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作(2016年9月) (阅读997次)



2016年9月
 
 
截句系列《点射》
 
 
"你为什么要写那么多?"
如果我回答这个鸟问题
岂不成了提问者式的傻逼
 
 
 
成长的尊严
就是自强不息
 
 
 
 
随命运的车轮
滚滚向前
沿途的风景
看两眼
不入心
 
 
 
 
 
车棚顶上有积水
昨天夜里下雨了吗
依稀听到过雨声
尽落在前世的深井
 
 
 
 
 
我习惯性地
想对五十岁感叹:老了!
但周遭的神迹全都是:再出发!
 
 
 
 
我前天骂过的一个人
一个将中原民间先锋诗人
招安然后阉割掉的男人
昨天死了
中原诗歌朝野如丧考妣
我绝不收回自己的怒骂
 
 
 
 
 
秘告长安诗歌节同仁
谁敢下来招安
杀无赦
 
 
 
 
悲夫
中原大地之贫瘠
像被打断脊梁骨的瘫龙
哪里像诞生过
诗圣的土地
 
 
 
 
在北京的饭桌上
我说出的事(史)实
惊得同行差点噎死——
"盘峰论争"发生后
有两位老师
抛弃了我们
 
 
 
 
 
我遇到过
不认我的老师
也遇到过
不认我的学生
扯平了
扯不平也他妈平了
 
 
 
 
 
整座森林中
最坚忍的
是蜘蛛网
 
 
 
 
只要有人
他便与人抢话
没有人时
他跟自己的舌头抢
中国人的话语权焦虑症
 
 
 
 
 
曾经有过多次
在开学首次上课前夕
兴奋得失眠的记忆
我的人生比我计划中
过得踏实
 
 
 
 
人死了
他的死诗
就该复活吗
 
 
 
 
 
他——官方当前
最红的诗人写诗时
案头一定摆放一部
《某某省地理图志》
还有一部也少不了
《少数民族风俗史》
 
 
 
 
谁左右了我的感受
越不民主的国家
越让我瞅着亲
 
 
 
 
死后有灵也不必等
你不会被载入史册
因为你的诗对当代
毫无杀伤力
 
 
 
 
青年时代的先锋派
在背叛自己过去时
为何都那么恶狠狠
还带着满腹的怨气
 
 
 
 
夜半闻雨声而醒来
黑暗大地一片干渴
 
 
 
 
教师的职业异化
令她不会说话了
张口便给人讲课
 
 
 
 
他的讲话
与平时说话
差异太大
判若两人
甚至不似人声
 
 
 
 
一些行当
还保留着古老的讲究
譬如打隧洞时
禁止女性入内
供女权主义者批判
 
 
 
 
多年以来
他们扶贫似的
将一个个坏诗人
扶到好诗人的宝座上
 
 
 
 
粤菜馆的前台
插了一面葡萄牙国旗
欧洲杯开始前就插在那里
老板娘说:"都说是吉兆
我也不知道为啥"
 
 
 
 
"秋天深了
王在写诗"
——典型的
草民之诗
 
 
 
 
搞有偿朗诵的骗子
到我这儿来拉生意
如果不是在网上
他准挨一顿暴揍
 
 
 
 
文学是一门课
生存是一门课
在文学中生存
是第三门课
 
 
 
 
对于捧坏诗人
诗神给予的惩罚是
让你写得更坏
 
 
 
 
我很想问写得差的诗人:
"说说看
你为什么写得这么差?"
 
 
 
 
身为一名职业教师
我最怕开的会
竟然是一年一度的
教师节大会
 
 
 
 
在网上毎次遇到
某位女诗人
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多年以前
在她寄赠的诗集里
夹了一张她的裸照
 
 
 
 
看在诗的份上
我原谅了一些同行
满脑子狗屎
认刽子手作救世主
但下不为例
 
 
 
 
一些诗人
我一直以为
他们是官员
直到教师节这天
我见有人向他们
祝贺节日
 
 
 
 
电影里需要做顿饭
面对这顿饭的态度
便可见导演的斤两
 
 
 
 
你可还记得
在读到我之前
你的世界
是什么样子吗
 
 
 
 
很久以前的一个冬夜
在西外单身宿舍的冷被窝里
我为将在一本名叫《现代汉诗》
的油印刊物上发诗而兴奋得失眠
最终那本刊物没出来
 
 
 
 
不要阻止他们自黑
这关乎
"你以为你是谁"
 
 
 
 
滴滴车内
连放佛乐
车如庙行
穿城而过
 
 
 
 
翻开历史
每当中国人民
以为幸福
必然降临时
他们等来的
一定是噩梦
 
 
 
 
朱剑爱吃猪头肉
总让我有些不适
他怎么下得了嘴
 
 
 
 
安倍晋三
是国家话语将其妖魔化
在我心中未能得逞的
第一个人
 
 
 
 
中国足球
叫人不敢看
像熟人的坏诗
 
 
 
 
黑人在唱蓝调
蛋糕上的巧克力
在流泪
 
 
 
 
我为什么爱骂傻逼
是因为不屑于争论
 
 
 
 
对于我这种天生吃货来说
心情不好的时候
大吃一顿就好了
好在心情不好的时候
并不多
 
 
 
 
我最不想说话的时刻
是读罢自己的诗
没啥可说的了
我只想接着写
 
 
 
 
多年以前
诗人任洪渊老师在课堂上说:
"古人云:不为五斗米折腰
何况他们只有二斗五!"
我没有记在笔记本上
而是刻在自己脊骨上了
 
 
 
 
上学那阵子
蓝棣之老师
老催逼我们
给自己命个名字
他无法预见到
我们就叫“北师大”
 
 
 
 
人到中年
我们不光要为自己
童年的营养不良补钙
还要为祖先遗传的
软骨症而补
 
 
 
 
血管里流淌着
三十年未冷的
摇滚的血
我怎么可能
写面瓜的诗
 
 
 
 
多少由你开始传诵的名字
抵达到更广泛的人群中时
其诗已经开始走衰
你又开启了下一个循环
 
 
 
 
触网以来
我对人性的了解
超过先前一倍
结合网下
又提高了一倍
 
 
 
 
警告自己:
去批判世界
莫干预傻逼
 
 
 
 
池塘边的水牛
像一尊泥塑
一动不动
嗅着母牛的气息
那是下辈子的我
 
 
 
 
今日之中国人
义正辞严地批判着
昨日苏联东欧之社会主义
其实我们没有资格
 
 
 
 
中国诗人
一读苏联东欧的诗
就觉着亲
与我们所承受的苦难比
他们算矫情的撒娇派
 
 
 
 
你读东西老用刀
 
 
 
 
下一代总觉得
可以俯视上一代
就像他们敢以港台腔
和在韩国割出的脸蛋
出演红卫兵
 
 
 
 
年轻时的邋遢鬼
到中年有了洁癖
写作前竟然要
如厕沐浴更衣
而这才是必然
 
 
 
 
我岂可带着一身汗臭
去锻造汉语的精钢
 
 
 
 
九.一八国耻日
警报拉响时我正拉屎
于是便留下了一个
坐在马桶上的沉思者形象
拉警报的
你能否为内忧拉响一次
 
 
 
 
让我抵达世界的一部分
让我想象世界的一部分
让我再现世界的一部分
让我放弃世界的一部分
 
 
 
 
电视漏出苏格兰风笛
室内的一切全都自顺
 
 
 
 
"你宣过誓吗?"
"宣过,小时候
为什么没有
宣过誓的感觉?"
 
 
 
 
我的课
山海经
 
 
 
 
毛时代过来人
一做娱乐状
便像二流子
 
 
 
 
在毛时代
是银幕上的坏人
唤醒了我们的人性
 
 
 
 
人做得越来越溜
诗写得越来越涩
 
 
 
 
你50岁的样子
是你一岁一岁活上去的
不是可以想怎么扮就怎么扮的
 
 
 
 
来路中太多的遭际
当时并不能够领悟
现在全然明白
老天爷帮你做诗人
大诗人
 
 
 
 
上课时举例虚假文艺作品
没有一次举到八个样板戏
打开电视全频道都他妈是
 
 
 
 
在历史的黑洞中编故事
编得越圆作者越是小丑
 
 
 
 
中国人到现在也是如此
让长相奇葩者去演坏蛋
 
 
 
 
他因坏蛋演得好
对革命做出重大贡献
担任了电影厂的厂长
 
 
 
 
滴滴打车
与我拚座的乘客
与诗人艾蒿有共同点
双鼻孔均堵死之鼻窦炎
 
 
 
 
他是个好演员
他演的角色
总能侵犯到我
 
 
 
 
"没想到多年以后
你们还在民间"
网上诗友如是说
他准是一个诚实的纯种的
中国人
 
 
 
 
有人在死后还在放毒
不,是你们爱吸尸毒
 
 
 
 
一个每天坚持长跑的作家
是你的作家
不是我的作家
 
 
 
 
他一个人
呆在一个小地方
他的肋骨就是
作协的铁栅栏
一个人的作协
 
 
 
 
不知多少次
我对自己说
别人也得活
 
 
 
 
他玩命地努力
练就了一整套
二手语言
现在可以入行了
至于文学嘛
跟他这辈子没关系
 
 
 
 
我理解你
不站在反先锋的阵营里
你就没了
 
 
 
 
好诗不问出处
庸人计较出处
 
 
 
 
诗渣的共同点
以为自己坐定
真理的小马扎
 
 
 
 
是的,你说得对
有时候瞎猫逮住死耗子
不咋样的诗人也会撞上一首好诗
这甚至构成了一种创作上的自然现象
可问题是:这只瞎猫怎么从来都不是你?
 
 
 
 
为新居选家俱
也会遭遇人生大问题
是让别人看着威风
还是让自己使着舒服
鱼与熊掌不可总是兼得
 
 
 
 
我对鲁迅的怀疑是
太监都把他当伟哥
 
 
 
 
微信朋友圈中的
"朋友"们
奋不顾身地证明着
鸡汤好煲好诗难做
 
 
 
 
见鬼前后的他
丝毫没有改变
 
 
 
 
我只期待一个奖项
——吴雨伦诗歌奖
他毎写出一首佳作
我就得到了一枚奖章
 
 
 
 
大型朗诵会的常备诗
就像广场舞的常用曲
凤凰传奇就是这么
沦为垃圾的
 
 
 
 
美国的民主莫过如此
我们明明看到两个
选出来的老丑在耍宝
人类却自我安慰说
唉!选出他们的制度
还是公平的
 
 
 
 
脚掌上有颗
米粒大的疤
却无伤的记忆
撕掉便有了
 
 
 
 
华夏一族
酸性体质
不泛酸
不成诗
 
 
 
 
打小我就和别的孩子不同
电影散场时我会坐着不动
在片尾曲中将演职员表看完
 
 
 
 
少年敬武松
中年怜林冲
其间多少事
 
 
 
 
我做的番茄炒蛋
比西外教工食堂的大师傅
好吃十倍甚至本质不同
可他做的能卖我的不能
 
 
 
 
男演员者
朝得武松一角
夕死可矣
 
 
 
 
懂诗如我者
深知他是中国诗坛
反动腐朽势力最卖命之帮凶
但因为他死了
死前说过我的好话
我就闭嘴了
 
 
 
 
受了诱惑投身黑暗者
注定不会被赐予信仰
以及强大的意志力
他只好解决了自己
 
 
 
 
你有多复杂
再复杂的人
也只有一根
脊梁骨
 
 
 
 
网上的他
单日高大上
双日小猥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