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11月11首 (阅读1256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人物志》
 
昨天终于得到信息,那几个史上的忠烈
壮志未酬的英雄,都有了今生
关云长在一间铁铺里打造刀具
世上已无好钢,能划开《春秋》里的春和秋
苏武在大学里演示模糊论
问竹与节哪头是哪头非哪节长哪节短
岳飞的工作在海关,俗称进出口
进出的货物,只认图章,凭不得自己判断
三人同时说:在这个太平盛世
终于可以完整度过自己的一生
2016-11-2
 
 
《月亮是我仇人的女人》
 
看见月亮,如看见我仇人的女人
仍旧不依不饶的爱着我
也不嫌我老,嫌我在世上还有这个爱
与那个爱,风花雪月没完没了
这种感觉真好,在这个二流的年代
给了我一流的心境,可以全凭自己的手感
下手狠一点,或者轻一些
江河奔流如沸,人事次序更迭
想一想,我还有离经叛道的爱
哪怕这孤愤,被全世界反对
想一想我与世界已无法和解,却还能
盗取天火,独往独来于
另一条秘密通道,万籁终于可以俱寂
多年来,我作浪子,离群索居又光辉披身
万世已逝,而我还有苦恋
还用这对立,将月亮爱成仇人的女人
用此来对抗谁,让他必输一着
好吧,你们去观赏你们的火焰,我只要
这只蝴蝶,她的斑斓,我的反叛
2016-11-3
 
 
《今夜》
 
在我老家的屋顶,今夜,月华普照
而那座房子里头是黑的
每一个房间都没有鼻息,没有谁与谁的交谈
离开它的人已离散各方
月牙今夜又从它头顶经过,像少年的我
爬在屋顶上吹口琴,心怀早一天
离开这老地方,心怀远方在哪里
离愁会不会像这支曲子,一紧一慢
2016-11-6
 
 
《戏剧史》
 
八年戏剧经历,只记下若干曲牌,快慢板的
念白,唱夹白,情急处,必须又说又唱
生旦净末丑,形无常形,肉与骨头各有归乡
家国兴替都是分幕次的,下文自有分解
命运需要夹叙夹议,拍案叫绝中,才知道
什么叫了犹未了,一阵追心鼓,就会把落泪的人
送上断头台,而慢板中,坏人老是死不了
最难追的是台上人的走碎步,有时
一步算一步,有时一小圈,光阴似箭,换了人间
2016-11-12
 
 
《追心鼓》
 
在鼓声中它是真正大步流星的那个
具有大爷的心境,计较这
又计较那。作为语言的马蹄
它要在断崖处捞人,巫师那样叫住白云
人心太快,它赶在那个
一去不复返的人到达之前,用大口
大口的喘息,说天雷
正追你而来,你跟我回去还是就此止步
这声音赤手空拳,却正抄起家伙
有人应声倒下
无法捕捉的人太多,但空气中
不依不饶的绳索也太多。抽刀断水
或者隔空抓物,都是神祗
附在一张牛皮上的话语,都是
一阵紧似一阵的律令。
只有我这个异族人是自我任命的判官
说鼓声可以让给任何人百米之遥
但鼓声所到之处,天雷随即现身
2016-11-13
 
 
《抽屉里》
 
抽屉里有旧钥匙,纪念币,破损的相册
全然不顾当下是怎样的世情
一张永远找不到当事人的借条
写着汉室与楚界那边一桩事
却回忆不起当中且听下文分解的理由
这里所有的东西已不可能
再犯错误,两张未使用过的邮票
已无需再自作多情地去找谁的地址
时过境迁中有了新成员
一只突然冒出的小蟑螂
正在打哈欠,突然灌进来的光
让它非常不适应,它说了这句话
“昏暗的日子就此结束?”
对不起,打开你们是多有打扰
石头在江底也是有步伐的
在附近,另一扇更大的门被谁随手带上
2016-11-16
 
 
《翻墙记》
 
一再的翻墙而入。一再的在梦中这样做
头蒙着被单,这是一门技艺,像披着一张羊皮
做这做那。人生有病句:
我变得更像自己。而汤养宗越来越不像汤养宗
2016-11-18
 
 
《编排》
 
我编排:道德经,哭墙,月亮石,烧饼,生殖器。
不编排:老子,以色列,恋人,武大郎,男和女。
蚌壳不是蚌肉。它们是两回事。
2016-11-21
 
 
《独酌》
 
我喝了一整夜的酒,一直在
辨认,这双筷子,哪只是公的,哪只是母的
碟中的两只鱼,对不起,现在
差不多仅剩下两条鱼骨
从骨相上看,也应该分一雄一雌
桌上仅有一只杯,但我有两只手
左手问右手,北方已下雪
你就是南下避冬的黑天鹅?分裂还没有结束
它们就是不说
一人独酌,恰如与老友言欢。
2016-11-23
 
 
《大道也是小巷》
 
我明明是笔直地一路走来的,可身后
还是出现了许多小巷和拐弯
排着长队的时代,冲冲杀杀,正堆积在一座小山坡上
在我看来,不会好到哪里去
他们的大道也是小巷,空旷有缝,人心左右,也不知
那一辆辆大车,是怎么开过来的
2016-11-28
 
 
《树林里》
 
有人从这棵老树中取出了新叶
然后,风声就出现了
附近一只老虎也回到了它九个月大的时候
天是老的,雪花是新来的
将死与新生的,都在暗中排列
它们都不知从前事,但知道
身边的草木姓李或姓张。
纠结于这问题,树林里
这个陌生的男人就是我,来回踩着
地上的枯叶,他想要
也会让自己掌心中长出几片新芽
他年轻时犯过一些错误,他想再犯一些
已经来不及,万物在忙于重生
真的,我就不麻烦谁了
我再生,仍会生错地方,还要占了谁的位置
2016-1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