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呼家楼 (阅读5224次)







这是一部贺岁大片中的情景:
在那里,时光如箭,背景发出嗖嗖的声响,
我们俩相携着朝前走。
我们越过一个个站牌,我们不敢向人打听我们
的归宿。在这陌生的城市,
我们被迫不停的走动,进进退退,无所事事。
一开始还能表现出本性中的悠闲,盲目而缺乏沉着。
多麽典型的外省人,多麽渺小的小人物。
在这麽大的画面中,我们的头一直坚持这没有低下,
也没有留下应该留下的败笔。
就这样,两只手握得更紧了,不知不觉
成了主角,并且突然间有了方向感。
“呼家楼”你高声喊出了这个名词,
把观众搞得不知所措,我也是。
但我不想就此把故事中断,
在余下的情节中,我必须忠诚的跟着你,
相互珍惜着走下去。于是,我们登上801路电车——
仅仅为了一个名词(呼家楼)我们就付诸了实践,
这也许就是我们渴望的传奇生活吧?
“呼家楼”:就像一枚纽扣
把我们俩的上衣紧紧的系在了一起,
把我们的思想从此搅得一塌糊涂。
一个江南,一个江北;
一个真实,一个虚构。
电车已经启动了,此情节已经无法擅自修改。
一路上电车叮当直响,
沿街的景色已经退居到深景中。
现在我不得不向观众指明:
这是3月24号的北京,而北京没有月亮,
无数的灯火在冒充今晚的夜色——
前面是美好的,而左侧也基本上是不错的。
我们指指点点乘坐这801路电车驶向那呼家楼,
而呼家楼一开始就不是我们的归宿。


           2000-3-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