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5年:孤山放鹤(7首) (阅读429次)




◎孤山放鹤
 
太空旷了,时间解散了所有的梅妻鹤子
若大的孤山
只有一只盘旋不去的鸟儿
作了白雪的逗点
 
太空旷了,一只白鹤
一枝孤梅
一座矮亭
三千吨白雪卸下
还是那么静,那么冷
 
太空旷了,我不得不
把我的怀念从深夜搬来,从月光下
搬到了雪中
 
可是戴雪笠的人走了
放鹤的人走了,江湖退到很远的地方
哦,一座孤山
 
落雪的黄昏,孤山很静
画上的顽童很静
只有一只白鹤在不停地叫
不停地叫——
 
2015-12-8
 
 
◎优雅的老去
 
谁都会老去的,仿佛一粒光落在水里
一片雪花落向大海
 
可是当时光
带着尖锐的刀锋呼啸而来
我想躲避,已不可能
 
我曾经漫不经心地发育和生长
漫不经心地优雅、恋爱,漫不经心地生儿育女
 
我曾经多么慢呵
我认为时光也是慢的,可是已来不及
 
当青春散去,爱情就变成了一种杜撰
它依照惯性,漫不经心地滑向了亲情
它也漫不经心,指向衰老
 
哦此刻,我怎么反对都没有用了
我知道优雅的老去是一个容器,它将收纳
我们最完美的秘密
 
所以,我义无反顾
用最后的优雅反抗这矛盾的一生
 
2015-12-21
 
 
◎一场恩赐
 
我深信这样的看见是一场恩赐
 
红枫深情,它们集体向着一场白雪弯去
我惊讶这样的弧度
 
而白雪倾斜
借着道路推出了一张巨大的琴
 
大地绷紧了琴弦演奏
一场红枫对白雪的倾诉晶莹剔透
 
2015-12-12
 
 
◎海底的蒙娜丽莎
 
一座海洋罩在半空,而你在大海的鬃毛里
又隐藏了多久?一个佛都
 
一个现场,一些心疼!是时间
让一张蒙娜丽莎的脸
长出了水草、波涛和白色的珊瑚
 
——但这有多么美
恍若时光惊艳了海水,大海劈面而来
 
你用蒙娜丽莎的微笑
关照了人世,也无声地宣说着自身
 
——海底佛都,海底的你
让时间的海水不停地翻滚,你则安宁地静卧
一些佛光,兀自开放
 
2015-12-19
 
 
◎迷境
 
湖水平静,暗合了我木质的混沌和天性
湖水之上,我躺倒
延伸,开始以一座木栈桥的身份
在人间修行
 
年复一年,我爱上了一种舞蹈
她,薄雾一样的朦胧
纱丽一样的美,如同上帝撒下的一小片月光
 
无数次我目送她
缥缈着,婀娜着,去往对岸的山林
 
山林不远,却装满了我要的神秘和梦幻
我不停地
伸展着我的肉身
却怎么也无法抵达……哦神!
 
神啊,一夜一夜
我抱紧了一寸寸雪花和水草
一夜一夜,我支撑着梦游者不知所踪的脚步
一夜一夜怎么就那么长?
 
2015-12-9
 
 
◎男孩、玫瑰和坟墓
 
他说他要折下那枝玫瑰,去送给坟墓中的自己
为此他努力了二十年?我说不清了
 
他自己也说不清。其实他在坟墓中躺下的时间
远远超过了二十年。他在阴暗潮湿的夜里挣扎
自己呼唤自己的名字
 
树叶一片片落下来,但那些坟头的树叶
从来都不是玫瑰
不是女主人床头的那枝玫瑰
 
其实这些诡异的片断,只是我读过的某篇小说
一篇很让人揪心的小说
好像来自马尔克斯?但同样躺在坟墓中的小说家
却矢口否认了
 
可是那个小男孩还在攀折那枝玫瑰
他想送给坟墓中的自己
一次又一次。那个伤心又美好的世界啊
湿漉漉的花瓣,让人心疼
 
2015-12-13
 
 
◎在冬天
 
释放我吧,给我春暖花开,让我面朝大海
可是在冬天,我的请求没有回声
 
在冬天,大地开始向天空掠夺一场场白雪
人类向动物们掠夺最温暖的羽绒
 
整个冬天都是残忍的
一场巧取豪夺
 
在冬天,寒冷把我围困,雪花不停地下
不停地下,下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在冬天,原驰蜡象,到处都是单调的白色
某个傍晚,我终于借用一双眼睛,极解恨地
盯住了一小块黑暗
 
一只会叫的乌鸦,圆满了这个冬天
 
2015-12-18
 
我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qiyuedehai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