了人世的惊慌
 
2016.12.4
 

 
最后的体温
 
妈妈还是热的
只要我的妈妈
还是热的
我就还有妈妈
我们母子
躺在栗山的床上
我摸着妈妈的脸
我摸着妈妈的脖子
像六七岁时一样
我记得睡梦中
总能摸到妈妈的脸
妈妈的脖子
在睡梦中闪亮
我的妈妈
已停止了呼吸
但她还是热的
体温渐渐消失
妈妈躺在我身边
像我最后一根
救命的稻草
 
2016.12.5
 
 
 
柔软的心
 
我羡慕那些
心肠硬的人
如果我的心
能够硬一点
我就不会惊慌
我就不会痛哭
我把头埋在
妈妈的衣柜里
抱着妈妈的衣服痛哭
可是
死神呀
不要带走我的妈妈
在这阔大的人世间
只求放下妈妈
一颗柔软的心
 
2016.12.6
 

 
死亡的翅膀
 
风的翅膀是死亡的翅膀
桂花树的翅膀是死亡的翅膀
门前土路的翅膀是死亡的翅膀
池塘的翅膀是死亡的翅膀
田野的翅膀是死亡的翅膀
栗山翠绿的翅膀是死亡的翅膀
它们静静地扇动
在妈妈慈祥的脸上
 
2016.12.7
 

 
人散后
 
人散后
风吹白色挽帐
风吹天空中
最亮的星星
人散后
风吹
守灵的炉火
从黑夜到清晨
妈妈已沉沉睡去
我在心里默念
“人散后,
一钩新月天如水”
妈妈沉沉睡去
像渐渐消失的月亮
 
2016.12.8
 

 
晴朗的夜空
 
抬头看见妈妈
在晴朗的夜空
一轮冬月高悬
她脸上的光辉
照着地上孤独的孩子
妈妈在天上看着
我们在地上的悲伤
夜空疏朗
夜空没有悲伤
夜空运送云朵
与人间天堂
共有的明月
 
2016.12.9
 
 
 
死亡是如此亲切
 
一个人寿终正寝
一个人儿孙满堂
一个人去与另一个人相会
一个人丢下她居住的屋子
一个人床头还放着拆开的零食
一个人换下的衣服还在洗衣机里
一个人去医院看病还要回来
一个人以六天时间告别世界
一个人到栗山人家走了一遍
一个人说:“我腿没劲了,要下山了”
死亡是如此亲切
厨房地上鲜红的南瓜无人理会
妈妈生活的场景近在眼前
死亡是如此亲切
我们小心哭泣,不把眼泪滴到
妈妈的脸上
 
2016.12.10
 
 
 
悲伤的天空
 
在首都机场
我喜欢走在滚动的
地面传送带上
像儿时一样孤独
这个冬天
我的身体
被悲伤抽空了
北京灰色的天空
填满了
我看不见的尘埃
但我看见了
逝去的妈妈
在滚动传送带
另一侧
跟着我
她脸色苍白
高大的身躯
略微佝偻
悲伤的天空
正一点点压着她
 
2016.12.20
 
 

孤哀子泣念
 
照过妈妈的阳光照着我
盖过妈妈的棉被盖着我
我想把妈妈埋在我体内
我想把妈妈带到北京去
妈妈穿过的衣服烧了
妈妈穿过的鞋子烧了
妈妈呀
您说鞋子里冒烟
我想穿着您的鞋子
穿着桔黄的火焰
您看天边的晚霞
照亮了哥哥的脸
妈妈眼里的泪水从我眼里滚落
她的双眼紧闭
任由我们哭泣……
 
2016.12.23
 

 
火车入雪
 
一列火车
从桃花潭的山峦中开出
我与重庆阿雅上了
不同的车厢
她弧形的微笑
像火车的轰鸣
在她脸上消失
火车顶上的雨啊
为我昨晚的失眠梳头
我上午的睡眠
已经停靠了几站
火车划过山东平原
雪提前落下
鸟巢也关上了门
因为我看不见
山东的鸟
火车进入沧州
我捕鸟的悲伤
转化为无边的白雪
 
2016.12.26.
 
 
 
请原谅我不祝你新年快乐
 
请原谅我不祝你新年快乐
因为我悲伤
我希望你新年快乐
因为我不快乐
请不要给我安慰
因为你已经给过我安慰
死神的背影里
妈妈像生前一样微笑
我需要时间坐下来
既不悲伤也不快乐
回想妈妈的一生
目光落在妈妈的衣服上
她挣脱了人世的爱
既不悲伤也不快乐
美好的祝愿是一件旧衣服
再也没有一件新衣服
比它更像我妈妈一样亲切
爱是无尽的悲伤与快乐
此刻,它紧紧贴在我脸上
 
2016.12.29.
 

 
我的心静悄悄
 
世界在狂欢
一年了你们应该狂欢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
逝去的正在逝去
壁炉里的火焰
还没有烤干我流泪的眼睛
我的心静悄悄
我在倾听逝去的叮嘱
没有叮嘱我的
必是妈妈的祝愿
我的心静悄悄
我害怕惊醒逝去的美好
我害怕夜鸟
从栗山池水上擦身飞起
那惊慌的鸣叫
多么像我所渴望的
已不在人世的怜爱
 
2016.12.30.
 
 

我想回家
 
我想回家
我的家里没了妈妈
天黑了屋子里也没有灯光
荒废的菜园一角
生长着妈妈种的韭菜
离家时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院子
任由落叶翻飞
阳光与雨水轮流光顾
只等我们年关回家
就像父母还活在人世
请允许我们摆上年夜饭
点亮树林下的灯火
哦流落在外的孤哀子
请你回家
 
2016.12.31.



元旦煮粥
 
今天宜静
宜煮粥,早早起床
淘米。米的清香
是妈妈散发的清香
瓦罐扑赤扑赤
我推开厨房的玻璃门
看见五年前的妈妈
在偷偷抺眼泪
她想念我栗山的父亲
五年只是一瞬
转身走了的妈妈
匆匆去与父亲团聚
今天宜沐浴更衣
宜枯坐。一个孤哀子
在元旦,不宜哭泣
不宜低头
我一脸的白粥流淌
 
2017.1.1
 

 
所有逝去的……
 
所有逝去的都是些什么
一把新锁挂在栗山的院门上
黑暗中的手哆哆嗦嗦
钥匙插不进锁孔
我知道所有逝去的
再也不会回来
哥哥举着手电
在夜里砍下的树枝
春天一来,又会疯长
空屋里住着妈妈的气息
我相信一直到我老的那一天
所有美好的回忆
都将填满我衰老的身体
新锁生锈,新坟变旧坟
我将告老还乡
把所有逝去的重现
 
2017.1.1
 
 

今天的阳光
 
窗帘低垂
如沉默的长者
让它们进来
让它们进来坐坐
窗帘拂动
那是阳光的手
在试探安静的主人
我睡得够久了
我感到阳光的手
在抚摸我的额头
我装作若无其事
小时候我生病时
妈妈也这样摸我的额头
“咦烧退了”
“起来吃点东西吧……”
我装作睡着了
妈妈坐在床头
我看见今天的阳光里
妈妈叹着气
起身去给我端来
一盘水淋淋的桃子
 
2017.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