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6年:◎别样的女子(8首) (阅读453次)



关于诗歌的话题说得太多了:诗歌怎么写?写什么?如何写出好诗?
今天,一个朋友说得极好:“厚度和深刻,以及对語言的个人化处理,我們都需要。”
也有师友这样对我说过:“李清照传世18首诗词,并不是她只写了18首。那些隐没的诗词,真的没有了意义吗?对于一个写作者,写作是唯一的意义。”
当我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也只是微微一笑。我知道,我贴的这些算不上诗歌,但写了就贴出来:)
 
 
◎偏执
 
它是虚的,空了
 
你还是拿着一把螺丝刀
要把那粒珍珠
撬出来
 
一粒乌有的珍珠啊
 
你撬动的
是海水般的孤独
 
2016-11-17
 
 
◎境界
 
雨意朦胧的青城山播撒着
山水和教育,世间风物纷纷从雨淋墙
和月移壁中一一照见
 
一轮神话般的月亮打开了界限
而七十岁的他
此山水已非彼山水
八十岁的他,登上山峰
却无人问津
 
八十五岁了
他还在借助放大镜摸索着作画
看不见了
如何作画?
就用心画!
当然,我说的是大师黄宾虹
当然,我在流泪
 
生于乱世,长于忧患
知音寥落又如何?
黄宾虹说:
“我的画再过五十年才有人看懂”
茨维塔耶娃说:“我的读者在百年之后”
 
2016-11-17
 
 
◎山涧
 
月照深山
也照着你那时的清浅
水在抖动
你一次一次竖起身子
抱住了花的影子
 
我在月下
想那策杖而来的老者曾给你
缓缓吹风
可你怎么也不懂那款清风的教义
你只想抓住青春的尾巴
再疯一次
 
最后你攫取的
仍是落花和叶子
芳草一次一次经过了你
你一无所知
 
2016-11-10
 
 
◎我的姐妹
 
那一刻,你正从金钱的背上抬起头来
把目光射向了雷霆劈开的山脉
那里有一匹月亮的马在呼救
你急促地扬鞭
可又无从下手
你用心装满了暗器
一用劲就疼!你不知道该放虎归山
还是放马归山
那时你正被一个混蛋的来信
牢牢卡住——
你接受了一个混蛋
其实你正成为另一个混蛋:诈骗、豪赌
行贿受贿、偷偷堕胎
彼时你扭着腰身问我:“如何成为
一个妖孽?”彼时,高墙内的野马夜夜嘶叫
你急促地扬鞭
想冲出身体
可你,已在警官面前摁下手印
 
2016-11-10
 
 
◎朝闻天下
 
战争离我不远
我一扭头就看见俄罗斯的航母
驶向了叙利亚
 
军事家们正热烈地讨论这是政治砝码
还是实战演练
 
而叙利亚
叙利亚正被烟雾笼罩
 
作为一名中国的家庭主妇
我正在电视机前
被愁云纠结
 
我能做的
就是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
 
那一刻热水壶发出刺耳的鸣笛
我紧张地奔向电源
 
顺便对要出门的爱人说:
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2016-11-17
 
 
◎别样的女子
 
我说那几乎就是个例外
在那白色的小镇
我遇见让人惊心的梅花
遇见梅花一样让我惊心的女子
 
那时大风吹着柔软的湖水
我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
那是雌雄同蕊处
一曲命运的交响
为一种遇见,我几乎想哭
 
是的,几乎就是爱上了
——江南小镇
——民国女子
一尾身着旗袍的美人鱼
而在咿咿呀呀的唱词里
她却是一团烟火
 
盛放在那夜的星空!
如今在这首诗词里,我百般旖旎婉转
却把内心的轰鸣
又一次引向了纷纷决堤的爱情
 
2016-11-11
 
 
◎多么璀璨圆满的月亮啊
 
今晚它更大更亮更立体,不仅滚动在天上
而且还刷新了朋友圈
尽管也有过孤藤落月,尽管也有
阴晴圆缺,可是今晚
唯有月亮,光华灼灼
人与日月相呼应
事实上,一轮明月也是有魂魄的
它是传说中的八大山人
是先生冯友兰,抑或是
拥有七十二张面具的佩索阿
世间总有伟大的灵魂
不断地来去,正如今晚的月亮
不管我们如何刷新,它都是“古代的汉语”
丙申年己亥月下元节,望月手记。
 
注:有人曾把月亮比作古代的汉语,所以这里加了引号
2016-11-14


◎在父母的村庄
 
当一群鸽子追着夕光远去
她看见了岁月的从容和静美
故乡被赋予多层含义
——捉迷藏的孩童、大队部
露天电影……人生的风雪之后
她又一次经历。
此刻在落叶之上行走
她的内心折射出
柔和的光线,她甚至感觉
走在了儿时的雪野
在父母的村庄,她不再悲秋
她有沉迷于其间的纯净
长空辽阔,映照着
她的质朴和淡雅
一个淡淡的女子是美好的
如果一定要比喻
我们愿意把她比作白云之轻
或者一枚温润的玉
这里是父母的村庄
一场冷雨之后,屋后的杨树林
落叶又加厚了一层
 
2016-11-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