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伊沙诗集》(五卷本)自序 (阅读498次)



自序
 
去年误入微信中学同学圈,惟一正能量的收获是将我第一首诗的写作时间提前了四年,一位女同学晒出了我初中一年级13岁写的一首诗——没错,是我写的,再幼稚也是我写的!但是,提得再前,也只是加长了我的“习作期”时间。如此说来,我诗歌的“习作期”应该是1979-1987年(竟然长达9年)。我以为:将“习作期”的“习作”拿给读者,对于一个成熟的诗人来说是极不道德的。所以,在此皇皇五卷本《伊沙诗集》中,你们将不会读到一首我在这个时期的“习作”,这9年只对我个人的成长有意义。
正如你们在我公开的文字中多次看到的那样:我将1988年以后称作我的“创作期”,这部多卷本的《伊沙诗集》面对的便是我1988-2016总共29年间创作的将近6000首长短诗作,短诗以诗选的面貌呈现,长诗尽量多的完整呈现。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经历了一次繁浩、严苛、痛苦的海选,苦不堪言,终于编成这五部自觉可以示人可以交付时间的《伊沙诗集》,考虑到多卷体无限制超长诗《梦》既无法完整呈现,又不适宜做成一部精选本,便只好忍痛割爱了。
因此,我可以说:这五部《伊沙诗集》加上已出待出的三卷《梦》,便等于50岁以前的伊沙诗歌。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一方面在苦选,一方面在疯写(创造了诗歌生涯112首的最高月写纪录),心中充满了奢侈感与幸福感!充满了万千感慨与深深感恩!在上个世纪末,在我33岁那一年,得到过一次出版三卷本《伊沙作品集》(诗卷、散文随笔卷、中短篇小说卷各一部)的良机;在新诗百年,在我50岁这一年,又得到了出版五卷本《伊沙诗集》的良机,我怎能说我“命运多舛”?我怎能说我“文运不佳”?我又怎能说我“诗途多艰”?我再这么说的话是不是就太过矫情太过浮浅了?!
“你的命中总有意外!”——多年以前说这话的人正是这五部《伊沙诗集》的策划者与出版人沈浩波,由他担任联合总裁的磨铁文化简直成了新世纪以来我最稳定的出版基地:我的长篇小说几乎全都由它出版,我编、我译也是出版多多,这一次终于轮到我的诗了,一出就出五卷本!
众所周知,沈浩波是我一生的师弟、朋友、兄弟、战友、同道、知音,是中国当代最懂现代诗的少数几人之一,他不仅仅是卓越的诗人,并且是中国当代文化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在此小序中我只想说一句话:有浩波同行,我纵与千万人为敌,有何惧哉!得磨铁器重,这世界弃我如履,能奈我何!
每一次带有总结性质的编选,对于写作者自身来说都是一次洗礼与升华,何况是将自己半生心血与智慧精华全都抛出去的这一次,我此时此刻的感喟是:纵然这皇皇五卷中所呈现的作品不乏名作、佳作、力作,也曾对近三十年的中国当代诗潮起到过推波助澜的作用,现在它们将褪去一切光环回到本文自身,来经受读者又一次的检验!
感谢多年以来不离不弃的亲爱的读者,尽管我深知在这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度里,你们只是一小撮!只是沧海一粟!但粟不是水分子!
我想告诉你们:即将将此五部《伊沙诗集》交出去的感觉很怪很酷:是一种赤条条的感觉!50岁将至,知天命之年需要的大概就是一次赤条条无牵挂的再出发!在这条绝不回头的诗途……
 
伊沙
2016.4.5于长安潇潇春雨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