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柳絮(一)、(二) (阅读4404次)







柳絮(一)


 

现在,我还没有珍藏它的愿望,
我只是在重视、在亲近。
在北京的四月不仅仅有风沙,还有柳絮。
它就是这样轻盈地干扰我们的行程,
堵我们的眼睛。阳光把它的纱裙罩在空中
但没有阴影,是透明的隔离。
借着这特定的效果柳絮从中飞来飞去,
把游走人的暗影勾勒出诗意,
把街道空出来。任一阵风在满目洁白中翻滚。
请记住有这样的下午:
在北京的街头上,流落的人突然庄重起来,
把双眼对着建筑和建筑之间盛行的柳絮——
那飞的感觉大家都体验着、都看到了:
有人看了看表,记下了时间和地点,
记下了与个人愿望有关的一些事情。
尔后,转身轻松离开,就像柳絮。


 


柳絮(二)


 


张家的二媳妇把柳絮悄悄放入怀中,
她生怕街对面下棋的公公看到。
所以,她有一个回头的动作,满脸红晕。
八里庄的阳光把她的红色上衣燃着了,
这使她满脸的羞愧终于有了出处。
多可笑啊!这麽多年她第一次看到了柳絮,
为柳絮感动,想为柳絮干点儿什麽。
现在正在行走中,她没有更多的选择,只是
把随风飘来的柳絮揽入怀中,
就像犯下了一次小小的错误。
她在车流中迅速跨过马路,买来一份儿晨报,
想从中看到一些诀窍、一些机会。
她把晨报高高举过头顶,让双脚在下面摸索。
然后就巧遇了去厕所的丈夫——
突然陌生:陌生的脸、陌生的问候、陌生的时间… …
她迅速拐进胡同中,遍地的柳絮突然升腾,
一下子包围了她。在阳光中,
在狭小的胡同内,
多麽尴尬的事情啊!


           2000-4-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