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诗选(下) (阅读393次)



《参加会议被服务员问及你是哪里人》
 
 
 
从小到大
见面的每一个陌生人
都会问
“你是哪里人”
刚开始我还明白
后来就越来
越糊涂了
我的面貌是父母所赐
我的性格多半是
自己摸索
我是哪里人
一个异类
一个诗人
她的气息真的和你们
有那么大的悬殊吗
她是哪里人
你们心里应该清楚
 
 
 
《人间》
 
 
手机掉在键盘上
打出一个字
“湛”
 
 
 
 
 
 
《成长的烦忧》
 
 
 
今晚喝多了
喝多了
一个写诗的女人
如果醉死了自己
不会有人同情
生命真是漫长啊
我都知道得
这么多了
可是仍然需要
继续成长
 
 
 
 
《饭碗》
 
 
 
吃了一半饭
想起一首诗
赶紧跑到电脑前
写了下来
回来时
饭碗不见了
“我的饭呢?
我的饭呢”
一家人看着我找
乐不可抑
我像个猴子
上窜下跳
在楼上楼下的什物之林里
找我的饭碗
 
 
 
 
 
《母亲拍案而起》
 
 
 
妈妈生气了
要我给她2万元
再请个保姆
送她回老家
我在心里掂量了掂量
知道她的计划
一项也不能实现
给她2万
她宁肯让老鼠啃碎
也不会花
给她请保姆
她准会和保姆打起来
所以,回老家
应该只是个托词
是我和妈常常
借以逃避矛盾纠缠的
不客观的桃花园
 
 
 
 
《你》
 
 
1
今天我发现
你的好处
是换衣时
不再需要拉上窗帘
 
2
用汽车制造你的分子
你的颗粒的人
开车去研究怎么制服
 
3
快递员问我
是保健药吗
我说是吃的药
需要准时寄到
他说如有你
就不太好保证了
我说有风呢
快递员笑了
要是有风就没问题了
 
4
头上是屋顶
屋顶上是你
你上是云气
云气上是发展
终于停止的地方
经上说它叫
虚空
 
 
 
 
《皇粮》
 
 
吃皇粮的人的一生
其实就是皇粮本身
 
稳定,保险
衣食无忧
凌驾于人民
吃皇粮的人其实已是非人
 
就像我
逼上梁山
偷偷造反
做了诗人
 
 
 
 
《地下室里见天堂》
 
 
 
在山东书城
相邻酒店的地下室
我迷路了
一直下到地下的某一层
没想到那里
不是有人告诉我的
我需要穿越的地下停车场
而是回廊一样密布的房间
一间挨着一间
乳黄色的门紧闭
没有一个人
没有一点声息
我转身逃回电梯
脑子里闪过的一念是
天堂要是这样
好吓人
 
 
 
 
《我呀》
 
 
 
妈妈在楼上
我在楼下
按门铃
妈妈问
“你是谁”
我既不好意思报我的小名儿
也不好意思说我的大名儿
更不好意思说我是她的女儿
片刻无声后
只好大声说
“我呀”
 
 
 
《献给为我做饭最多的人》
 
 
一年又一年
我都在心里说
好好供养妈妈
但每天,每天
为48岁的我做饭的
还是72岁的妈妈
 
 
 
《济南》
 
 
1
 
过了沧州是泊头
过了泊头是德州
过了德州是
禹城,晏城和泉城
东岳对我
空军,海军和铁军
轩辕轼轲对我
地铁,高铁和李铁
 
2
 
下了火车
穿越经四路
经五路
经六路
经七路
经八路
经九路
八一立交桥
经十路
我走在这个生活过4年的城市
没有几个人再认识
没有几条路还熟悉
泉水涌冒清冽如镜真好
柳树还吊着苍绿的枝条真好
那条从前的妓巷依然烟水如画真好
梧桐擎天,悬着铃铛
真好
 
 
3
 
当年计划拦截的列车
已开到了哪里
黄河岸边的篝火
是不是已被哪处楼盘和马路
永远埋在了地下
一位大娘为集体行进的我们
分发冰棍和零钞
那位大娘她还活着吗
 
4
 
学习写诗的20岁
艾略特,埃利蒂斯
第三代,实验诗
海子,骆一禾
疯狂的石榴树
我也愿从四月写起
起风了,吹走人间灰霾
 
5
 
在济南打过一天工
山大路马路餐馆
洗成堆成山的碗
到晚上老板下厨教我们
做了一整盘鸡
又赏给我10元工钱
那个月可真富足
如果不是高兴之余
把眼镜片摔碎
 
 
6
 
长安诗歌节
第254济南专场
耳朵不能听到声音的
诗人左右
仍请朱剑为其代读
读完伊沙说还不够订货
朱剑如实转达
在左右手心上写
没订货
没订货不奇怪
大家都笑了的是
朱剑做完没订货的口型
绽放出的那满脸灿烂
如花的笑容
 
 
7
 
我劝诗会上
没被订货的天狼
继续给伊沙投稿
没想到这个邹城人
嘴上答应
实际也执行了
写过世界级拍摄矿难和矿工爱情的
“工会主席”
理应领受一次中彩
 
8
 
上世纪九十年代
伊沙编《文友》时
在盛废稿的麻袋里
顺手掏了一把
抓出来一本油印的小册子
作者是一个山东莱芜
叫盛兴的诗人
伊沙惊叹发现了天才
在废纸的最上面
在说不出任何理由的
19岁
 
 
9
 
泉水是五彩的
用手机也能拍出画感
我见过的地方独有此城
即使在白天
也恍如梦中
尾气与清泉,现代与久远
扭结成难以描述
不能说清的
济南的风景
 
 
10
 
李清照纪念馆门前
诗人们合影
照片里多出一位美丽的女性
这就对了
泉水洗过的美人
本该加入诗人的队伍
绿肥红瘦,照完便走
 
11
 
新世纪诗典
泉城新年联欢会
诗人摆丢唱了
君儿的上典诗
又翻唱了一曲
《將进酒》
坐上起子,苏不归
卢宗保,韩沛杰
岳上风
纷纷下泪
 
 
12
在上海,苏不归
曾为山东酒仙轩辕轼轲挡酒
这不仅超乎了我的意料
相信也超出了你们的
不归记得他抱着马桶
记得有人像提一只小鸡一样
提着他走
 
13
铁心告诉我
会前有关方面
上网查阅了这次
主要参会诗人的资料
我赞扬铁心教授
如果心中有一丝
对先锋诗歌的犹疑
此会也不会开成
 
14
 
送伊沙一个小小的
春江花月夜书法册页
这个以“孤篇盖全唐”的张若虚
其实留世的诗歌共两首
一直在内心为其存着潮湿,
洇润的一小片帝国
全诗36句,252字
从明月随潮升起写到它与人俱去
纯用语言画工笔
 
15
 
早上6点多
从汉庭酒店出来打车
在我报出火车站时
旁边一位男士也想同乘
操着标准济南话的师傅
大声训斥
“她减两块,你全价”
吓得这名男子
灰溜溜退下
 
16
 
坐慢车去济南
是一件省钱又幸福的事
绿皮火车上有硕大的横窗
可以站着眺望冬天的麦苗
村庄,人家,鸭子
与池塘
两个山东妇女一路都在
谈着她们死磨硬扛 斗智斗勇
偷生二胎又三胎
的奇迹
 
17
 
阔别了这么多年
已经不是我认识的
那个县城一样的济南
没人喊我老师
也没登130隋石佛
加持的历山
我的求学地
我的父母邦
我注意到了街头的老人
他们慈祥,友善
不是我敢开口称诵的亲人
不是我会说的
一衣带水的乡音
 
18
 
从济南回津
摆丢传来
他用新买的吉他
弹唱的诗歌
夜里醉了
醒来才发现
5斤装的米酒桶
已少了4/5
平生两次大醉
都因米酒
没有酒精度数
最容易直接醉死
这样也好
说明从水里土里来的东西
最终还是要回到
米里酒里的
骨酥魂飞


《快走虫》
 
一只虫
在墙上跑
有暖气的屋子
它应该能够越冬
这里不是丛林
其实它用不着
躲到拖把后面
如果有危机
那也只可能来自
长了眼睛
又长了分别
之心的我
 
 
 
《独乐》
 
喝酒
就香蕉
此中乐
知其然
不知其
所以然
 
 
《晴朗》
 
昨日晴朗
出门就见蓝天
边走边看
满心喜悦
无法说出
 
 
《赶火车》
 
我要买票
我要赶高铁
出租司机拉上我后
中途又载上一个人
我有点急
大声嚷嚷
你是往火车站开吗
女乘客见势
到站赶紧下了
司机回头看我
我快点开就是
还有一个小时
你这么急干什么
是啊我这么急
要干什么
越快的列车
越没有终点
它会一直开下去
即使赶上了
又如何
 
 
 
《鸡翅木》
 
 
好吧,这么硬的木头
用来敲我的骨头
一定能敲出点什么
恐惧,执念
黑暗,疼痛
崭新的血和肉
自然,我要先舍得下手
 
 
《火车上的孩子》
 
两岁的孩子
指着高铁门上
玻璃窗
说月亮
我低头
可不是
一轮满月
挂在西天上
之前从宁波
飞驰到南京
何以没见
我比孩子高
与车窗平齐
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你让我
一无所见
 
 
 
《医院》
 
 
病床前的患者牌
现在变成扫码了
护士一天进来好几次
每次扫一下码就走
好象治的是微信条码
而不是病人
 
 
 
《亲人》
 
 
从白云的天堂
回到霾中的祖国
我看见马路边
是核心价值观宣传牌
镰刀与斧头在它的旁边
雾下的国人啊
你们是我的同胞
我的亲人
 
 
 
《断片集》
 
 
看了两个月韩剧后
我买了一个捣蒜器
 
美女,你们自贬身价
简历非要写参加某某青春诗会
 
看到了一列
比铁轨更长的火车
 
一鸟横空而过
一蝇横空而过
 
大山变成了钱
石头变成了烟
 
刚一打开窗户
鞭炮就响了起来
 
用一颗红枣插香
用一个石缸作笔筒
 
我怎么会想到
一觉睡去再不醒来
 
何以要急急
取悦于当世
 
需考证生平
来划出一小块海水
 
孤独成什么样
人要每天秀“萌”才睡
 
跋山涉水
去寻那世上并不存在的解药
 
梦里孤男寡女
大门关闭
 
因为我的无能
使你饱受痛苦
 
与手机同睡
也和它同起
 
孤寂没能杀死的我
你也不能
 
身体是灵魂的祖国
哨所和边界
 
人是怎么陷入
各自不可更改的生活
 
掌上这么多条河流
它们的目的地都在哪
 
有子难养
当是不世之才
 
让我神魂激荡的好书
不读第二遍
 
照耀了古代的你
今夜又来照我
 
信佛不成的她
信了基督
 
 
《短歌集》
 
 
一个晚上
流过心头
多少滋味
 
白茶和绿酒
此处
应有一醉
 
深夜1点多
你发微信消息问
是你落下的眼镜吗
 
风有名字
水有名字
考验我耐心的面具们
你们可有名字
 
血液分析师
路逢
盗墓者
 
又临秋日
还有什么没被说出
什么样的感情
没有体会
 
电脑键盘久不擦
沾满灰尘
只有两只手掌活动的两小片
光洁如婴儿的皮肤
 
保姆擦着积尘成铁的地板
抱怨连连
最后我们怎么搞好的关系
是个谜
 
今日追忆昨日之梦
才是真正的
天方夜谭
 
窗口全黑了
时间还早
如我睡去
明天才会准时到来
 
11月
楼前几棵海棠树
又开花了
 
最害怕
手机屏幕突然地
一片漆黑
 
看着一个个网上
年轻女孩的照片
感觉时代进步到
瓷娃娃已代替了血肉之身
 
 
《泰新马行》
 
1
人妖很美
寺庙金黄
橡胶在橡胶的林里
金箔在佛陀的金身
 
2
人间烟雾迷漫
所以天堂必须升高
人间欲望满满
所以天堂必须空茫
唵嘛呢叭咪吽
电厂的烟囱
冒着四缕白烟
 
3
相知与相慰
一片云与
另一片
 
4
 
满街佛像
场馆里不知男女的人
 
5
弟弟的媳妇车祸
儿子嗓子发炎
我订了新马泰的机票
行程十天
医院里的人
家里的人
临走前只是说
不要惦记家里
在外面好好玩
 
6
刚到曼谷
夜晚入住宾馆
一片透明的白云
从我眼前飘过
当地人三三两两
旅游大巴一辆又一辆
喧嚣的曼谷
一片清亮的白云
飞过我窗前
 
7
 
导游,酒店,旅游点
一掠而过的树木,桥梁,土地
与山河
 
8
麻雀追着我们
从芭提雅追到曼谷
从曼谷追到机场
它们不用护照
就能飞越国境
 
9
白色的是机壳
红色的是朝霞
银色的是河流
蓝色的是厂房
人间在浓浓烟雾里
我暂时上升
坐于机仓的天堂
 
10
导游阿富
与导游阿平
都是第三代华裔
阿富是国民党93师后代
阿平祖籍云南傣家
他们口语已相当厉害
他们说泰国以前的“大哥”
是美国
后来是日本
现在是中国
93师后代至今仍有人没拿到
泰国国籍
作为难民被判定在异国他乡
原地流浪
 
11
在泰国
国民80%信仰佛教
领袖画像与佛塔
在街头处处可见
 
12
 
檐间的风铃
空中的鸽子
玉做的佛
骑摩托车,住贫民窟
享受免费医疗和免费公交的
泰国人民
 
13
在亚洲性都
泰达芭堤雅
看完东方公主号
人妖表演回来
伊沙说
如果是他
早带儿子弃城
而走
 
14
导游问
团队的人都是白白的皮肤
为什么你是黑黑的
如果你和我一样
是傣族后裔
我就要和你说傣语了
没等我开口
同行的诗友
七嘴八舌地回答
她本来就不是中国人
她是马来西亚
尼泊尔
印度
老挝
巴基斯坦
也许还是更远的
非洲人
 
15
绿树掩映中
旅行车经过曼谷
中国大使馆
导游说
它的前门
一年365天从不开
它的工作人员
都是走后门的
 
16
从曼谷人妖表演的东方公主号
下来
夜已很浓
桥边两个看起来只有
3、4岁的瘦弱小姑娘
穿着小小的俏丽的衣裳
摆臂扭腰
她们的旁边立着大人
应该是收钱的吧
 
17
阿布是国民党残军
93师后人
他的儿子和他一样
也是难民
领难民证
不能上高中
想家而
无家
客居在别人的国度
长着中国少数民族的
脸孔
 
18
飞机停在机场
诗歌飞在天上
 
19
在新加坡上厕所
马桶都是座式的
肮脏不堪
浪费了很多纸
进入马来西亚
终于有蹲式的了
心花怒放
立刻觉得
这是一个适合写诗的国度
 
20
马来西亚荷兰红屋
隔河对面是一段中式白墙
墙上是中国书法
上下句对仗
“人间富贵花间露
纸上功名水上沤”
 
21
华人的坟墓
铺在南洋的土地
马六甲的白云
挂在绿树的头顶
马来西亚有一个
三宝殿和一个思乡井
他们把郑和的雕像
竖立在院墙的边上
 
22
总觉得白云在马来西亚
有点浪费
大团大团地挂在晴空之下
对我这个祖国雾霾区里
讨生活的人来说
甚至感到有点虚幻
坐缆车从云顶游乐城下来
云和雾已难分彼此
也就更加如梦如幻
 
23
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赌城
伊沙再次强调
他不赌博
运气得省着使
 
24
在曼谷拍月
在芭堤雅拍月
在湄南河拍月
在新加坡拍月
在马六甲拍月
在云顶高原拍月
在吉隆坡拍月
后来明月追着腾空的飞机
在舷窗里照了一下
我的魂魄
 
25
夜行飞机上
知灯火繁华处
就是人间
它们由正方形,长方形,圆形,多边形
和无数的宽窄线条
组成
生命是点点灯火
有时也是一只
金属的大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