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水书》(组诗) (阅读321次)



 
命运
 
我闭上双眼顺延你的呼吸,
谁能明白柔软舌根藏有月亮与星辰,
铁匠打造火红的白昼。
 
这一生我愿做聋子,或者哑巴
我不会轻易说出这时代的悲伤,
我的双手是这废墟上唯一完好无损的磁壳
 
吸引让我做夜中天使阳光下奴仆
深信把双手送进火炉锻造不流泪的汉语
为了美,我愿意把自己年龄一推再推
 
我好存留你那翡翠绿般目光
为了见证某个瞬间,我必须感受分别
请不要轻易拒绝诗中悲烈,哪处风景不留下遗忘
 
枯萎的草叶淌过河面,触摸微波
鸟儿掠过大地,散落的羽毛装饰天空
 
 
 
 微波
 
自然的力把海水推向深渊
延向生命内部的黑夜此时沉默
它的双手正触及宁静的呼吸
 
此时水与光的沉思结盟
一不留神便会惊醒故乡的昼夜
这悲沉气息终于低成柔韧的诗句
 
把隐喻彻底还原成现实秘密
没有退潮的必将永存
而逝去的指向了新生
 
水上除了闪光,还有更甜蜜的嵌入
那幻像中观音菩萨在涌动潮汐中
消失性别启示尘世
 
卷卷浪花悠然戏耍,亲如兄弟
透明的天空包容任何畸形的倒影
 
 
 
地平线
 
远方阔远
永远也不需要再迂回了
此时,沿途浮物都歇为真相
 
我要走,脚步越轻越好
为你轻轻朗诵低向内心的句子
我们要把所有喧哗都解读成虚潜
 
让流水镌刻遗忘的印痕
而哪些寄托已淹过激情与梦想
退至寂寞深处,
 
再也无需点燃,
它永远如此逼真与诚挚
永远在透明天空底下
 
诉说尘世的秘密,
而这类风景一定指属涓涓不息
 
 
 
花园
 
漆黑院子内有花影贴近地面
捕捉叶片上反光
白昼告别太阳之后我们侧依星辰
 
痴情的花卉像人类
暂时告别劳作
让身体歇息,把绽放留在明天
 
依旧有一些亮光来自主人的书房
一生默默耕耘
灯下他构拟修饰园圃的详细计划
 
他的光阴与沁香同路
四处散溢的芳馨铺向唯美通道
悬空风景,在尘世中流连
 
那条条曲径排成最幽深的诗行
飘过园窗,迎接晨颂
 
 
 

 
那排排房屋已经溯回童年树木
倒影使水中墙壁炊烟般松软
窗口透射出涌动的灯火
微风竖起,似对对硕大乳房膨胀
 
岸上少年此时用双手
在河面描绘可以迸溅声响的诗句
以大自然静谧作为嘴巴
深情吮吸河面上悬浮的汁液
 
房主已寄宿天空
那微波荡漾中激发的除了易碎
还有对死神的赞美
光影绵延睡前的晚祷
 
比梦更易忘的是流逝的信念
水呼吸处,其实更多静止
 
 
 
朝圣
 
秋天圣贤祠堂那悄然而至的冰雪,
化作哲理把石块唤醒。
道路两旁散溢手心的热度,
种子藏于怀抱变得柔软而缠绵。
 
还有许多身影变成后来者
逾越黄昏,带着各自的情操
冰雪上感受融化的艰辛
这些最洒脱的体形落成天地距离
 
即便短暂,也要完成单薄的诗篇
血还原成雪变成心脏
供养婴儿的呼吸,
词语以虚潜贴近地上碎裂的光芒。
 
把哭在苍天的泪水留给高原
成为一种情怀引领能量热衷的故乡
 
 
 
水狱
 
终于意识到回忆抵达了深渊
往事摆脱了惩罚
这漆黑的夜晚暗示审判
四周空无一人,唯你安静地写诗
 
痴迷水流令我交出时间
证词指向遗忘
祷告温暖着光的追忆
与现实的距离转为瞬间的诗行
 
水的奔涌,水的海洋
一起推动命运天平勇往直前
透明节奏启示了纯净
行动温暖易逝的光芒
 
 
月光洗涤每一簇浪花,
用眼神抚慰翻滚的伤痕。
 
 
 
巨浪
 
从半空劈下,你披头散发
冲溃礁石追往绵延的地平线
把目光留在高处,
让沉潜隐匿海底。
 
你用力推开半边天
把晚霞当作清晨的献祭
吞吃翻滚的光线
融成激情,把心拽离深渊
 
透明掩饰不了易逝的悲伤
那些纯粹依然找不到岸边
你执意风平浪静离去
让来往渡船晚间自由行驶
 
海洋蕴藏时间的馈赠
水上昼夜退回空灵的回响
 
 
 
雪花
 
习惯了持久的沉默
途中感觉被当作不倦的歌喉
半空的光芒温暖双手
你把身体退回朝思暮想的故乡
 
说出你的心声吧,哪怕旷野并无回响!?
你空中漫步——
慢,表明你的深沉
即便瞬间短暂,执着却意味深长
 
大地包裹一切真情
那舒缓的步伐擦亮白色海洋
今晚,世界披上透明婚纱
安宁成为最喜庆的新娘
 
轻盈的旋律坠毁
唯美因此而有了秘密
 
 
 
水约
 
我要约见一条怎样的河流
前方通着,后方也通着
遥遥无期的穿梭是幽灵也显疲倦
我沉入深水,远离奔腾的水面
 
水草簇拥光滑的腰部
甜蜜的嘴巴耳语夜晚的心事
漩涡空中旋舞
这透明的高度试图透视一切
 
神秘的词语啊,我头顶多亲的故乡
才能挽留易逝的纯净
哪些波澜最终拭去受伤的目光
永无迷茫,涓涓不息
 
你我一定藏有更远的爱情,
眷恋的潮汐隐匿彼此的距离。
 
 
 
归乡
 
一路观看风景的浪花,涉过山涧
一路欢叫,奔腾而下
站起,横卧,入睡,向前方张望
沿着河床游向那更硕大的臂膀
 
湖泊正在安静地入睡
始终那么沉潜,即便阵痛
她在梦中孕育婴儿
此时它们往家赶,有些还在远方
 
传说中的祖先以大海为家
黄昏的遗嘱植入地平线
意味深长,把半片黎明埋藏心中
就这样,先人前面还有先人
 
白色浪花涌出大海,散成溪流
后来者溯回同样的征途
 
 
 
水滴
 
我们是一群自由而孤独的水滴
湖泊太深,我们身躯顶不过命运
那轻若向下,浮物便是水自身
有的是爱情,有的指向苦难
 
雪白的色彩闪现翻滚的泪水
一样瘦弱,却渗透着光芒
如果还坚定地把远方投向有光的地方
内心就有无数的太阳生长
 
和你握手,低低诉说
它的温暖守护所有流淌的幸福
奔腾吧,飞翔吧
友爱融入潮汐,分手为了更高处的拥抱
 
你接受亲切的高度,
坐在怀内,不断倾听沉默的回响
 
 
 

 
大地上满是泪水,归入河,涌成江水
流逝的时间如澄清的浪花
吞没了泥泞的思索
 
而岸上碎裂的沙砾如刀刻的记忆
呈现年轮的秘密
那些还在河面上闪烁的影子
 
敬虔地偎依河流,
在悄悄抚摸故乡还没有消逝的疼痛
终于勇敢觉醒
 
以绵延不息的涛声掀开天空的高度,
双手感受星辰的热度
那些四处洒开的朵朵浪花
 
如高处明月,正照耀每个人目光中
都将潜返的艰辛归途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