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霾中记》等5个 (阅读346次)



霾中记

我无意翻腾胸中的大海,
去寻到逃逸的舟子,
离开这城市,这无边缠绵。

我折弯冒烟的笔,骤然间,
停下疯咳的句子……
恍思着一个女人肥美的臀部。

我如此浪得虚荣,幻象中,
早已不知身在何处。
每一座虚无的房子都正隐身。

而我,并非是风中的逆子,
只顾了晕迷、乱吟、
忘尽过往。而灯塔还在闪烁。

而我的故乡,已变作迷途——
鸟儿们芜杂的歌鸣,
横冲乱撞着,仿若一场化妆舞会。

                2016.12.19.






故事阴着脸;主人
也无面目,也无姓氏。

鬼话统统管用。夜
在下午五点悄悄上路。

彷徨?再来不及了
绕出围城。火炭已燃尽。

街市那时都如悚栗的
一团纸;如漆黑的情书。

        2016.12.19.




夜之霾

乌黑之中仍有你的衣袂,
在不安地闪动。沿着高墙,
促急的呼吸一跃而上,
翻越了千秋,如越狱般
拼尽着气力。路灯之下,
你大喘的喉,分外幽怨。

已有人清扫过往事里的
那团异味。但骚乱的血
还自老藤涌动,溢遍城市,
与你相会于又一次晚宴。
那时,你佯醉,半闭着眼,
只顾吞吐唇边虚无的烟圈。

           2016.12.19.




吸霾的人

未见晨光乍现。多日来,
哺乳于荒凉的街边,
竟无声无息。

每一枯枝即是乳头;
触目的烟灰,
流行在每一巷道。
画家深蹲,也辨不出那一点点的
蔚蓝。

空气,带着腥味,
浓稠如一锅过期的粥。
在四周里凝滞成一团。

人,一个个慌慌走过——
生怕变回了婴儿。
谁也难掩的张皇的神色,
都可爱至极!

似忘了:灵魂里那根执拗的吸管
尚还深深地扎在旧日,静静滴出几滴
前夜的乳汁。

                 2016.12.20.




霾城

恍然遗失了钟楼时,
人群才发明了尖叫。
天象,蒙蔽着历史,
再无英雄挥舞起旗帜,
从城门杀出,威武如狮,
奉还了那一派清明。
鲜艳的衣妆,也难生色,
提亮阴灰城砖之上的
每一道皱纹。太阳睡去,
白日里平白多了几许
稀薄的暮色。任时光
再如何倒流,古城蜷卧,
在记忆的每一处坳口,
并无难忍的挣扎。尘霾,
傲慢地盘踞,聆听着
下一个千年之外的故事。
当路人厕身其间,无意中,
悲恐早已化作一只手掌,
擦拭着胸前,不灭的碑铭。

         2016.12.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