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冬至日》等7个 (阅读318次)



冬至日

骤寒也不必昼夜不明,
还是几日来的尘霾
在作祟。四下都灰灰的。

行人只埋首于向前奔袭,
如准时上岗的蚂蚁般
揣着饥饿。一味只顾寻觅。

电车早早退出了城市,
盲目的街道上迎来
更多的过客。不速而至。

热闹中反而透着些清冷,
十二月的流言嗖嗖地飞过
成排的护栏。杀气十足。

惟有老梦还有一点余温,
沾落在惺忪的围巾上
一直未醒。等待回到初恋。

         2016.12.21.




霾后暖阳

多日歇息而终于有些羞涩,
在浮云后竟轻薄地笑了,
似久别的人间才是最美的天堂。

无法破译的花朵的语言中,
有着一股鲜见的清香汩汩泛出,
让一切沉郁的戏剧都散去。

诡秘不定的天气不再令人挠头,
阳光中别有另一番温煦,
如此乍晴更如僵冷后的破涕。

从灰霾消散的平原腹地上,
一支绵远的曲子徐徐飘来,
使寂寥冬日微醉于重生的窃喜。

               2016.12.22.




会场一隅

掌声并无太过热烈,
令人瞌睡的会议还在继续。
我们眉目清秀,
拥挤一堂。

走神的上午,如此漫长;
茶水温了又凉,凉了又温……
逃脱那堆无用的宣言,
有时竟成奢望。

天天,世人相互忽悠,
雾霾还未从袖口散尽。
文字中的巫术,
一再被流传,无中生有。

我们纷纷比赛着哑口,
翻阅着淫乱的报纸——
忽然间,陌生于自己身上
那些陌生的好奇。

          2016.12.23.




故事

浮光掠影,在人世穿梭,
已模糊了无数前程,
已不必再辨识真真假假。

每日消磨在过往的车流中,
也似忘掉了城市的名字,
和依稀的残垣。而那人犹在。

只向着薄雾中慢慢走去,
苍茫的面孔早长满了乌苔,
恍若亲历了爱情与流放。

愕然一笑着,“诗歌即情人?”
淡淡自嘲着,“疯病已愈。”
那日最亮的朝阳,格外夺目。

           2016.12.24.




茫茫

从灰黯天象中,
也要透出藕白的脖颈,
去探望高塬之上,
从未泯失的庄园。

寄宿于此生此世,
独享的明光与磨难,
都足够丰盛——
那已是厚赐,一如
排列在胸前的勋章。

年月瞬息流走,
在指尖的每一次停顿,
就似一束思恋的花。
在空阔的宇宙间,
“纪念如此徒劳。”

但追忆总会发生,
或者,泪滴终将化为
飘飞的蝴蝶。梦中,
青春还未全然逝去。

     2016.12.24.




推拿

体内,穴道从未上锁,
任由时刚时柔的手指,
恣情摩挲。

灵魂也都敞开,裸裎,
不复纠结于剜心的阵痛,
只安伏着。

渐渐,热血驱赶寒气,
木然的欲念也似复活,
鼓胀起来。

身心在静静地搏杀,
却又皈依于一通爱抚、
几声轻咳。

       2016.12.24.




夜归

寒冬却还多些明艳装束,
在街心,
游移。
如商铺里走失的女模。

美人们的节日,
总是在前半夜,
涂亮天桥上的橘灯。

但我已跟不上拥挤的时尚,
只将过气的孤独,
偷藏在肘窝。
经常,一阵风就可令我鼠窜。

只有街角的婴啼,
才是熟识的旋律——
我再次庆幸于我的未曾迷失。

终于,踏着回家的盲道,
继续逢人羞怯,
继续与人良善。

         2016.12.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