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诗(2016年9月) (阅读464次)



长诗《梦》
 
 
《梦(865)》
 
到处都是河南诗人
全都穿着汪伪军的
黄皮
 
 
《梦(866)》
 
下雨天
古老的庭院
远方的旅人
来到大门外
叩响了门环
但就是
不进来
 
《梦(867)》
 
我有两首诗
粘连在一起了
 
必须做手术
才能将其分开
 
就像传说中
为弹钢琴的手
所做的手术
 
 
《梦(868)》
 
有一个算式
让我穿越到
大学毕业
初回长安的日子
回到我的23岁
雪灾后的大地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太多的杰作
尚未写出
除了青春
一无所有
但我一点都不慌张
 
 
 
《梦(869)》
 
 
昨夜之梦
占据了睡眠的
全部空间
像史诗般的美剧
像中株南车车间
像我的42首诗
其中有两首
不朽的杰作
 
 
《梦(870)》
 
抗战胜利后
我负责查处汉奸
发现人人都有嫌疑
我自己竟是个大汉奸
 
 
《梦(871)》
 
我的诗中人
《二泉映月》中
写过的那个傻孩子
变成了仙女
从电线杆上方
飞过
 
 
《梦(872)》
 
公车上
两人在让座
让着让着
就打起来了
 
 
《梦(873)》
 
在澳门的公车上
我的手机被偷了
——不能这么说
是被换了
不知被谁
调包成一个
陌生的手机
 
 
 
《梦(874)》
 
我穿着雨靴
艰难地在泥泞中
跋涉
去领受一项荣誉
让我觉得划不来
于是便自己
做自己的思想工作:
"你有耐心耕耘
也要有耐心收获"
 
 
 
《梦(875)》
 
睡前看到一则死讯
一个我不知道的艺人死了
梦里我一直在忙活
逢人便说:"有人死了
我不知道是谁
反正是死了⋯⋯"
 
 
 
 
《梦(876)》
 
1970年代的太平巷
我从外面回到家中
父亲架起了铜火锅
让我感到幸福的烦恼的是
长安诗歌节也要在今晚活动
父亲说:"你可以连吃两顿"
这一天里并非所有的事
都是好事
足球队的队友背着我
开了一个小会
 
 
 
《梦(877)》
 
天是黑的
永远不亮
我有一万份
检讨书要写
 
《梦(878)》
 
邮轮在海上航行
向着台湾岛
这一次当主人问我:
"你带毛笔和私章了吗?"
我平生第一次回答说:
"是的,我带了。"
 
 
 
《梦(879)》
 
进终南山
寻隐者得遇
他像一块山石
已经长出了苔藓
我告诉他说:
"革命成功了
皇帝被废了"
他那为我倒茶的手
忽然抖若筛糠
抖掉了脸上的苔藓
面如紫茄
厉声咆哮:
"你⋯⋯你们⋯⋯胡闹!"
 
《梦(880)》
 
今天下午
《新诗典》推荐的诗人
是"北师大诗群周"的
第六位——李淑敏(里所)
推荐语——我在午觉梦中
已经写好了
此处略
见推荐
 
 
《梦(881)》
 
我梦见自己趴着
醒来后是在趴着
我是躺着梦见趴着
从而改变了姿势呢
还是先改变了姿势
从而梦见自己趴着
 
 
 
 
 
《梦(882)》
 
我和当年初中班里的
第一男学霸
四医大子弟
军医之子赵群
在篮球场
做足球射门练习
我在教他
如何用脚内侧
兜出圆月弯刀
 
我之所以梦见他
是因为我昨晚秘见了
他当年的同桌
班花冯梅
冯一声慨叹:
"跟学霸同桌三年
真是太压抑了!"
 
 
 
《梦(883)》
 
一个女诗人
在微信朋友圈中
损到的一位老诗人
我在第一时间
凭直觉得出是他
但情感上又抗拒是他
11年前我也在那个现场
 
但整夜的梦
变成了回忆加推理
全都指向他
 
 
《梦(884)》
 
西北国棉六厂足球场
1972年全国五项球类运动会
足球比赛分赛场
我儿时足球启蒙之地
昨夜我又梦回那里
我在人丛中跃起
用头抢下一记来球
刚要抬脚凌空射门
但眼睛的余光
望见四周陌生的孩子
我今后要与之相处的
地头蛇们
我立刻放弃了射门
将球推送给了他们
就这样
在我学会踢足球44年后
一个夜晚的睡梦中
我玷污了纯洁的足球运动
 
 
《梦(885)》
 
在邮局的窗口取稿费
排在我前面的是孙见喜
他的手上
攥着一厚叠汇款单
我说:"你真能写啊!"
他说:"不是
我是替平凹取稿费"
是啊,他是贾平凹研究专家
我梦见了贾的短篇时代
 
 
 
《梦(886)》
 
这个梦
做在上个梦之前
写于之后
其实我无所写
它被上个梦
覆盖了
变成了一个
支离破碎的残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