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横琴岛九章》 (阅读1188次)



.

  《横琴岛九章》
 
 
 
《孤岛的蔚蓝》
 
 
卡尔维诺说,重负之下人们
会奋不顾身扑向某种轻
 
成为碎片。在把自己撕成更小
碎片的快慰中认识自我
 
我们的力量只够在一块
碎片上固定自己
 
折枝。写作。频繁做梦——
围绕不幸构成短暂的暖流
 
感觉自己在孤岛上
岛的四周是
 
很深的拒绝或很深的厌倦
才能形成的那种蔚蓝
 
 
《中秋》
 
 
十月是乡村露出
贫寒之躯的时候
枯草的遮蔽解除了
一把野火烧了
伤疤露了出来
废砖头一样的
心跳露了出来
我常在这个时节回乡
我喜欢爬到枯槁的
小山上,看着山下
就在中秋节当天
傍晚五、六点钟
乳白色炊烟应该
从那些屋顶升起
此刻清净无火之户
多半是断绝了
这些年炊烟剧减
大地压力变轻
荒草就长得特别的
快,特别的茂盛
 
 
《蝴蝶的世界》
 
 
我们会突然地失去
所有的语调
所有的方法
面对朝我们快速移来的事物哑口无言
 
面对在岩石上,像是死了
一会儿又
翩翩而去的蝴蝶哑口无言
 
蝴蝶千变万化
而我必须一动不动
 
我知道,只有我对她的想象
才是她的监狱
她终会漏下一点点光亮
 
傍晚,蝴蝶覆盖我
但蝴蝶能教会
我们如何适应一座
一个字也没有
一种方法也没有
却终生如泣如诉的新世界吗?
 
 
《沙滩夜饮》
 
 
盘中摆满了深海的软体动物
动物被烤熟的
样子更为孤独
姑娘们从非枝叶,而是主干
她们浑身冒着泡沫
舶来啤酒的
泡沫
螃蟹转瞬即逝
仿佛她们全身洞穴所哺育的
也绝非这几个
天性脆弱的诗人
 
据说螃蟹荒凉的硬壳
更易引发幻觉
我渴望看到姑娘们拒绝但
她们几乎从不拒绝
她们很快溶入了我们的粗俗并
把更醒目的粗俗拖往
夜色茫茫的海岸
 
 
《萤火虫》
 
 
乡亲们认为含冤而死的
人会变成萤火虫
 
我看见墓碑群集之地
敝败的门户上,枯苇丛中
萤火虫漫天飞舞
 
弱者胸中可怕的缄默
死后仍存有一丝力气把
这小灯笼点亮
又难免让人心安
 
死者的微光迎风而舞之时
活着的人应当休息
 
如果可能,要长久地休息——
大坝日复一日涌起
我高高卷起的裤脚上
露水如电
 
但炙热的晚风请
不要停下来。权力苦涩的
棍棒也不要停下来
 
夜间河岸因这幽暗之光也因
贫寒的鸡鸣和乳汁得以永固
 
 
 
《以病为师》
 
 
经常地,我觉得自己的语言病了
有些是来历不明的病
凝视但不必急于治愈
因为语言的善,最终有赖它的驱动
 
那么,什么是语言的善呢
它是刚剖开、香未尽的柠檬
也可能并不存在这只柠檬
但我必须追踪她的不存在
 
 
《过伶仃洋》
 
 
浑浊的海水动荡难眠
其中必有一缕
是我家乡不安的小溪
万里跋涉而至
无论何处人群,必有人
来担负这伶仃之名
 
也必有人俯身
仰面等着众人踩过
看见那黑暗——
我来到这里
我的书桌动荡难眠
不管写下什么,都不过是在
形式的困境中反复确认
此生深陷于盲者之所视
聋者之所闻
 
我触摸到的水,想象中的

呜咽着相互问候
在这两者微妙的缝隙里
跨海大桥正接近完工
当海风顺着巨大的
悬索盘旋而上
白浪一排排涌来,仿佛只有
大海猜中了我们真正偏爱的
正是以这伶仃之名捕获
与世界永恒决裂的湛蓝技艺
 
 
《深夜驾车自番禺去珠海》
 
 
车灯创造了旷野的黑暗
我被埋伏在
那里的一切眼睛所看见

孤立
被看见
 
黑暗只是掩体。但黑暗令人着迷
我在另一种语言中长大
在一个个冰冷的词连接
而成的隧洞中
寂静何其悠长
我保持着两个身体的均衡
和四个黑色轮毂的匀速
 
飞蠓不断扑灭在车玻璃上
他们是一个个而非
一群。只有孤立的事物才值得记下
 
但多少黑暗中的起舞
哭泣
并未被我们记下
车载音乐被拧到最低
接近消失——
我因衰老而丢掉的身体在
旷野
在那些我描述过的年轻桦树上
在小河水中
正站起身来
 
看着另一个我坐在
亮如白昼的驾驶舱里
渐行渐远
成为雨水尽头更深黑暗的一部分
 
 
《夜登横琴岛》
 
 
大海所藏并不比一根针尖的
所藏更多。是怎样一只手
在其中挖掘——
他还要挖掘多久?从太空
俯瞰,大海仍呈思想的大饥荒色
横琴岛却被压缩为欲望的针尖
 
诗人们持续走失于
针尖的迷宫之内
去年巨树繁花相似,今日霓虹
四分五裂。一切变化
总是恰在好处——
岛上的人居复杂
街衢五门十姓
散着血缘的混杂之力。虽是
方言难懂,舌尖下却自有
那绵延的古音未绝
 
路边的罗汉松、小叶榕
得到了美妙的修剪
门牌琳琅,声色的荷尔蒙神秘均分
于闲步的老人,妇女和儿童之间
岛曰横琴,澳门隔岸
当大海对一座岛疯狂的磨损再也
继续不下去了
这针尖中自有一双手伸出来
把这张琴弹得连夜色也忘不了
一个仅仅从它皮肤上无声滑过的人
 
 
2016年11月写于珠海,2017年1月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