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回答朗十三前8 (阅读545次)



 
 
回答朗十三的“关于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的这个问题:
 
我这个人毛病很多。
有。宗教歧视。地域歧视。民族歧视。
 
作为一个没有宗教崇拜的人。所以算不上对宗教有歧视,只是有点反感迷信罢了。
 
作为契丹(自己觉得)的汉人,我对少数民族谈不上好感但绝对没有太多的反感,只要不强加我吃他们喜欢吃的东西和接受他们的生活方式。讲穿了就是给点我已经形成且无法改变的生活方式习惯的空间就行。因此也算不上民族歧视。
 
地域这个就不太好说了。我看人除了看外表,还习惯用鼻子和想象力。因此大家更好理解我的歧视了。
 
我还是个具有强烈唱反调的怀疑论的人。
换好听的话就是,
我是具有很强的逆向思维能力的人。我经常在大家都说好的时候,质疑这种好究竟是不是好。坏。又坏在哪里。
 
反正吧。
大家赞同的我不一定赞同,大家反对的说不定正好是我喜欢的。
 
因此,现在看起来,我不是个有毛病的人。而是一个比这个时代稍微正常点的具有独立性的人。对此我已经很满意了。
 
 
 
 
 
回答朗十三“你最急切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1把手里的这第二杯红星二锅头喝完。和。怎么去睡觉。
 
我是说。不是因为失眠。而是我。从来就没有失眠这样的困惑。好吧。换个说法。我从来不太愿意按时间(生物钟)来安排自己的睡眠。这也许是不上班的好处之一。因为不会因为自己不想睡又怕第二天起不来上班而感到压力。
 
这让我更加确定一些人的说法是错误的——
 
2想解决自己手头的某个问题。
 
但我知道解决不了。因此想写一封信。说出。来。但。写信也没用。因为我不能把我个人的经历填鸭式的转嫁给读信的人。因为每一个人都。页肯定会有他自己独一的生活经历。并。从中获得他独有的个人生活知识。或。可在今后借鉴的记忆。
 
人解决不了自己的一些问题。有可能是能力限制。比如金钱。所掌控到的。人际脉络的使用限度。还有就是有一种。来自更深层次。比如潜意识。的胁迫。
 
说句人话,就是,我觉得时机不到。换做以前,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手头的这个问题像丢烫手山芋一样丢给别人。可。现在不一样了。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因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或。已经感知到将要破灭的泡沫做出不必要的牺牲。
 
3当然不是想写一个文字分行。那对于我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我很清楚自己所面临的的文字问题比一般的文字作者要高级点。
 
这并不是什么大话。因为在他们考虑怎么写写什么的时候。我已经不再想这两个问题了。而是想怎么在为难自己中让自己对写下的文字感到满意。
 
4尽快和尽量详细的回答完你这个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对于我是一个心理和文字上的陷阱。我至少要赶紧从你挖好的坑里逃脱出来吧。虽然。我想到这想笑。哈哈。两声。但觉得有些空洞和虚伪。
 
也就是说,没有你提问后的沉默来得沉稳扎实。
 
5我想问,你这样的问题要继续问下去的话,肯定能编辑成一本牛逼的书。我是说,等一会你想问什么?这才是我惧怕和急切想知道的。
 
 
 
1回答朗十三:“说说你的朋友“
 
对这个问题。我至少
沉默了半分钟。
你清楚的。那三十秒的时间
可以拍一部电影的。
 
我情愿在那些沉默的情绪里继续保持1分钟的静默。那是两三部电影。
 
我是说。
这是个非常的问题?(它很讨厌。但它很实际)
 
我几乎对朋友没有概念。它就是熟人,我就这么想。比如我见过的。喝过酒的。拜过把子的。一起犯错或者一起违法的。甚至。是。那些在虚拟世界。看过东西。觉得。擦。感受感觉。一样的人。是这样……
 
或者更多。
比如:我在2003年去长沙。好吧。我为什么去长沙。这也是个问题。我在汨罗过得不好啊。我被中共买断了。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从有职业变成无职业。就是没收入了。我父母不可能养我。因此,被赶出门了。但我得证明(这个词太扯了,为什么要证明)我能养活我自己。
 
真扯!不就是吃饭喝酒嘛。没那么严重。可。那时候,我得去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人,即,可以养活自己的人。这也是我父母对我唯一的希望。
 
我是说朋友这个概念首先和生存有关系!
 
以前。现在想想朋友就是熟人同学的关系。就这么简单。但。在1997年10月7日后。这些都有变化了。好吧。那一天我是我离婚的日子。从那天开始。我的字典里出现了——贵人。这个词。
 
……对不起……因为不好回答。所以在这1小时里没有继续回答你的问题。当然你不会在意的。因为你是像一个楔入我此刻的楔子。我打了两个电话给我觉得是朋友的人。我向第一个解释为什么没回应他的电话。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在他电话我的时候。我觉得。我无话可说。因为,接听这些电话,我将面临我不喜欢的问题。可我没在我打他的电话的时候那么说。我只是说。
 
嗯。你的看法很对。然后。我岔开话题。把我和他所面临的问题的交叉点,再往其他地方。挪了挪。到。不牵涉我和他关心的地方。
 
今天我和我老婆在吃火锅的时候。就谈到这个问题。
 
 
 
( 2
 
回答朗十三:“说说朋友这个词吧“
 
对这个问题。我至少
沉默了半分钟。
你清楚的。那三十秒的时间
可以拍一部电影的。
 
我情愿在那些沉默的情绪里继续保持1分钟的静默。那是两三部电影。
 
我是说。
这是个非常的问题?(它很讨厌。但它很实际)
 
我几乎对朋友没有概念。它就是熟人,我这么想。比如我见过的。喝过酒的。拜过把子的。一起犯错或者一起违法的。甚至。是。那些在虚拟世界。看过东西。觉得。擦。感受感觉。一样的人。是这样……
 
或者更多。
比如:我在2003年去长沙。好吧。我为什么去长沙。这也是个问题。我在汨罗过得不好啊。我被中共买断了。按现在的说法就是从有职业变成无职业。就是没收入了。我父母不可能养我。因此,被赶出门了。但我得证明(这个词太扯了,为什么要证明)我能养活我自己。
 
真扯!不就是吃饭喝酒嘛。没那么严重。可。那时候,我得去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人,即,可以养活自己的人。这也是我父母对我唯一的希望。
 
我是说朋友这个概念首先和生存有关系。
 
我收到的第一笔资助来自网络。那么说吧。那是比中共买断我工作的钱还要多出几倍的。仅仅是因为对方喜欢我的分行。……嗯。有些乱了。你知道。回答你这个鸟问题。我已经有三天没有把自己喝大了。以前。在家乡我天天都巴望着胖子和张维打电话我出去。因为可以喝到酒。可以扯淡。不一定是谈正事。哪怕相互伤害。那也是很好的事情。
 
所以朋友
还有对于我还有相互陪伴的意思。有无私支持你看似毫无希望的理想的意思。
 
比如你!在我看来。你也是个朋友。前几天我看何小竹写石光华的一篇文章说,石光华最毒的一句话是,我们就认识。在我看来,我认识你,我们是熟人,都是朋友的意思。我没他对朋友那么挑剔。
 
前几天我朋友在北京请客吃饭。我去了。我显得。不。我经常是在和我看重的朋友面前很放肆的。声音如同噪声。还。骂骂咧咧的。我知道他们会反感。但我舒服就好。我不管这些。因为。在我看来朋友就是可以放肆的。在朋友面前就是被看成傻逼也很值得。因为他在我看来是朋友。
 
我走的时候。陈冲说,三哥昨天你手气不好吧。我回答说,我故意输的。就当我请哥们喝酒。只要朋友高兴。我做个傻逼也很舒服。
 
朋友不需要天天腻在一起。但。要挂念。
 
 
(其实还可以再说一些。但觉得再说就太不像我这个粗人的风格了。)
 
 
 
3回答朗十三的“谈谈你喜欢的影片”
 
我不喜欢这个问题。
因为我一直在很认真严肃的对待你的提问。……好吧。我承认这是个好问题。因为这也许能帮助你看清楚我。
 
我喜欢的影片。我都说不出名字。整体而言。我喜欢美国影视剧。这就像我读到好文本一样。本来可以1小时看完的东西。我会花费几个小时甚至几个月都看不完。
 
我是说我希望通过停顿来不断唤醒自己。内心的记忆。所受到的教育。影响。包括生活的生存知识。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我每次看到中共的《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对着步话机喊:“我是王成,向我开炮!”时都会控制不住留下眼泪。其他不想细说。我只想说。我是个男人。我是有血有肉的汉人!这和中共所说的爱国没关系,但它确实是潜在爱国的一种表现。这就像我看到美国电影的感觉一样,它让我停下来,让我回到祖先那里,回到男人应该做什么的那里。讲穿了就是——个人英雄主义。
 
好吧。现在主题出来了。我喜欢个人英雄主义为主题的影片。
 
中国大陆。我生活的这个地方现在是个弱肉强食的国度。这并不意味着你本事多大就能吃多少东西。这是自然法则没有任何关联。那么讲吧。你吃多少这得根据你所能控制的层面。比如:我是红二代。好吧。即是我不是。我是红二代的铁哥们。好吧。再次。我替红二代开个车等等。这些都是能成为中国大陆人个人发达的基本资本。
 
因此作为一个天天吃肉骂街的底层的我希望是个个人主义英雄。
 
说穿了就是。无政府主义。可以按照自己的道德标准去杀戮。这好像是我潜意识。我确实有这类型的冲动。因为在很多朋友看来我仇富。当然你们看出为什么我仇富的原因了。
 
我喜欢看《都灵之马》。从中我看到了我生命的不幸。但我会花几天时间看完这个7小时的电影。虽然很沉闷。但。在它的长镜头里。我看到的那种东西比你们哲学家所看到的更多。
 
那是对生命的悲悯。
 
好吧。还是回到美国片来。我喜欢它的原因在于。它不是故事。而是启示录。还有的就是关于一个人应该如何去救赎自己。
 
这个回答。怨气十足。你丫凑合看。我继续喝酒!
 
2016.10.31
 
 
 
 
 
 
 
4回答朗十三的“说说亲人这个词”
 
能说实话吗?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第一个反应。因为虚伪的那种状态让我有点纠结。很不舒服。
 
如果我说我从来没有收(受)到过这样的教育。你会觉得奇怪吗?我真的没收到过这样的教育。因为在我们家看来“护犊子”是不好的。父母必须在孩子受到大家指责时,尽量的指责自己的孩子。
 
我小学的时候,老师告诉我,出卖朋友是维护集体的好孩子。当然我的当时所受到的教育就是,为了集体也可以出卖自己的父母。即便父母知道了也会不责怪因此血亲这个概念在我的内心的位置的占据不大。出于那种淡漠。不对。应该是冷漠的那个层面。亲者痛仇者快。我属于此类。我也毫不怀疑。我的父母也是如此。
 
但。我渴望亲人。也许上面的原因促使我渴望。
 
我对亲人这个词有概念。估计是在这十几年。之前。也隐约的有。但不强烈。甚至还有鄙视的那种感觉。我唯一为亲人做出反击的时候是在二十多年前。我记得是一家人过年的时候。
 
我有个舅舅叫黄迪军。那年估计他四十好几了。刚结婚不久。带老婆回到我们三代同堂的大家庭过年。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指责他。弄得我很不舒服。那天我发火了。我说。大家都没有把黄迪军当自己的亲人。自私。无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说。然后觉得特别痛快。以致那天我父母对我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
 
我是由外婆带大的孩子。而我外婆有铁外婆的称谓。现在大家估计知道我受罚的待遇是什么了。我从小很犟。我嘴犟的时候。我外婆就用缝衣针扎我的嘴。
 
可我知道她爱我。因为那时候瞎说话,除了给自己带来灾难还会给全家人带来灾难。
 
这些我就不细说了。经历过文革的人估计明白我外婆狠的意思。那么说吧。我长大后,我对我外婆外公非常的孝顺。我嫣然成为外婆家的满儿子。按北方话讲就是幺儿(老小)。
 
亲人。往细的地方说。是。让心融化的一个去不掉的东西。但往狠里讲。就像钢铁一样的卵石。我在一首分行里就说过。我外婆很美。像一颗鹅卵石。
 
其实。我愿意理解你这个问题“亲人”这个词就是家人的意思。我所理解的家人的概念不是中国人告诉我的。是美国佬。他们的电影。
 
我为我所受到的教育感到可耻。我现在尽量的去通过一些东西来补充我对亲人家人这俩个词理解。也通过自己对过往的记忆。以及写作来弥补自己这一方面的经验知识。还好。我还有机会。至少比我死去的父亲有机会去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比他们尽可能的做好。
 
对于这点我很自信!
 
 
2016.11.3
 
 
 
5回答朗十三“说说粮食这个词”
 
粮食对于我就是谷物。一种具有生命体征的东西。这不是象征说法。是专业人才知道的知识。因为谷物能休眠和呼吸。
 
粮食对于别人来说是用来填饱肚子的东西。但对于我。每次想到粮食这个词。
 
我都会想到化学药剂。说白了就是毒药。
因为保存粮食这些东西是必须的。
 
粮食对于我。是汗水。和。夏天。具体到50°的气温。在阴凉樟树下。浸透衬衫汗水的香气。
 
很多人以为汗水很臭。其实
不是这样的。汗水在气温50°以上会
散发出阳光一样的味道。
 
还有就是。保持呼吸。
特别是在防化服和防化面具下。缓慢的呼吸。
有些
迟缓的活动。
 
这个时候。听觉是模糊的。
但。呼吸是沉重和
缓慢的。因为急促会让你不安。会
 
让氯化苦通过防化面具的空隙。让。你的眼睛刺疼。肺部疼痛。
 
粮食是谷灰。一些甲壳虫。和。
空荡荡
安静的库房。浅灰色的水泥地。以及。微风中闪烁的阳光。
 
 
6回答朗十三“说说断片这个词”
 
趁你没喝多。
你是觉得我一直喝多了吧。
没细想过。我是说。这不重要。
但。对我很重要。有时候。我甚至过不了醒来的那关。
我明白。所以我想问:“关于断片这个词”
 
 
断片这个词是我在北京漂着的时候知道的一个词。
这之前。我就知道。失忆了。
或 喝失忆了。
具体的感觉就是。醒来时。发现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
 
这是最可怕的。
特别是对于像我这样具有攻击性人格的人。
 
所以每一次喝断片。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是。回忆。或者回顾当时还清醒的情况。
 
但。现在。更多的。断片。都是醒来后给自己预设的一种保护。
因为这样就可以推卸责任。或。更多的给自己一点符合良知的交代。
这话。也不太准确
我是说。一种宽慰自己的方法。的借口。
 
兄弟。现在我不太喜欢和人喝酒。除了。因为
我知道孤独是不能分享。只能独自享受的幸福外。还在于
我在家喝酒。再多也不能做出太翻天的事情。
 
也许吧。我不确定。我是说。扯掉安全这个概念。更多的是少点羞耻感。
 
我很讨厌羞耻。不管它以什么方式出现。
我都会特别敏感。
 
在进入断片之前。
 
是这样的。会有很多平时可以忽略的事情。很刻意的再次。像电影那样出现
。这让我很不安。我读过。也做过。很多关于心理学的书籍。
所以我很清楚自己在断片后。不管是真断片。还是
假。
事后我都能把自己的心理做一遍清理和梳理。
 
这太可怕了。
 
我现在所对自己做的事情是。让自己直面那个做出了伤害他人的
那个自己。
 
让我接受那个给他人造成了伤害的自己。并且告诉他。这就是你!和你
所做的鸟事。告诉他。
你必须在以后承担不可预知的后果。
 
我尝试过去控制。但。都失败了。
现在。我也接受这些无法改变的失败。
 
我甚至告诉自己。这就是个实验。一个梦。或。一个死了。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死去的人
 
他正在做的事情。重复的事情
我相信我会有接受这个事实的一天。
 
 
 
2016.11.8
 
 
似乎有点上瘾了。今天朗十三没有问我半句话。
 
 
 
7回答朗十三“说说消耗这个词”
 
看到你的发言了。其实我一点都不忙。不说话仅仅是。我在。
你不在吗?
好的。我继续说。这几天有人说。你们在消耗。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你是说。消耗。这个词不好?
差不多。
为什么?
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说的是。我承认生命就是消耗。但。不是全部。
那这个问题给我。你会觉得有意思吗?
我不知道!
 
好吧。我明天在的时候回答你!
 
 
 
 
我在了。
嗯。
昨天喝多了点。所以没回答你的问题。其实。实际是我对于消耗这个词。不知如何回答你。
这对你有困难吗?
说不好。
我的意思是。我以前接触这个词的时候。年龄差不多27-8岁了。
这会是个故事?
我不知道。但有可能是我一直在遮蔽的记忆。
遮蔽的记忆?
是的。所谓遮蔽的记忆。说白了就是。一种安全措施。我指的是人心理防卫。一种出于保护自己主动切断记忆的手段。类似。房子。或能把自己藏起来的……你知道的。我们很多的记忆是不能见光的。但。如果我们一直把这类记忆。记。住的话。那么会对我们自己的心理带来负面影响。一个正常的人会把这些不好的经历像废弃品那样丢弃。
哦。
所谓向前看。别回头。在我看来大概和这些有关。
……
……
好吧。我还是来说下“消耗”这个词吧。
 
 
 
消耗起于对事物的厌倦。
 
我感到这个词语的时候刚好在我上次婚姻不久。
我是说。我在逃避。
对于责任和义务感到困顿。
 
我经常泡在别人的牌桌前。
似乎靠着这些在打发掉自己的时间。
 
在我看来。将自己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会有。意义。
好吧。我是说。只有这样
我才能
找到存在。或自己的存在。感。
 
其实我的攻击性人格也是从那时开始培养出来的。
 
比如。我会突然的去冒犯他人。引发
暴力事件。
当然。不管自己还是他人受伤。这都对于我
一件释放。
 
我自己也不喜欢这样。但我控制不住。按现在的说法
我觉得。酷。
受虐心理有点类似宗教崇拜。
 
似乎只有擦去自己。这个。现在的自己
才有可能出现一种新的什么。
我不确定那是什么
反正
擦掉。一点点的擦掉。自己。
的。这个想法。很强烈。
 
似乎还可以说点什么的。但。这些已经足够了。虽然把自己说的一文不值的……
另外:兄弟,我发现我们的这种问答。会。有一个新的状况出现
即:每一个词
都有可能是一段私密的生活。
 
 
 
8回答朗十三“说说说这个词”
 
突然。也不是突然想问。你。说。这个词。
哈。和昨天回答的结尾有关系吧?
有点。但不全部。其实我今天想了三个词:工作。上班。恶毒。
但为什么问。只问了。说?
也许我觉得。说。才是。主要的吧。
嗯。我想下。
 
 
说可能是最原始和最有艺术性的。方法。沟通。或。陷阱。
 
在我看来是文学和艺术的起源。
说。肯定是欲望。
如果以此为基础的话。那么表达是我们最强烈的欲望。
 
我觉得说和欲望。的前期。应该是。性。
 
跳一行。后。我觉得
它是孤独感。
 
触摸是孤独感。它其实也是孤独的表示。
 
说。肯定是孤独感。所以
才有恋爱。
我没仔细研究过恋这个字的意思。
我会想到说。
 
谈。恋爱。
好像谈就是主题。因为谈。才有恋爱。
 
这就像。非人类的动物。它们为了恋爱(其实是为了交配)展现自己一样。
人。通过谈论的。说。
来达到那种效果。
表达和展现其实是一个意思。
就是将自己的想法
告诉对方。
 
或虚拟的对象。
这和文学艺术差不多。这让我想起。前几天想到的一件事。
大陆85后不是有新意象主义的画派吗?
我觉得他在画那些兔子。游击队员。和篝火时
在他们前面所表现出的。草。和树枝。
其实所表现的就是,他在观看自己阴毛的那种感觉。
 
我写过一个分行。《蓝境》。写的就是那种感觉。
 
好吧。我之所以那么讲。主要是。在我刚成年的。性成熟的。时候。这个保密。我所看到的阴毛的感觉。
那个艺术家在新意象主义的表现上。当我看到他的原作时就那么像。
 
他用刮刀。刮出。或。刻意堆砌的那些乱草和树枝。看着真像阴毛。
 
当然还会有其他高明的说法。
但。这并不会影响我对新意象画的看法。是对个人成长过程的一种记录。
只不过。在这里。说。
成为了可以多样性选择的。一个想象空间。
因为。说。
本身具有。中性的意味。
 
它不会刻意的表露目的。这好像和恋爱中的暧昧差不多。
 
所以一般高明的文学。艺术。家。都是。高明的。说。的专家。
他们会像一个有预谋的恋爱者那样。
暧昧的。
隐藏自己最终的目的。
等待。倾听者的
误解。
 
所以。人一开口。即是。你的陷阱。
如果你正在倾听。
 
 
2016.11.9
 
言说有欺骗性。所以大家都说。政治家是骗子。其实文学艺术都是。因为。他们都擅长中性路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