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 诗意江湖岳阳正好(组诗) (阅读1136次)



               诗意江湖岳阳正好(组诗)
 
 
                            李成恩

 
滕子京
 
 
滕子京,滕子京
洞庭湖水激起白色的浪花。
 
我向岳阳郊外走,
我遇到的人,他们说湘北方言,
挑竹箕,双脚在湖水上飞。
我叫:滕子京,滕子京
 
请你停下来,停下来抽烟喝茶
朝代已经远去,岳阳秋阳正暖。

 
白鹭
 
它们从宋代往南湖宾馆这边飞,
一路上丢下鸣叫、粪便与带血的羽毛。
 
戴棕色斗笠的杜甫遇见赤脚的屈原。
屈原的灵魂站在水里,杜甫弯腰致礼。
 
白色的衣袍,瘦削的脸,屈原个子不高。
我所见的杜甫是那只疲倦的白鹭。

 
芦苇
 
根茎在悄悄腐烂,叶片疯狂生长的
气味,在岳阳近郊我确信闻到了。
 
别人匆匆行走,我的鼻息被岳阳抓住
——你用劲吸一根芦苇,甜丝丝的风
凉爽,洞庭湖在一条鱼的腥气里翻身。
 
这里的人个个像芦苇,腰杆弹性十足。
这里的人穿雨靴,打阳伞,连飞过洞庭湖的
麻雀都头顶一片白色羽毛,扮演滕子京。

 
看戏
 
庆历四年春,看戏的人搬个木板凳
早早坐在我身边,他讲文言文
我显得太落伍了,唱腔里的湖水
灌进我的耳朵,我仔细询问——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
 
那个年长的渔翁,掀起白色的长须
突然大叫,像被贬后的士大夫发出
痛快淋漓的誓言:“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
 
木板凳又窄又高,看戏的人终将起身。
我枯坐人群,“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鱼米飘香
 
湖底清澈,鱼群开大会。
把耳朵贴在水面,能听见一条鳊鱼在做报告。
 
我不便于在洞庭湖边奔跑,
因为我一奔跑,鱼米即刻飘香。
 
江晩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说的是另一个朝代的故事……
我还是一路小跑拐进了南湖宾馆。

 
忧伤小于忧患
 
大家跳上木船,有人差点碰到鱼的脊背,
有人心里晃动,从发呆的面容可知片刻的失常。
 
马上又恢复了彼此信任的交谈:
“范仲淹的才气大过一个小国,但是——
杜甫的忧伤还是小于范仲淹的忧患……”
 
 
宋代
 
在岳阳三天,我从门缝里看忧患,
宋代的忧患来敲门,咚咚咚——
 
谁呀?你为何比我还喜欢夜鸟的鸣叫?
 
我在岳阳楼下拍照,
后退后退,扑通一声,啊呀一声的
宋代,它忧患的线条又美又惊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43a170102xk40.html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