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吃茶人》等5个 (阅读438次)



吃茶人

泡在一起,三五人围拢,
其中并无哑巴,
却一律噤声。舔着唇齿。

消闲的下午令人生津,
不必忙碌如田鼠。
却可在空杯前发怔。

直到茶烟幽眇,稍稍,
就有花香溢出,
在鼻尖处打旋,停驻。

那一刻,茫然复茫然。
只诙谐地盯看,
被琥珀色浸染的空气。

却又从大张的鼻孔里,
各得几分清爽。
仿佛嗅到了,高山的晚风。

却有人深沉地叹息——
从矮凳上起身,
直奔一册诗卷,淡淡挥袖。

            2016.12.27.




话剧之夜

戏台隐形于心底,于枯寒冬季
一场交战正酣。枪声四起,
在骨骼间的每一声脆响,
都来自古远的荒漠。咆哮
近于徒劳,被统统淹没于
另一个嘈杂的市井。演员们
时而凄怆时而狂喜,时而又
褪下戏服成为一具平凡肉躯。
但幽森的夜,从未因此屈服,
却将墨黑的天际涂染得更其
诡秘!突然就有一张含笑的脸,
从幕布上一闪而过,有如流星,
留下无边的疑窦任人去揣测。
而孰是主角或配角,自始至终,
都不那么重要了——空荡的歌,
已飘飞向每个角落,冲刷着一切。

                2016.12.29.




邻座女

冬日,一张乳白的脸,
像煞一尊隔世的女神。

但不过女伶!歌舞于
油滑的世界。粉妆厚腻。

我木讷地望她逍遥的唇,
谎言曾由此纷落如雪。

“女人啊,你知我的孱弱,
你知我满腮易怒的胡须

都已剃尽!”但我喉间,
她的芳名如飞蛾般乱撞。

整整一上午,门窗大敞;
心隙的小贼风,一直在吹。

         2016.12.29.




新青年

向生活致敬:
用凹凸的足印,
和妖媚的花蕊。

将自我悬在枝头,
任由猴子去采摘;
将淋雨视作沐浴。

或独上一道危桥,
将倒影掷向江底,
去激起几朵怒浪。

不再畏缩于雾中,
那团团迷茫与阴晦;
径自挑逗着未知。

并向生活宣战:
在烟尘四起的暮晚,
轻哼一首流浪的歌。

      2016.12.29.




诗生活

并非每个夜晚都有舞台属于自己。
于是需要更大声,去引爆自己,
去让落花与流水萦绕自己。

生活并未中断,朗诵也还在继续。
自己失散的无数个影子都在后台,
静静伺候。我们都曾在那里相遇。

冬夜,人们需要明亮的诗句取暖。
去让每一声咳嗽也变得优雅,
去从风雪里,找回抒情的唇。

哪怕自己又在变老,但心间,
热血仍在悄悄激涌,向着梦境,
纵情发出漫长的呼啸。那又是谁?!

在幕布后注视着一切,不动声色,
仿佛正梳理生活的翅羽。他或她,
早已深恋上了自己,那如烟的故事。

                2016.12.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