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8月) (阅读526次)



短诗
 
 
《观奥运会游泳比赛》
 
八条美人鱼
游过一池
脏药水
 
 
 
《诱惑》
 
中国记者
总在诱惑运动员
说出一套假大空的
豪言壮语
正如中国作协
对作家所干的
正如中国诗评家
对诗人所干的
 
 
 
《国之鸟嘴》
 
某国嘴
在国家电现台新闻频道
奥运会开幕式转播中
在菲律宾代表团入场时
玩了一把
"此时无声胜有声"
赢得国人一片激赏
我怎么看
丫都不像个开化大国的
鸟嘴
 
 
 
《安慰》
 
姑妈在南京病逝
我将父亲送到机场
去奔丧
对我而言
悲痛有限
有点感伤
心若回家途中的夕阳
这多半是因为
她患老年痴呆症
已经多年
不失为一种解脱
还与见得太少有关
这辈子
我与姑妈
只见过一次
那一次我为她
写了两首诗
现在成了安慰
 
 
 
《致敬》
 
铁打的事实
一再证明
在这个国家
所有阴谋论者
都是真相与真理
的持有者
向你们致敬
向那些把你们
骂作"汉奸"的人
高竖中指
 
 
 
 
《赤子之心》
 
从电视上
观奥运会
正在发奖
国旗升起
国歌高奏
忽然意识到
自己赤身裸体
实在无礼
找衣服穿已来不及
赶紧起立
立正站好
以手抚胸
"冒着敌人的炮火
前进!前进!前进进!"
 
 
 
《法网恢恢》
 
DNA技术的出现
破掉了人间
一半的悬案
奥运选手的尿瓶子
将被保存八年
等着瞧吧
更新的技术
将把更多的
时代英雄
鉴定为小偷
 
 
 
《模仿》
 
 
盛夏午后
赤日炎炎
我站在桑拿房般的
阳台上凉晒洗好的衣物
毎一个动作都那么缓慢
让我像慢镜头里的人物
缓慢而又熟练
我的面前全是阳光
像最大化的闪电
让我无处可逃
在光明中
看见亡母
哦,我此刻的动作
正是对她的模仿
她晾晒衣物的姿势
是我永久的记忆
 
 
 
《一个民族》
 
昔日"东亚病夫"
今朝"东方药王"
 
 
 
《美国作家》
 
在佛蒙特的日子里
美国女作家朱安
最讨厌体育比赛中
高喊USA的加油者
多次以戏谑的口气
提到他们
现在我通过电视
看里约奥运会
毎次在看台上
看见这种人时
便想起朱安
 
 
 
 
《韩国咖啡》
 
去韩国时
我自带了中国茶
和旅行用的咖啡
就没喝韩国酒店
赠送的咖啡
离开时我把它们
全带回来了
于是在这个
如火如荼的长安上午
我在一杯韩国咖啡的
陪伴下开始写作
脑海中闪烁着
那次美好旅行的
彩色画面
 
 
 
《有一种精神叫北师大诗人》
 
其实他们本是乖孩子
最懂得敬畏的好学生
梦想把自个儿纳入文明的秩序
但某一天当他们发现
搭台者是一帮臭流氓
他们就砸掉了那个破台子
重新搭建起一个更好的来
 
 
 
 
《报道》
 
中国国家电视台
在报道美国
贫困人口的生活
镜头扫过几个
黑人胖子
叫我这个胖子
更加自卑
 
 
 
 
《老舍祭日劝》
 
他没杀过人
他没害过人
当世道乱了
他把自个儿沉了
这也得罪不了谁
魔鬼当道时
你们别以为
自个儿能挺
在你们与他之间
只欠一顿揍
是以
在其怨魂
还未散尽的今天
你们就别嚼
自个儿的贱舌头啦
 
 
 
《解释》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三位北京奥运会女举冠军
事隔八年被验明正身
她们当时服用了禁药
耐人寻味的不是英雄变小偷
而是主流媒体对她们服用的
禁药所做的解释:
此药有减肥的作用
 
 
 
 
《家族传统》
 
我和父亲、儿子
一起在外面吃饭
说起我的足球水平
何以在大学时代
未进系队的原因
我对儿子说:
"这叫命犯小人
我老是命犯小人
你爷爷这辈子
更是如此
不知你怎么样?"
儿子有点答非所问:
"太多了
太多了⋯⋯"
 
 
 
《江湖老大》
 
多年以来
行走江湖
在码头登岸
不止一个老大
向我表达过同一个意思:
"不是我
是我手下的这帮兄弟
对你有意见——所以嘛
为了照顾他们的情绪
我不能公开对你好⋯⋯"
"那你这个老大
当的是个锤子嘛"
我在心里如是说
 
 
《断掌》
 
每次听到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就会想起钟品
有一次他给我看
他的手掌:只有一条
横贯而过的掌纹
他说:"这叫断掌
有此断掌的人
要么大富大贵
要么被人砍头"
 
 
《中国妇女微史》
 
这个小女子
顶多80后
她把官方诗人
与民间诗人
分球太清料
只转前者
不转后者
我听到她灵魂深处
一声鬼魅的呼唤:
"大官人
小女子这厢有礼啦
请受奴家一拜!"
 
 
《自画像》
 
把每一块天才时光
拚合成大师的模版
 
 
 
《秋夜》
 
天凉好个秋
我一个人
坐在客厅
看电视
忽然传来
婴儿的啼哭
不知是从窗外
的夜色中传来
还是来自于电视
在我尚未弄清之前
啼哭戛然而止
现在我只好
带着这个疑问
去睡觉
 
 
 
 
《北京饭局》
 
有五位中国的
自称“知识分子”的
诗人和一位汉学家在场
其中一位中国诗人说:
"中国最好的五位诗人
全都在这儿了⋯⋯"
另四位中国诗人连声附和:
"是是是⋯⋯"
 
一年后
该五人合集在汉学家所在国出版
 
 
 
《虐猫者》
 
她把猫当球踢
一脚踢出五米远
踢完当众嘿嘿笑
公园里的虐猫者
是个女疯子
空气骤然紧张
又迅速缓和
 
 
 
 
《反诘》
 
在上海的日子
诗人们在聊截句
聊起截句的反对者
"他反对是因为⋯⋯"
某诗人说
继而延展到其他诗事的反对者
"他反对是因为⋯⋯"
某诗人又说
第N次说时
我较起真来:
"你是反对者的代言人吗?
怎么所有反对的理由你全知道?
反对需要理由吗?
你被反对了还需要替对方找一个理由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