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江湖十问金山 (阅读491次)



江湖十问金山

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有没有什么特殊原因促使你写诗?
答:我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自觉写诗的。那是一个社会大变动的时期,各种思想碰撞,各种社会现象纷呈。作为一个年轻人,压抑青春的情绪宣泄,所见所思所书,这是自然而又必然的,不同的是,我选择了用诗歌记录。

问:你最初写诗受到哪些诗人或作品影响?
答:记得当时,在谎言及书荒的大环境里,给我带来一丝光亮的是,是读到了台湾诗选。
而后又读到了七月诗派的东西,十分喜欢。我记得有彭燕郊、曾卓、阿垅、牛汉他们,这是中国现代诗口语诗的源头之一。
接触到域外诗歌,那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事情了,令我着迷的是芬兰女诗人索德格朗,和西班牙民谣诗人洛尔迦。

问:你原来在报社工作,编辑文学副刊,对中共体制审查文学有没有免疫力?
答:官办报纸的所谓文学,只是宣传文字而已;在政治家办报的大框架下,即使是这样的文字,相对于所谓新闻,也是退后再退后的"后娘养的货"。
专制体制下,最可怕的是,作者编者自己的"自我审查";不是有了什么免疫力,而是不知不觉,安坐在了"天鹅绒监狱",以后的日子,要用九牛二虎之力,亦即现在时髦所称的洪荒之力挣脱。

问:你们无锡许多诗人都受某某某影响,选择口语化诗歌写作,会一直坚持这样写作吗?
答:我想,大多数成熟诗人,不会受外面太大的影响吧。
无锡诗歌现象,其实是很耐人寻味的:此地工商经济如此发达,写诗的人却如此众多;倾向口语化写作的,也是多之又多;更反常的是,写作口语诗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人,多于七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
口语化诗歌写作,不说方向,也可说是世界现代诗歌发展的正途。你看看,一个享誉世界的民谣和摇滚歌手鲍勃·迪伦,成为今年的诺奖得主,这是不是一个信号和印证呢。

问:你的硬诗选《我靠》出来后,外界反响如何?
答:我不止一次地申明,我的硬诗歌主张是:a、反抗。独立,不顺从;b、反对。反对文学腔调,反对抒情、象征、意象;c、反向。反向而行,回到有沙砾质感的日常生活,回到日常交谈语言。受拉美文学大师帕拉“反诗歌”的影响、启发,进而借鉴、实践,摸索写作。相对于世间的柔软物质,这诗歌这文字,是有硬度的。
我的硬诗歌,其实就是反诗歌。因有域外诗歌大师的反诗歌大纛在上,我不敢掠人之美。
这次我的硬诗选集印行,近百本短期内基本订购出去。印行人、诗人风称,一天之内,售出这诗选20多本,创了"江湖"独立出版之记录。
在独立诗人相对自由之天地的互联网,也得到很多很好的反响。2015年至今,两年不到,我的硬诗诗作,已在60余个微信公众号制作了推介专页。

问:你在现实中和什么样的诗人来往?网络上你喜欢和什么样的诗人互动?
答:当然是说得来谈得拢的人,这里面包括价值立场一致的,以及审美取向相近的。

问:中国各省的诗人体制化很严重,江苏也不例外,无锡因为陈傻子等民间写作的存在而情况要好一些,你对中国诗坛有什么看法?
答:我们无锡这里,应该说是中国现代诗歌的一个重镇。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在专制宣传工厂管制下,当代中国所谓诗界,现状是,"文恬武嬉","风花雪月";为虎作伥者众,挑剥画皮者寡。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民间藏龙卧虎,中国现代诗歌的真货在民间。

问:你认为什么样的诗才是好诗?:
答:1、自然+内心+语言,就是好诗。
内心的东西,自然地表达;语言。汪曾祺老先生说,写小说就是写语言。我想,何况诗歌乎?!
2、"把话说好,说得稍有趣味,这就是诗了,呵呵。”这是我在学习推荐某个青年诗人作品时,一个颇带调侃意味的随意性的留言,有人以为这把诗歌的标准放得太低了。我不这样认为,“把话说好”,这个标准不低,我们看到在大量的中国新诗作品中,半文不白的、半通不通的、半生不熟的、佶屈聱牙的、洋腔洋调的,比比皆是,都是说不好话的。你如果这样一看,就把这个“把话说好”的标准抬高了。
“说得稍有趣味”,说的就是要有诗趣,俗话所称的“有味道”,我以为,这也是一件难事,要能在“平常话”里咂出“鲜味”,这可是神仙的本事哦,这个“神仙”,就是诗人你自己。
这两段语录,是我在不同地方,面对什么是好诗问题时的回答,或你可以对照着参看。

问:你觉得无锡有哪些诗人写得比较好?全中国范围有哪些你喜欢的诗人或作品?
答:这,说起来就话长啦。这里暂免吧。总之,有两种情况,一是好诗人好作品;二是一般诗人,间或也会写出一两首好诗。经验、情感、想像等等,诸如此类的机会要素一碰撞,不怕没有好诗蹦出来。

问:最后请你选出你最喜欢的10首诗,其中包括你自己的一首诗,看看你的审美趣味,我们将和笔谈一起用于微信公众号推送,有可能用于纸本,你觉得如何?


附:我喜欢的十首诗

«哑孩子»
(西班牙)加西亚·洛尔迦

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
(把它带走的是蟋蟀的王。)

在一滴水中
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

我不是要它来说话,
我要把它做个指环。

让我的缄默
戴在他纤小的指头上。

在一滴水中
孩子在找寻他的声音。

(被俘在远处的声音,
穿上了蟋蟀的衣裳。)
(戴望舒 译)

 
 
«还乡»
(芬兰)艾迪特·索德格朗

我童年的树木狂喜地立在周围:噢,人类!
小草欢迎我从一个陌生的地方归来
我把头埋进草里:现在终于到家了。
现在我把过去的一切置于背后;
树木、堤岸和湖泊成了我仅有的朋友。

如今我从云杉涨满汁液的树尖汲取智慧,如今我从白桦干燥的树干汲取真理,
如今我从细嫩的草叶汲取力量;
一位强有力的保护者仁慈地把她的手递给我。
(北岛 译)


«民歌»
里尔克

捷克人民的歌声
这般甜蜜又深沉;
被它感动的心灵,
欣喜得想要哭泣。

当一个儿童
在土豆地里咿语;
穿过长夜守望者的梦,
它的清唱来临。

纵使你远远离开,
到世上最寂寞的所在,
往后的岁月,它执著的声音,
仍然会萦回在你的心里。


«无题»
阿垅

不要踏着露水----
因为有过人夜哭。……

哦,我底人啊,我记得极清楚,
在白鱼烛光里为你读过«雅歌»。

但是不要这样为我祷告,不要!
我无罪,我会赤裸着你这身体去见上帝。……

但是不要计算星和星间的空间吧
不要用光年;用万有引力,用相照的光。

要开作一枝白色花----
因为我要这样宣告,我们无罪,然后我们凋谢。

一九四四,九,九。蜗居。

 
 
«扒薯仔»
彭燕郊

薯厢已收获过了
用犁翻去藤叶的园地裸露着
农人们已背着收获物回家了
于是,像打扫过的打谷场有觅食的鸟雀
一群孩子
蜂涌着伏到耕开的泥土上
开始在那里用小手扒着遺剩的小薯仔
时候已经不早了
昏影渐渐地浓重……
热心的小手们还在努力着
寻找那和他们底小指一样大小的遗留物
用一阵阵欢喜的狂呼
对照出黄昏时沙原的空旷
直到夜色已深
直到他们分辨不出哪是手指哪是薯仔
他们才在树下的草地上
用枯枝燃起野火
烧烤那些寻到的食物
火光映着那些暗红的热诚的脸孔
煽出地下茎球的焦香
他们把黑色的薯仔分成小堆
开始从一个同伴的手里
用几根草叶为自己应得的一份拈阄了。


«墓床»
顾城

我知道永逝降临,并不悲伤
松林中安放着我的愿望
下边有海, 远看像水池
一点点跟着我的是下午的阳光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落日就像睾丸》
陈傻子

落日就像睾丸
挂在城市的西头
里面有无穷的精液
留待夜晚的喷射
有人神态疲惫埋头骑车
有人略作观赏便又忙于交谈
我被这落日感动
硕大 鲜红 壮美
我把它想象是一个男人的睾丸
最健壮的男人
永远不死的男人
才会有这样的睾丸
敢于让全世界来欣赏
我惊喜于我的想象
我觉得今天才是一个诗人


《真理》
杨洪昌

有很多的人在我的祖国问我
真理是什么
我一直答不上来
直至听到张志新的故事
我才回答说
真理
就是被割断的喉管
和掉在地上的
舌头


«公告»
杨勋

我杨勛今生
就一个母亲
她姓荀,农民,今年84岁
她是慈母
我是孝子
这一点有口皆碑

长期以来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
总在社会上散布谣言
说什么,祖国才是我的母亲
对于这种不负责任的说法
我表示强烈抗议

我郑重宣布
祖国不是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只有一个
她姓荀,农民,今年84岁


《叫几声妈妈》
金山

午间在沙发
打盹,不慎睡着了
突然感觉浑身发冷
下意识叫了一声妈妈
我的妈妈已经离去多年
这时叫起她,太多幻觉
想到这里,自己摇头失笑
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想起那些个
留守的无家可归的候鸟一样迁徙的
孩子,一下挺身而起
紧紧抱住身上薄薄的被子
又大叫了几声妈妈
为他们叫几声妈妈
眼前的一切,一下真实起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