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4年:十一月的黄昏(9首) (阅读454次)




 
◎十一月的黄昏
 
十一月的黄昏,走着你我
暮色深沉,有看不见的波澜自心底涌起
母亲,这些我都懂
 
时光在我们的身上重复了太多
可又总是不够。
母亲养我这样的女儿辛苦了
 
此刻只有落叶沙沙
只有黄昏的光线在徐徐地
解读着爱与被爱
 
哦母亲,在更前方
我会停下脚步,即将到来的夜色里
点一盏灯,就再也不怕黑了
 
母亲,您看人间的叶子都在奉献着黄金
向死而生啊
她们也装满了水蜜桃的回忆
 
母亲,十一月的黄昏有那么多叶子
来到我们脚下,它们发出沙沙的微响
像极了女儿的心事
 
2014-11-21
 
 
◎遭遇
 
多么磁性的男中音啊!是谁
在深夜读我
咔嚓咔嚓咔嚓,谁又在我的耳边不停地打火
 
为你所有的夜晚
也为我所有
 
它不关乎爱
不关乎情
当然,更不关乎性
 
它只关乎诗歌
打火机
和一只饥饿的烟斗
 
神呵你只能点燃我,不能将我熄灭
 
火就这样
继续舔着一个女人的腰肢和胸脯
 
而在世界的某处,谁把爪子倒立
在我沉醉的刹那
狠狠地折断了我的叶子
 
折断了
我的玫瑰
 
2014-4-25
 
 
◎明月梅花下的羞愧
 
神啊只有你懂。今夜持枪者已逝,天使手持梅花而来
今夜蝴蝶追风,在你身下
我已化作最深的海,罪深的海
 
神啊也只有你懂,这最深情的仰视
那生命之泉是如此欢腾
我已是什么都不能拒绝,梅花形的伤口一次比一次深刻
这极致的爱情,我懂。
 
哦不,神呵,只有你懂。懂海
一份神经质的爱,以魂不守舍的颤抖,以疼
 
可是神呵,今夜我为什么羞愧
一次次的凝望,百度,吞下了时间带蜜的毒
生死牌上,激情和壮烈并举,我突然感激这异样的死,我感激你
 
神呵今夜清风落影,你的每一个字都是陷阱
今夜一次惊心的阅读
我就看见了虚空中的梅花,我看见梅花带着弯刀
斜插明月而来
 
啊穿透了我的心!这就是我要的死
罗密欧与朱丽叶
祝英台与梁山伯,今夜我又一次读到了神的赞美诗
 
神啊我一次次读你,海水在前,海水在后
波澜过后,我终将止于沉默
 
2014-1-17
 
 
◎在路上
 
在爱与被爱中占有和付出,时光就是这样
一点一点流逝的
我们就是这样,一点一点
被用旧的
 
那些碎片已不能还原
日复一日,我们在爱中修炼
而事实上,那颗心还没进入冬天
就衰落了
 
现在,我们比任何时候都脆弱
一颗心裸露着
坦陈着
呢喃着,急切地等待着爱抚
而任何冷漠
对它都是伤害
 
可是那颗梅花状的心
它的痛苦
就是我们的痛苦
只要心在,一切都在
心若不在,就是给她黄金万两
也不会心动了
 
你听月光下
一个女人的声音,接着
是一阵抽泣
而爱总在路上,一个带着鸡毛信的天使
飞驰着——
飞驰着——
我们在绝望中,等待了雪
 
2014-1-16
 
 
◎处暑
 
在缓缓到来的辰光里飞翔
死去多年之后
我又从狮子座的轩辕十四星旁
重新活了回来
 
这期间多少的浮云、神马
多少欢愉
都与我无关了
我只是在心上堆积了
一些星光
一点暗香
 
在一个夜晚,我甚至凝聚起所有的光芒
向着尘世飞奔
而那时,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突然
射杀了我的影子
……
可我还是回来了
只有死过的人才能告诉你这一切
比如茨维塔耶娃
比如普拉斯
我的姐妹们在处暑这一天
都能回来
 
2014-8-23
 
 
◎木兮
 
不论是白杨,还是桦树
你都纯洁过了——绷紧的小弦在时光中
无物可敌
 
一株木叶
在记忆里欢腾着生命的香气
灵魂的香气
 
风一阵阵地吹过来
哗哗——
哗哗——
那是它在向时光致意,向你
 
我微笑着
向满树的叶子
 
2014-7-31
 
 
◎灯光迷人
 
灯光亮起来,我小小的书房
书香盖住玫瑰,水花催生牡丹
 
这个时候我写诗
或者发呆,浑身荡漾着金牛的气息
 
这个时候,会唱歌的绿度母
从经书中走出来
歌声如花如雨
 
看啊,灯光吻上她金灿灿的头发
她美丽的脸颊
看上去多么少女
 
这个时候,如果我还在发呆
为迷人的灯光发呆
绿度母就会对我毫不客气
 
她会像大海那样
收回我的紫贝,她还会用红豆竹篮把浪花
一波一波
从我心上取走
 
2014-7-31
 
 
◎落日之下
 
落日盛大而安逸
这个时候,我们才敢凝视
与那些醉话一起
我们等待着星空的到来
而某某
某某
像中了邪
像着了魔,两只笨鸟抓紧树枝
呼唤着:爱,爱爱。
这时我笑
 
我们笑得多么忘情
哎,傻孩子
那时你正像头金毛小狮子
嬉戏在我的怀里
 
2014-7-31
 
 
◎一只会飞的剪刀
 
像一只白鸟在闪光
嗜血的白鸟!多年前我认识一只弯嘴钳
现在我认识的
是一只弯嘴剪刀
 
它是冷的、硬的,长长的,锋利的
是不锈钢的
它在我的眼睛里闪着光
像一只白鸟
蓄满危险
它伏在离我不到一米的茶几上
随时会飞起来刺我、杀我,让我刀刀见血
 
我带着坏笑盯住它
现在,我盯着它足足有十分钟了
像一场倾城之恋
我等不及了
我迷上了它的冷、硬、寒光
想着它突然插进心口的疼,我幸福地
浑身颤栗——
 
我想我是疯了,那么疯狂地想与它
容为一体!可我与它容为一体能做什么呢
那些快感
那些高潮
都不是我想要的。可我又那么愿意
死于热血沸腾
 
我想我是疯了
真的疯了。我实在等不及了:嗨它不动手
我先动手
它不刺杀我,我就要去刺杀它了
我要用我的身体
去刺杀一把剪刀!我要用我的血
去喂养一只白鸟
 
去喂养一只嗜血的白鸟啊!可是
就在我崩溃之前
我突然惊恐地站起身:我必须离开这把剪刀
必须!
这个夜晚我以最快的速度
逃离了现场,我疯了般逃进黑暗里
 
你看我逃得多么快
多么快!一只会飞的剪刀
一个冰冷的对手,被我远远地
抛在了身后
 
2014-1-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