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感谢几位不曾相识的朋友的评论 (阅读995次)



 
李成恩诗歌简评
 
文/刘斌  
                  
  一直敬重虞姬,当然,不止是她的美与凄婉的结局。我在想,一个能让楚霸王羞愧而死的女子是怎样的女子!在读李成恩的诗时,我又一次想到了虞姬。李成恩是灵璧人,诗中自然会写到虞姬。李成恩写的最多的是她的故乡。
  她说:“我写作的源头在故乡。”我读了她的《高楼镇》《汴河,汴河》等作品。说实话,除了惊异剩下的怕就是敬意了。这又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她的那些写故乡的诗歌充满着原始、灵动与生机的感性,柳枝、萝卜、麻雀、大蒜、石榴、红薯……以及小集镇的场景,乡村的河流与炊烟等等,无不散发出皖北农村特有的泥土气息,有着呼之欲出的画面感与现场感,还有着童年记忆的稚拙与单纯,使人想到萧红笔下的《呼兰河传》,那复活在感性文字上的故乡。
  可巧,李成恩也是喜欢写传的,她用诗歌写了一大批传。与萧红不同的是,李成恩不止有绝好的感性与天才的禀赋,她还有着沉重的历史记忆与历史使命感,有着皖北乡村艰难的生存经历,这使得她对故乡的诗写在亲近的同时,又含有着一种清醒的理性,一种生命意志的拒绝和在拒绝同时的拯救与担当。这样的李成恩更像是一个仗剑纵横江湖的女侠,像她笔下一再颂扬的秋瑾,有着嫉恶如仇的侠肝义胆。(当读了她那篇谈冯小刚与张艺谋的文字时,我更坚定了这种印象)而李成恩的得天独厚还在于她有着良好的教育,她的诗学背景里有着充沛厚实的现当代西方文学大师的滋养,这使得她的诗歌有着鲜明的现代意识,在她的那些关于故乡的诗写里,不光有独属于她的生命信息,那种精神的心理的甚至是感觉上的特殊脉动与气场,一个女诗人成长的心灵密码与印迹,更有着博大的人类精神视野与辽阔的民族生存背景,其间呈现出现代诗歌的艺术特征,一种深邃的存在感和时间意识,一种人类的命运感和精神纵深。
  值得一提的是,李成恩的诗高产而质量稳定。我特别喜欢她的那些疏朗大气的诗行,无拘无束,舒展自如,抑制不住的灵光四射,像是拥有着无法拒绝的天纵才情。据说,李成恩曾被评为“灵璧四杰”之一和中国“80后十大优秀诗人”称号,窃以为她当之无愧。


诗评作者简介:刘斌,安徽合肥人,现居淮南。知名文艺评论家,著有文艺评论集《美的邂逅》,在全国文学报刊发表散文、评论、诗歌、小说近百万字。

文章来源:
http://hn.ahwang.cn/shuhua/2016/0705/1536960.shtml




生命大于诗
——读李成恩诗歌有感
文/徐颇
 
  给李成恩先生写诗评(我不得不称她先生),是我有史以来压力最大的一次,尤其当我读懂了这组诗。
  徐敬亚先生说:“诗,不是一种手艺,更不是一种学问。真正的诗人,可以什么都不懂,可以什么都不会。”他还说:“生命大于诗”, “最可怕的诗,就是那些像诗的诗。缺少了生命质感,再好的手艺也不过是手艺,哪怕披上了诗的外衣。”
  李成恩的诗存在很多争议,这也是我为她写诗评有压力的原因之一,但是读完这组诗,我还是决定出来说几句,究其原因,是我发现很多诗人正在一个误区里,他们无法理解这些诗歌的意义,就像他们无法理解徐敬亚的这句“生命大于诗”。李成恩的诗,简朴真诚,正好用来诠释这句话。
  现代诗坛上盛行一种“技术流”(造个词用一下),争议多数来自这些技术流。这些诗人的诗歌技术是绝对一流的,但是那种技术更像是一门手艺。我是搞机械冷加工技术出身,搞技术的人也是手艺人,这类人有一个通病,就是认为技术高于一切。诗歌如果变成一种技术表演,那就脱离了它最基本的属性——文学性。这样写出的诗,像一个颜值爆表的模特,让人心跳,但是仔细端详,发现睫毛是人造纤维、肤色是腮红和粉底的品质决定的,更可怕的是离开走秀的舞台,气质当时败露。技术堆出来的诗是人造奶油香精色素勾兑的冰淇淋,口感尚可,但是谈不上营养。而真正的诗是西瓜,普普通通的西瓜,三伏天的西瓜。
  诗人,总是需要选择众生的脚印不曾踩到的草地山川前行,诗人和众生都觉得对方可怜。不同的是,众生敬畏生存,以及保佑他们生存的神灵;诗人敬畏思索,并努力把他们思索的结果写出来,启示众生。我想,这或许就是诗歌存在的理由,也是诗人存在的理由。
  李先生的这组诗,我读出了一个寻找心灵故乡的人,一个生命的朝拜者对其存在意义的敬畏和思考。如果说不够精致,那也是“术”的层面,就像西瓜长得不够圆,仍然是西瓜,人造冰淇淋者流只能望其项背,因为这组诗重的是“道”。
  诗人对生命的感悟,即便选用最质朴的语言表达也足够让人颤栗“人呀/总要学会/向高原跪下”。诗人的高原不是普通意义的高原,而是人类最本真的东西,是现代社会正在践踏的东西。现代社会开明,言论自由,这使叛逆和破坏变得成本很低,很多人于是选择用这种低成本的肆意破坏来显示自己的强大。他们不知道,这样的社会氛围下,对某些东西心怀敬畏远比破坏更需要勇气,于是诗人对着高原跪下来,这一跪铿锵有声。诗人无法改变现实社会“笑容过多的人,让我恐惧”,她只能尽量逃离,一边逃离一边朝拜,于是她发现了生命原始状态的可爱“在巴塘草原/你说你配低头吃草吗?”。《寒冷的礼物》一诗,诗人发现纯洁是一种礼物,对于红尘里挣扎的我们,是那么珍贵。衣食无忧的我们发现自己原来精神上是贫困的,所以在《草与乌云》里写下“乌云配得上天空/因为天空空得只有乌云”这样极富哲思的句子。《我的寺院》里,诗人就是寺院,寺院就是诗人,在精神维度诗人展开了救赎“白天我进入的寺院/到了夜里/它随我进入了我的体内/白天我不曾下跪/夜里我大胆地跪下来了/我终于跪下来了/对着神灵/我干枯的眼睛里涌出了/泉水一样清澈的泪水/我向神灵说出我的罪过/我身为人的罪过/人啊/有多少罪过就有多少泪水/我的泪水盛满了一个银碗/早晨起床/我端着一银碗的泪水/一饮而尽/我沉重的肉身/好像脱掉了多余的部分/从窗口望出去/一条河静静流淌/我怀疑是从我体内流淌出去的/而不远处的蓝天白云下/一座寺院/我确认它是那座/从我的体内/又回到了山上的寺院”。诗人想告诉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寺院,或许是上天造物的时候格外恩惠,给每个人的精神世界修建了一座诊所。在此,诗人的自省能力着实让人敬佩。
  重道离术,大巧不工,营养制胜,或许就是李成恩成功的秘诀。感谢她的诗,祝她一路顺风,写出更精彩的作品。
 
诗评作者简介:徐颇,吉林作家,诗人,诗歌评论造诣深厚。有作品广见报章。《意渡诗界》诗刊执行主编。




我所折服的诗歌
 ——读李成恩诗之我见

 文/淡水鱼

  每次读到几首风格迥异的诗歌,我都会问自己:这样的诗有多少值得品读的价值?到底什么样的诗才叫好诗?在接触到一些写法完全不同的诗歌之后,我再次质疑了自己的诗歌鉴赏能力。因为,很多时候,自己明明也被诗中的某些东西打动了,然还是觉得好像缺少点什么。
  首先,必须要肯定这些诗歌对生命的拯救意识。比如她在《黑夜点灯》中这么写道“世上有多少黑暗/我就要点多少灯//高原有多少寺院/我就要磕多少头”这盏灯,是希望之灯,立于高原的寺院,却是是信仰。人呀,要学会为信仰匍匐,也要学会,用苦难点燃光明。在《巴塘草原》里,诗人把人和牲畜、野花,积雪反复对比,这些生物在人的眼中都是低贱的,或者即使美丽,即使生动灵活,也只是人类用来装点自己罢了,“在巴塘草原/你说你配低头吃草吗?”“野花与积雪/都高人一等”在迂回的记录后,低低反问上一句,然后自己又做出肯定的回答,就在这一问一答中,把人性中的傲慢和卑微,以及幻想驾驭一切的虚妄刻画的入木三分。
  诗人有着绝对清醒的诗写理念,她追求一种质朴的写作模式,用白描的方式打开风景,再用看似笨拙的语言,还原事物的本来面目。像《草与乌云》中,诗人似乎什么都没有交代,但却给人一连串的疑问:草怎么啦?草场上的灾难是什么?草和乌云又代表着什么关系?诗人用“乌云配得上天空/因为天空空得只有乌云”给这首诗收了尾,这个答案,是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吧,或许,这就是一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张力。这种不刻意营造诗歌气氛,如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般自然而然呈现出来的气定神闲,很值得学习借鉴。
  在这些诗歌中,诗人对人性有着太多的思索,在她看来,人是最应该谦卑的生物,人类的灵魂应该有着寺院的庄严,有着僧人的虔诚,如《晒经台》、《我的寺院》、《称多县》等。尤其是《开镰曲》中的咏唱,有着远古对自然、对神灵的敬仰,他们的爱纯朴得让人落泪。《称多县》中,诗人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与世无争的安宁,渴望灵魂上的解脱。诗人用寺院的云和“我”做了比较,那云有着粉红的脸和羞涩,有着鲜红的嘴唇,而“我”的羞涩,却留在了故乡,因为,人在远方奋斗的时候,羞涩成了最没用的美。“我”虽然暂离了漂泊之地,但是灵魂大都留在原处苦苦挣扎,写到这,诗人笔锋微调“我小部分的灵魂啊/在称多县的山上/飘浮”这漂浮于白云之上的灵魂,是获得解脱与快乐的灵魂吧!
  不能不说,李成恩是个睿智的人!她的阅历丰富,感情细腻,视野很宽,对灾难,对人性的探讨和救赎意识,有很大的气场,她习惯于用朴素的语言表达自己对生活,也具备一个优秀诗人的潜质。然而,单这几首诗而言,更像一种感悟,一种哲学,我可以为其深厚博大叫好,却不能作为诗歌被折服。一次跟一位老师谈到诗歌时,他这么说:“诗人是需要沉静下来,把领悟渗入到精神里,去锤炼语言。”也许,正是因为语言,让这些可以称之为优秀的诗歌,缺少了点什么。诗歌应该是可以个体化到湮没的,但它作为一种独特的文体,又不仅仅只具有精神和灵魂视野的辽阔性,以及对丑的批判、美的推广性,它更应该具备能带给人感官上独特的、美的享受。这一点,我坚持自己。
 

诗评作者简介:淡水鱼,原名郭燕丽,原籍河南漯河,现居青海省西宁市,喜欢文学 ,于2015年2月开始学习并进行诗歌创作,有部分作品发表。《意渡诗界》评论员。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43a170102xkc5.html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