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10月8首 (阅读1227次)



《我知道大地上的每一棵野草》
 
我知道大地上的每一棵野草,都有自己的
体形,身高,癖好,口感,喜欢在
月亮下或朝露里换装,还知道
一棵草的左旁或者右边,姓李或者姓张
欣欣向荣后,又被牛羊咬掉几口
还被踩上几脚,它们的执念
不容讨论,而额外的天火对此狂笑不已
下一场雨水是经书,咬咬牙,它们
就再活过来,魂绵绵不绝,命有点
太假,它们只认定,这是我的第一天
人间的文字早就厌倦了,烦了,无所谓了
来记录一棵草的前世与今生
只有我记得,死去活来这个词
有多疼,以及,一个人被随随便便
揪住头发往外拽的样子,发出声音的
都是人,一声不吭的,都是草
2016-10-29
 
 
《群山赋》
 
群山是菩萨,也是一条条自荐的木鱼
有鳞有鳍,拱起背脊,又要拂袖而去的样子
谁在庙宇里当住持,谁又是
把野草作为佛经念成郁郁葱葱的僧众
来一阵雨,群山绿了,转眼又枯了
天地一做再做的事,我们叫保平安
木鱼叫潮退潮涨,有时游得快,有时游得慢
只有江河泪流不止,转辗于不吭不响的时光
2016-10-19
 
 
《密室谈话录》
 
翻墙而入或者破墙而出,并且
一做再做,无非是往返于一间密室
去做什么?你自己清楚
每一回我被人唤入或自己闯入
都像是一场情事,还没有恩断情绝
笼子召回飞鸟,四壁面对慌乱的人
密室之外,已举目无亲
踏上这条阴阳道,接受的是
面提耳授,或确认自己是人是兽
出来时便是再一次去人间,玉人一再说
你我相见,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可我如此不可靠,一再地,泄露了天机
2016-10-23
 
 
《长出翅膀的蚂蚁》
 
这只蚂蚁本有自己继续活下去的生活
可不知为什么突然长出了翅膀
是身体有了新能量,抑或别的变故
天空里的大鸟都在,没有废掉
老天爷凭什么,让自己顶替谁
去飞一遍,它依然在地上四处逃窜
想找一个菩萨问一问,留下来
把翅膀还给谁,或与另只蚂蚁
接上暗号,由它安上它要的这翅膀
茫然无助啊,茫然无助
从前与另一只蚂蚁一路并行
卿卿我我的事,再做,总觉得已离地三尺
2016-10-20
 
 
《大概要多大的地皮才够我写一首诗》
 
大概要多大的地皮才够我写一首诗
这问题我想了又想,有时
想换一块,从出生地,换成
昨夜的梦境,布料那样
这一块变成其他的,也从一张豹皮
换成了老虎皮,还会倒过来
石斑鱼改成了黄花鱼,乌贼鱼,魔鬼鱼
那鱼皮,恶作剧般变来变去
探试我的席地而坐,及文字是什么胆量
没有谁是依据,永为乡邦
它们各自为阵,在山东或者在福建
都以我的抉择而存在
听话与不听话的摸上去都有
自己的手感,以自己的格局
对应我的文字,在一些好天气里
才与我的诗篇共同呼吸
我的文字是任性的文字,这会儿
正有点困难,它们不听老天爷的话
不安于天命,老天爷的意思是
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而我的这首诗
因为地皮不明确,我种下的
橘子,它长出了西瓜,无法无天的西瓜
2016-10-15
 
 
《永夜里》
 
永夜里有声音来自星空,听到的是王与群山
也有的发自草间,在呼叫失散的爬虫
 
我乡下的老房子也在喊人
“你在世上已五十多年,你已无用,回来吧。”
2016-10-8
 
 
《大撞击》
 
通古斯神秘大爆炸发生于一百年前
给俄罗斯留下一座湖,人们猜不出
来的是什么星体,也找不到碎片
陨石们都有小脾气,有的喜欢
梦呓,还会半闭着眼睛磨牙,做一些
无伤大雅的手脚,像那只山羊
没事的时候,用角去顶撞那面岩体
心中有话要说,对面山的另一只羊
听不到,但凡在做的事就是它要做的事
天地间此类事很多,用童话
无法概括,用比喻依然挂一漏万
不是一把锁,你锁了就不再有人敲门
那些不听话的,做事比谁都合理
最近的一次发生在前天夜里
我飞向你,我疯狂脱离了自己的轨道
重重的一击,落向你的身体
你一定不知道,你遭遇了天外来客
身上某处,无缘故出现来历不明的大坑
2016-10-6
 
 
《天黑之前我决不变成别的动物》
 
霞浦的一团迷雾过后是其他县的白云
另一个僧人下午已入境在别地的寺院
海边土语已换成山里方言
只有山涧的流水沿着老路不变
低头赶路的还有我,听老天爷的话
抱紧自己,拼命的抱紧自己
在天黑之前我绝不变成别的动物
而另一块石头一直往前面跑
它可能具有白云之轻,也可能就是那僧人
2016-10-2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