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 2016年的诗 (阅读724次)



我离不开我的枕头
 
我喜欢旧书
喜欢用钢笔写信
喜欢绿色的邮筒
喜欢在雨天
往山上走
白雾连绵的山岗
像你的乳房
我喜欢隔着衬衫摸你的乳头
我感觉我的手是婴儿
喜欢在雨夜
从后面进入
喜欢你的顽固
和早晨的坏脾气
我喜欢没有意料之外的生活
你永远在我的右边
我离不开我的枕头


冬日,永安溪畔,爬南峰山
 
穿过空寂的林子,爬上南峰山
永安溪,是神仙扔下来的一条丝带,飘荡在山水间
阴冷的空气中,雪
在聚集
清冷的寺庙前,只有几位练太极的老者
用来回往复的脚步
和手掌
对抗着自己的身体
 
 
夜宿建德江
 
翻过无人的雪山
恍惚觉得
我们是从时间深处来到此地
古人骑马的山路
就是驱车缓慢驰行的山路
夜里遭遇的大雪
就是他们打马穿林的风景
我和哥哥
终于在凌晨三点
抵达建德
经过一个广场
几个农民工
和一个穿高跟鞋的女郎
围着肯德基门前的小摊吃粉丝
我们也停车下来
热乎乎地吃了一碗
外加一个汉堡
随后在附近的宾馆住下
 
 
在石桥寺
 
和一大群孩子去石桥寺爬山
要穿过寺庙内殿
孩子们没有因为香火与佛像停止欢呼
坐在殿内的佛祖一直保持着微笑
当我们终于登上山顶
从远方吹来的风和头顶清澈的蓝
似乎都听见了我穿过寺庙时的那份肃静
 
 
赞美诗
 
在漫长的旅途中
在可以淡忘时
在散淡的日常背后
和重复的梦里
你依旧用天使的面孔
蝎子的心肠
隐秘的各种小手段
折磨我、撕裂我
使我以为
现实的光线、迷蒙的山水
和梦中醒来的那片黑暗
是另外一场梦境

啊,是的——
一切都在持续
一切不可言说
万物存在,已与你的诅咒融为一体
 
 
赞美诗
 
缓慢的三月
玉兰花,在窗口,在路边,盛开
一切没有意外
潮涨的河水在继续
杀戮在继续
流亡的远方,落日依旧盛大
而帝国渺茫
梦中发生的,如春天的铁轨
牢牢抓住了风的旷野
只有晨起
刮胡子不小心刮破了皮肤
流出血来
才突然感到
一群鸽子从身体哗哗飞出
使我在茫然中
获得一种认知——
中年的意外,就是对一切
不再意外
 
 
复活术,兼致李敢兄
 
没有灯
我们就从身体取出灯
铁做的灯
骨头做的灯
血肉铸成的灯
风吹不灭,雾挡不住
 
没有活路
我们就向死路上走
往更陡峭的悬崖
更深的深渊
直到落日沉入大海
地平线消失于夜空
 
“一切死亡我都已死过
一切死亡我都愿再度去死”
这还不够——
我们活着,花朵活过的
鸟儿活过的,石头活过的
甚至敌人活过的
 
我们都要再活一次
举着我们的灯
从纷扰的尘世走过
从低矮的坟墓中间走过
从那些嘲笑我们的人面前走过
哪怕像疯子一样
 
“”引自黑塞《一切死亡》里的首二句
 
 
 
理发
 
在小之满三周岁的这个春天
小之洗完澡后光溜溜地坐在浴缸里玩水
妻子突然说
给你理发吧
我居然乖乖地坐到椅子上
然后听见她手里的理发器
轰轰地在我头上滑行
很快长发变短了
头皮和耳边凉飕飕的
我仿佛看到了二十几年后
我还是坐在这里
妻子带着眼镜在给我理发
儿子带着他的女朋友从外面回来
他对她说
我老妈现在是个专业的理发师了
 
 
一颗星
 
有没有一颗星
它照亮我的童年
也照亮我的老年
黑暗中它是最亮的一颗
我在梦里望着它的清辉
母亲曾经说过
一定有一颗星是你的
只要你善良
她一边在月光下给玉米浇水
一边对我说
我静静地陪着她
坐在田埂上,晚风轻轻吹动着
玉米叶子
 
 
燕子
 
 
脱帽子
鞠躬
敬礼
燕子每次
都是
低着身子
 
飞回到屋檐下的巢
下雨的时候
和雨水一样,飞翔的身体因为亮光
 
而闪耀
儿子说的更好
它在我们家
吃饭
睡觉
玩游戏
 
 
括苍山看日出
 
远山如虎群盘踞,岩石之上
一切都准备好了。
屏住呼吸……我们在等待。
多少个日子
我们错过了,
 
这宏大而庄严的盛典
仅仅是。   仅仅是                     
扑哧一声
一个火球
从黑暗的深渊跳出来了
 
它多像
被我们遗忘的初衷,
只有片刻的安静。
随后,我们听见身边的人们
传来欢呼和惊叹声。
 
 
耳鸣
 
有多少时候,只听到自己的声音?
像失踪者,在人群里找到自己
像远行的人,在风中触摸到故乡
 
习惯了听领导训斥、亲人唠叨、朋友抱怨
和五花八门的新闻报道
还有尘世里各种嘈杂纷乱的声音
 
有多少时候,我们活在他们要求的世界里
像一个木偶
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唯有这一刻,突然什么也听不见了
我的呼吸,就是大地的声音
我的心跳,就是时间在体内搏动
 
我有些恐惧,是因为一种习惯
突然被打断;有些紧张
但却像恋爱了的人,享受着恋爱带来的甜蜜
 
 
有布谷鸟的早晨
 
有布谷鸟的早晨
一定有你妹妹
她比布谷鸟,起得还早
 
很多年,她独自拎着水桶
穿过林子,来到山涧
蹲在那里洗衣服
 
头顶的星星,尚未落下
早晨的风,碰到她的鼻尖,像露水
清新、透凉
 
如今恐怕谁也不记得了
除了那些早晨本身
除了白石村里面的那个山谷
 
就像当时她忘了
山谷之外的世界。忘了布谷鸟
是她最好的朋友
 
 
登神仙居,致父亲
 
故乡的山水
布满父亲的脚印
惟神仙居他从未去过
特别和儿子、孙子
一起攀登
放下老年依然放不下的
田地上的劳作
以及对后辈们无尽担心
领略奇峰峻岭
对他悲苦一生的赞美
从巅峰
一跃而下的瀑布
它其实就是
此时,父亲的内心
一辈子的汗水和泪水
凝聚于此
风中四溅的水花
和阳光中的彩虹
是他从未收到过的
掌声与鲜花
现在,他慢慢检阅、品尝
一路上,他走的很慢
跟在我和小之后面
返回也是。就像从前,他仿佛
要把所有苦难留给自己
 
 
雨,致不语
 
多年前的音乐,在雨中响起
那时候他刚好穿过
一个春天的黄昏
在波兰
还是在南中国
是的,我已经很少
对未知的事物
充满幻想
也很少被陌生的想象
所打动
那些遥远而寂静的森林
森林里奔跑的小兽
风中的花朵
和潺潺的溪流
所有自然的存在
偶尔通过一场雨
我才能遇见
更多时候
我只是坐在窗前,望着雨线
默默抽烟
 
 
好想上幼儿园
 
津渡大师说
好想上幼儿园
这几天他经常站在小区门口
拿起手机
对盛开的花朵拍照
其实拍的时候
能看见玻璃窗里面的幼儿园老师
她二十多岁
比花还美的容貌
他说
真想隔着玻璃
撅起嘴巴
拉着鼻子
把小朋友
吓得哇哇大哭
 

每片草叶都有摇曳的理由
 
二棍说
每片草叶都有摇曳的理由
我突然觉得时间
停顿了一下
无人的旷野,满眼的绿
摇曳着人间
 
 
白云赋
给L
 
初夏,山谷葱笼,阳光寂静
我坐在湖边,
一片云,泊在湖中,一动不动
 
我若有所思,它也是
我想念远方,它也是。而我最想的——
是把它送给你
 
我们错过的
岂止是一片干净的云
还有云飘过的地方
 
那些地方,我们从未去过
也从未为之悲伤过
可为何——我们如此悲伤
 
 
 
两只小鸟
 
门卫大叔打电话给你
抓了两只小鸟
它们是从树上掉下来的
你冒着大雨跑过去
雨中
一只大鸟在天空盘旋
不时发出啾鸣
你蹲在地上
用小手摸着小鸟湿漉漉的羽毛
恳求大叔把它们放了
大叔真的同意了
然后你又急匆匆跑回办公室
你喘着气告诉我这些的时候
我似乎看见那只大鸟正领着两小鸟
穿过雨线
 

草堂赋
 
有没有草堂
容下一个落魄的诗人
有没有一处草寮
给一些经过的人躲雨
避雪,或者夜宿
 
有一碗热水,驱除我们一身寒气
木凳还是竹椅?窗户漏不漏风,灯盏亮不亮
都不要紧——
也别问草堂外面的国度
是否强大
 
一个草堂,就是天下
就是民心
它高于庙堂
和庙堂之上的君王
从这缕缥缈的灯光中
可以窥探到它所在的这个国度的一切
 
 
彩虹
 
雨停了。
太阳一会儿钻云层,一会被云
遮蔽。天空中像有大师,挥洒手中的墨
泼出黑色的,浅灰的,白色的云
许多云翻滚着,纠缠在一起。也有几片
孤单地飘着。无云的缝隙,天空竟是透蓝
我和儿子,此时走在路上,身子轻盈
一条巨大的彩虹穿过在我们的头顶
它几乎使我叫喊出来。儿子已经开始欢呼
我赶紧拉进他的小手,生怕他会飞起来
 

我们不知道
 
有很多早晨,同时醒来,我们不知道
睡去,在同一个梦里,我们不知道
在一片云,或一朵向日葵前
沉思,我们不知道
各自的存在
就像另一个人,活在世上
命运在我们出生时,已把我们紧紧相连
但我们不知道
我们为雪花而欢乐
为相爱而疼痛,为大海而赞美,为死亡而叹息
但我们不知道
 
 
与二棍,江浩兄爬南峰山
 
沉入永安溪的落日
让青色的山峦在水面起伏有致
它仿佛知道
经过一下午长谈
我们多么需要一阵晚风
 
站在南峰山山脚
我们几乎没有犹豫
沿石阶而上
直登山顶
山顶空无一人
 
站在千年的古塔边
站在被松树围着的一块空地
时间不过五分钟
夜色便从树枝上落下来
我们一下子感受到古人的心脏
 
返回时江浩兄一步步数着台阶
二棍走在最前面
我想着他下午抛出的问题——
所有山都是南山,南峰山也是
但真正爬过的人有多少?
 
 

每一次想念,都是生死离别
 
醒得越来越早
有时六点,有时五点,有时在凌晨
仿佛有谁,在等我
记得刚参加工作时
经常梦见上学迟到
考卷答不出
十分着急
母亲离开的前三年
一直在乡下干农活
我经常拿起手机
拨打老家电话
现在我已习惯
真实生活对我的教育
在台风到来之前
我会关好门窗,检查屋顶
出差之日加满汽油
清点行李箱:刀片,感冒灵
梳子,和充电器
大事、小事,仿佛尽在掌握之中
未掌握的也不再强求
比如悲伤和孤独
比如人世的寥廓和苍茫
对一个人的思慕
我无法停止
也不能逃避
虽然每一次想念
都是生死离别
 

赞美诗
 
坐在石凳上
天空青云翻滚。仿佛有大事发生
小城有种力量
使暮色越发宁静
两分钟后,我莫名起身
眺望西姑山:
一片通红的火海!
仿佛下沉的落日重新升起
仿佛天空里也有森林,也被点燃
神也会犯错——
而我一直不知
瞬间的变化,就是
你的变化,你的变化就是
命运的变化
哪怕一阵突起的风
一朵盛开的花
都是预言
多么美,多么壮观
它甚至残忍地要把
悲伤翻出来统统烧尽
 

格桑花
 
总有一片雪,落在夏天
一朵花开在山中
一颗心被打动,并在长夜绽放
 
就像遥远的事物
一无所知
依然是尘世完好的部分。如错失的岁月
 
当我企图用身边一切来解释
只有在梦中,才能触到她遗世独立的爱,和哭泣
 
 
游泳
 
云在水里,山在水里
水里有很多石头,和草
看不见的鱼
还有很多游泳的大人、孩子
还有在水中死去的人
 
水从身体悄悄流走
我浮在水面上
看见了一切
依然无法抑制孤独
水中那么自由,但必须回到岸上
 
 
三十岁后
 
在旅馆或家里洗澡
必有另一个人,在旅馆或家里洗澡
水从龙头哗哗冲下来
冲在我身上,也冲在他身上
我转身,他也转身
我满头泡沫时,他也满头泡沫
我哼完一段小曲,他接着
哼下一段
他在想,这世上
有没有人,与他一样悲伤
我悲伤地闭着眼睛
站在水中
甚至在几分钟后
他用手擦去镜子上的水雾
我正透过他擦去水雾的镜子
看到他
我们同时感到吃惊
同样的黑眼睛
肩膀上同样有一些没擦干的水珠子
 
 
立秋,与刘波兄登神仙居
 
爬到山腰
才从朋友圈获知
今日立秋
我和你,都是被时间遗忘的人
对未来常怀警惕之心
群山在脚下,浮云在身边
你更直接——
在女儿面前
对绝壁和悬崖恐惧
对缆车和铁索桥恐惧
但没退路了
孩子们喜欢和一只黄色的蝴蝶
从山顶
乘缆车下来
 

去国
 
我从未离开我的国度
却常怀陌生和恐惧
相爱的人为什么反目成仇
缄默的人为什么在街上尖叫
善良、温和的人为什么
脸上隐着一抹凶横的暗影
不管在哪儿——我都能看到
这些情景在电视剧里一遍一遍上演
落日壮美而我们沉迷于孤独
星空灿烂而我们在一杯小酒中得以遗忘
一杯小酒——仿佛可以带我远走高飞
 

落日颂
 
落日点亮天空
像悲伤的母亲,点亮我的余生
也把最孤清的长夜留给我
 
海水返回体内
仿佛记忆对未来的一种爱
 
多想和她说一声晚安
就像我多想和远方的大海说一声晚安
 
 
傍晚
 
远空有一大片低矮的乌云
蓝天嵌着一弯月牙,和一颗闪烁的星星
一缕晚霞飘在它们中间
夜色在树丛踮着猫咪的脚步
 
 
早晨
 
一头牛在田野上吃草
一群白鹭围在牠身边
 
晨曦从云层照射下来
露珠在草叶上眨眼睛
 

婺州城
 
再回来,二十年过去
这无疑使人恐惧
恐惧于江水和天空
还在方言里滚动
恐惧于陌生的街道、公园和朋友
带来的恍惚,使生命
变轻。像早晨
搬进新房,飘过在江上的云
寂静空荡,我依旧无法
为其命名。更深的恐惧——
是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起点
带着满脸胡渣,带着一大车家当
带着老婆、孩子。他们脸上
洋溢着当年我离开时的兴奋与激动
 
 
秋日
 
没有一只老虎是我的
它们坐在黄昏的天空里
它们不说话
落日在颤抖
群山在呼啸
 
但没有一只老虎是我的
我坐在它们中间
企图拥有它们一样的力量
毁灭的力量
无视一切的力量
 
但没有一只老虎是我的
它们在落日后
返回森林
我眼睁睁看着它们一只只离去
并且永不再来
 

义乌江
 
现在,只知名字,陌生的一条江
波光粼粼,在秋日里
以一种空阔的荡漾,照亮我们
如同我们新房。每个角落,每只柜子
敞开着,空白着。等待一些
东西放进去。一些植物,鞋子和衣服
等待爱和生命放进去,直到拥有我们的记忆……
 
 
 
晚景
 
街上空无一人
从江面吹来的风有一秋凉意
 
街灯和星星
在代替我们守望、倾诉和爱
 
黑暗中所见的秘境和静美
是我们从未悲伤过的永逝的时光
 
 
秋风
 
一阵秋风吹来,很多阵秋风
就接踵而来
一片叶子落下,无数叶子
跟着落下
 
很多事情
被复制,然后放大
就变成——
无尽的孤独,和痛苦……
 
 
暮晚
 
草地上布满落叶
草地上的草却还绿着
街灯尚未点亮,星星已经升起
晚风无视回家的人们在轻轻吹拂
河对岸传来的钟声敲响了寂静——
有多久我们没有倾听如此悲伤的祷告
有多久我们不再为我们的悲伤而祷告
 

九月
 
马跑起来了,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鬃毛在飞
 
经过的道路和天空,草地和林子
跟着在飞,我们紧随其后,跟着在飞
 
九月,是一匹会飞的飞马
小小的马,母亲牵我的手走在上学的路上
 
哒哒哒,秋风中传来飞马的声音
哒哒哒,秋风中传来飞马的声音
 

九月之歌
 
一场秋雨,天就凉了
放行的马不再返回
石头在沉默中
时间如雨水滑落
从我们的脸,眼睛和身体
 
没人告诉我
一滴雨就是一匹马
每匹马驮走一个梦境
成群飞出的鸽子
在为醒来的人们而叹息
 
一些歌唱和飞翔
使苍白、低矮的生活
保持鲜亮。就像
所有光线,提醒着我们——
九月,就是完整的人生
 
 
雨夜望江
 
江水在街灯下流淌
大桥上嗖嗖驰过车子
四周的虫鸣
以及从不远处传来的
火车嘶鸣
都在一滴
啪——嗒——的雨声中回响
细雨带走花朵
火车带走陌生人
小虫子带走悲伤
江水带走我们从未书写过的梦境
它们轻盈、闪亮
仿佛记忆
温暖着黑暗、冰冷的尘世
现在也温暖着我——
我坐在房间里不停地抽烟
进入所有事物,却被自己永弃
 

杀蚂蚁
 
这几天早晨
你起来第一件事
穿着睡衣
到阳台上
杀蚂蚁
经过一夜
它们会出现在墙角
你用手
一只只抓
你蹲在那里
披着长发
安静得像一朵
刚刚开放的
小小的茉莉花
 
 
 
第一次朗诵自己的诗歌
 
第一次在惠州
在“风雅颂”
在中秋
在聚光灯下
朗诵印在纸上的诗
自己写的诗
我发现我的手
有点颤抖
像在朗诵别人的诗
直到最后一句
“月亮,就是他的
一滴泪!”
我才想起那时
想念妈妈
和念完后的这一刻一样
我想念她
她至今不知我偶尔
会在深夜
写几个小诗
来赞美这人间
 
备注:“风雅颂”——为吴晓兄在惠州的私人会所。
 
 
秋日傍晚
 
江水横流,风吹不止,星星远在天边
我每日此时携妻儿在江边散步
儿子总会发现不同的事物
昨天是路边的狗尾巴草
今天是江中露出来的石头
他说那是他的水怪“克鲁索”
明天就会长大
会带他到水底玩
我一路惊叹——他所看到的
绝对小于我的世界
想象超越了我
而我为了拥有现在的小世界
经历了无数的想象和孤独的旅程
 

秋日江水
 
窗外的江水
秋风中的江水
穿城而行的江水
雾中的江水
落日下的江水
 
像街边埋首的行人
像车轮滚滚
像你忘了
带在颈上的项链
爱情无法回避的虚空
 
它似乎带走了一切
但一切还在
江畔的草木越来越茂盛
楼房越来越高
在其阴影下,人们活着,或者死去
 
但热爱生活的人
我相信一定热爱着它
仿佛我们是它的一部分
幸福和悲伤
它在悄悄分享
 

《祖国》
 
回到乡下,爷爷告诉小之
你种的萝卜和西瓜长出来了
西瓜是小之和大妈一起种的
那个傍晚他们蹲在院子里
把吃完的西瓜子集中起来
用小铁锹盖上一层薄薄的土
后来还浇了几次水
萝卜是和爷爷一起种的
种在院子的另一个角落
爷爷给他三棵种子
现在长出三颗萝卜
此刻,儿子在西瓜和萝卜之间
来回奔跑着
嫩嫩的西瓜叶子
和舒展开来的萝卜叶子
使他十分兴奋,
他边跑边喊:爷爷,爷爷
明天我们就有西瓜吃了
我坐在石凳上,望着这个院子
它种什么,都会活得很好
不管谁种,不管是否种错了季节
 
 
起雾了
 
下午
做完爱
江面起雾了
你赤裸
躺在沙发上
黑发披在胸前
双手
抱着抱枕
你说
像在荒岛上
我说嗯
你看上去
真的像一只白色的海鸟
停在我身边
 
 
 
雨敲响了骨头,秋天就深了
 
我越来越习惯
独坐至深夜
 
车在桥上嗖嗖驰过
江水在桥下,静静流淌
 
它们和落下来的雨一样
孤绝——
每一滴,都是永逝,也是赞美
 
从这些孤绝的事物中
我看见中年的寡淡,像一朵花
 
装着自由的国度
容纳一切。和无
 

 风
 
下午
赤膊站在阳光下
帮岳父切稻草
汗水出来
风就会从林子里吹来
像有一双手
递来一张毛巾
拭去我额头上的汗
胸口的汗
一遍一遍
它不同于以往的风
它吹来
只为我而吹
我的汗水越多
它就越清凉
手臂越酸
我就越从手臂上
获得一种力量
我切着稻草
像切掉我的软弱
 

重阳
 
在路边停车休息
微信突然出现了一个新好友
居然是父亲
我马上加他
然后发了一段语音:我在路上,小之在幼儿园很好
他也回了一段语音:我听见了,那就好,那好……
这时一辆大卡车轰隆隆地驰过
我没听清他最后说什么
我望了一眼远方,天空飘着一片
金灿灿的晚霞


江边
 
我曾经多么喜欢在江边漫步
夜空的开阔,幽远的晚星
像童年的珍藏,像秘密
会一直在悲伤时,在仰望时,给我安慰
现在将我惊醒的唯有
大桥上飞驰的车轮
和平静江面下的滚滚流水
还有,每一个
离去的节日——
为琐事发生的争吵
像露珠
消隐在日常中的小事件,泪滴
这些流逝的,身边之物
正以雷鸣般的方式
从我的中年之躯抽身远去
 
 
十月
 
十月,小虫子的鸣叫散淡、细小
每夜,我会在临睡前凝神倾听
 
我知道它消失的时候,冬天就来了
但现在,它无可替代
 
 
一些老虎睡去再也不会醒来
 
秋天深了
踩在落叶上,身后
总仿佛有人
但我不回头
一些老虎睡去再也不会醒来
躺在金色的梦中
秋风是一支小小的摇篮曲
 
 
 黑眼睛
 
黑眼睛,深潭里的月亮
我凝视,悲伤就会爬上来
我转身,悲伤就会随着一颗晨星荡漾
 
黑眼睛,月亮下的深潭
我凝视,灵魂就会触到潭底
我转身,一个隔世的春天就会在路上喧响
 
 
赞美诗
 
我打碎了一个杯子
我手上流着血
还有一些疼
用舌头舔了舔
有一些咸
但我一直没有找到那只透明的杯子
它的碎片
和打碎它的缘由
 
 
赞美诗
 
细草间有猛虎,山坡上有野花
人间里有良善的露珠
长发的姐姐
她短暂的一生
像闪电劈开了夜空
 
 
早晨
 
薄雾弥漫江面
对岸的建筑站在自己的倒影上
 
我披着外衣站在窗前
白色的梦穿过幽深的隧道找到我
 
风,轻轻吹过
阴影正在离去
 
万物和我
站在世界的入口
 
但不知自身
也是世界的一面镜子
 
 
 
清晨六点
雾很薄
房子和树林
倒影在河中
到了八点
都看不见了
但能看见
高楼上的雾
越来越大
越来越重
 
 
失眠者
 
车子在窗外飞驰
江水在身体里流淌
深黑的蓝
四处荡漾
一些小虫子
在黑暗里
坚持歌唱,对抗
即将到来的冬天
他没有起床
像真睡着一样
卷曲着身子
躺在床上
像夜行车
爬行在蜿蜒的山道上
夜空弯曲
山岗冰凉
 
 
流浪者
 
十一月
你穿着衬衫走在海边
雪下在你的体内
六月的时候,你只身
在高原上行走
故乡的云一直跟着你
你在飞机上睡去
梦见妈妈
背着你回外婆家
你贴着妈妈的长发
就像路上的野花
盛满轻柔、明亮的风
当万家灯火
穿过你的脚步
只有远方,才能挽回一切
只有孤独,才可以拥有
两种截然相反的生活
 
 
 
失踪者
 
他从生活的地方消失了
从他的房子,每天经过的道路,桥和菜市场
河边的石榴和草地上的秋千
这个城市的十月和六月
他彻底消失了
后来是他的衣服、鞋子,看过的书
朋友对他的回忆
他消失了。却一直清晰地
记住这些
仿佛这个城市
才是真正的失踪者
 
 
 
飞行者
 
大地上的一切
再也不会带来伤害了
不停地在陌生的城市间飞来飞去
时光仿佛加速了
你来不及回忆
已来到另一个城市
来不及孤独
就被更大的孤独淹没了
你每次住旅馆
就像鸟儿
停在树上梳理羽毛
偶尔做梦
也只梦见自己
在收拾行李
梦里最急的事
是去机场的路上
又堵车了
就像鸟儿遇到坏天气



很多事物我们依然一无所知
 
陪老爷子在院子里聊天
成了每次周末回乡下,晚餐后的习惯
月亮升起来了
满天的星星在头顶闪烁
今夜,老爷子讲着三叔家的家事
我一边听,一边被西边的
一颗星星吸引
它一会亮,一会暗
亮起来,超过了所有星星
暗下去,似藏隐在幕后
像有人,在慢慢地拧灭它,又慢慢地拧亮它
 
 
 
蓝衣人
 
一天,他走在高原,风跟在身后
在旅馆,在阳台,仰着头数星星
回房睡觉,灯亮着
电视里播放着新闻
 
另一天,他撑着伞
穿过细雨蒙蒙的大街
走进海边的一家餐厅
几个服务员在那里闲聊
 
餐厅空荡荡,没有第二个客人
他随便点了几道菜
他知道,他不是第一次,一个人孤独地吃着饭
也不是最后一个人,孤独地吃着饭
 
现在是十一月的一个夜晚
他裹着睡衣,靠在沙发上
一口。接一口。抽着一只香烟
他的胸口依然感觉到,很多次
 
他在飞机上睡着时,一种深深的绝望
舷窗外,一望无际的蓝,很清晰



“看,袋子里有两个枣子”
 
小美在我旁边说
“看,袋子里有两个枣子”
她吹气如兰,我就醒了
 
?那时候我们几个人正走在南京的某处
灯红酒绿的店铺
四周高楼林立
这是我在另一个梦里
见过的场景
 
那个梦里
我住十七楼
1706房
等第二天早起的飞机
茶杯孤单
被子洁白
我清晰记得
但没有告诉小美
 
这之前
我们从老木家出来
围池塘而建的木头老房子
球衣鞋子袜子散乱一地
墙壁四面堆满书籍
房子阴暗
 
头发凌乱的老木
爬上梯子
从二楼取下两本线装书《雨的安慰》
一边拍掉书上的灰尘
一边说:“幸好还有,送你们了”
他随便从地上捡起一个袋子
把书装起来递给小美
目光深沉
 
再之前
老木家的小巷子,充满泥泞和水洼
低矮的屋檐下
泛绿的池塘
弥漫着陈旧的气味
 
我们没有和老木告别
大街在翻修
像我们生活的城市
年年在改造
坑坑洼洼,四处是工程车和灰尘
路过一个下坡的大坑时
我踩着刹车
用很慢的速度开过去
车子颠簸的震动一直停留在这个早晨
 
 

沉船
 
狂风折断树枝
不必担心落日掉进水里
 
小小的房子,像船搁浅在岸上
适合做爱,看肥皂剧
 
大海深处,沸腾着更深的蓝
鱼儿追着鱼儿,成群结队完成了一个个孤独的形状
 
 
 
夜里的树
 
你不会梦见夜里的那棵树
它在黑暗中站了太久
夜色仿佛是从它的枝头荡开的
风也绕道而行
吹向头顶的星星
这就像——
一根钉子敲进你的木床
你永远不会梦见
 
 

雪山
 
它布下
圣洁之光
 
光落下,我听见。
——我睡着了。在睡梦中,我听见
 
起初,我不知道它在哪儿
知道后,光一直住在心底
 
洁白的、丰满的躯体,由无数片雪花组成
无数片雪花,为我绽放
 
 
 
《在雪地上写一个名字》
 
在雪地写一个名字,在它后面写:我爱你……
一边写一边念。
然后站在那里。
扔掉树枝。树枝会在春天到来之前腐烂,
它又湿又冷,却说出了你的一生。



火车在深夜里嘶鸣
 
夜空,像候车室
一些人坐在位置上睡去
一些人醒着等火车
 
我也在等火车。但不知
要去哪里
哪列火车,是我的
 
像多年前那个夜晚
我拎着箱子,坐在候车室
不知往南还是往北,最后——
 
一个硬币决定了我的去处
现在,我不想用硬币了
现在,我希望自己就是一列火车
 
一列载着我飞奔的火车,去向一个确切的地方
那里可以洗掉我的记忆
那里再也不会有火车和火车的嘶鸣




赞美诗
 
厌倦了落叶
和寂寥的旷野
 
厌倦了一个人
走在路上
 
穿过隧道
隧道留在了身体
 
那年的绿皮火车
带走了一切
 
 
 

赞美诗
 
凌晨醒来
突然记起
以前那个梦里
一只
瘦骨嶙峋
布满蛀虫的鬼
躲在床底下
当时我
举起斧子
她居然捂着头
满脸惊恐
我迟迟没有
砍下去
 
 

赞美诗
 
 
他从路虎车下来
告诉我等一会就去澳洲了
他打开一盒茶
坐在路边泡起来
碧绿的茶
如松针
一枚枚直立在玻璃杯中
清澈的茶香
在醒来后
我似乎还能闻到
现实中——
我知道他
但从未见过
这个带走别人女人的人
上市公司的老总
在梦里
并没有使我
厌恶和反感
 
 
 

赞美诗
 
整个冬天
一块石头,在大地上行走
落叶和雪花无法进入
其内部
 
我也不能
但能感到
一块石头的孤硬
与决绝
 
一个人
把一块石头
扔在路上
跟着石头走
 
 

我听不懂法语
 
我听不懂法语
她的声音开着花朵
充满远方的磁性
陌生的芬芳
 
我走着,大街纷扰而辽阔
穿裙子的女人
穿高跟鞋的女人
香水使她们蝴蝶一般绽放
 
我心存幻想但深陷绝望
穿过的隧道
留在了身体
黑暗充满杯子的记忆
 
阴影无所不在
藏匿着软弱和虚无的力量
就像我从未放弃
曾经淡忘,和藐视的一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