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水书》(组诗) (阅读591次)



 

 
此刻,命运灌注瞬间
喜悦定义偶然
水在恋爱
河流吹皱倒影
斜阳坠痛长发
灰色嵌入彼此眼神
我们在夜的子宫穿行
下雨,往家赶
亮光变成披头散发的老父亲
弯曲的还有道路,此刻,风吹乱方向
一个影子带你走近黑夜
要远离一个地方
肖像弯成透明的椅子
阴暗时辰成就渴望与亮光
 

十三月
 
风中沙砾,浮游,以墙呈现坚硬
它蒙住地面,擦伤纸边
我一个接一个的兄弟,依次奔向云
我凝视,看他们飞出混浊诗句
我多想紧抓纯白云朵,系上水书
让它漂向故乡田野,扎根,以土的形式永存
我坐在水上,看自己双手
一根根地捡拾这遗落一地的花束
它如闪烁光晕,却不发一声
而最终的道路,只退至三寸墓地
此时,草丛中野兽逃离,胚胎遗弃
鲜亮亮地蠕动,似半个太阳刺眼
母亲带它回家,放在自己肚内
孕育、诞生。我亲切地称他为兄弟
 

渔  夫
 
我在纸上画下波澜壮阔大海
我拿着渔具,带着笔、溃散的语言
不时描绘乌云、雾蔼、怒涛,海中巨兽
我将海风、鱼鳞、黎明微光嵌入诗行
钩上来的欣喜、救赎、苦难、人类遗弃的情绪
此时,月光弯成纯银鱼钩
不同海鸟飞出我能够形容的词藻
它们一定要穿过迟到晚霞
也许这一次便是内心最终断裂
即使一次,也异常完美
这一生,他老了,他却刻有彼岸时间
他沉默不语,捕获唯一内心
这一生,他生命丰富、充盈,面带微笑
黄昏鱼篼中倾倒的,都是遗忘
 

灵感男神
 
从来这些声音都很低沉,你跳出水面,
以影子启示直觉的源泉。
此时的舞步,把命运交给了纸张,
在皱裂之处写下瞬间的诗行。
空谷中最热情的回音,低于半空,
在峭壁上邂逅绳索的迹痕。
我遗忘的时间此时静止,甚至嫁人,
成为贤妻良母,扶养儿女。
那深沉的呼吸,变成了暗光,涉过水面,
在倒影之处颤抖、挣扎,
仿佛初恋,抑或源于子宫的痉挛,
他此时沉默不语。
诗歌纯粹之处,必梦有深渊,
我的胡子被烧掉,有鬼怪抓我回故乡。
 


 
地球这一圆弧,把黄昏掩藏,天空的双眼
纯粹作为道具。孩子们把它看着
球门,踢来踢出。
我已十分疲惫,让脚底延伸的影子,自然上升,
 
从背后忽然有光窜过来,抱住前方弯曲
的树枝。我扛着一袋米,泥土中筑着粮仓,但我
必须生活在尘世中——那些影子,芸集之处,
一定酝酿有革命,它们以双手
 
作纸张,勿勿托给少年。艾滋村、监狱、精神医院
依次涌向天边:那水书顶着浓烈太阳,翻着
纸张,让其蒸发,死亡。行至暗礁处
的河流,停止奔腾,喘气,伸腰,打着哈欠,
 
谁逃得了时间惩罚?
孩子们摘除眼球,放入甲醛,以示永恒。
 

命运书

我水上奔波的一生,如此匆忙。
那竖在天空的双手,是地面云朵,从染缸中
抽出,写下忧郁赤诚的诗句。
滴水穿空,要长成雨中的化石。

影子当作纪念,它无法猜测的表情,
终因疲惫而略显苍老。我正抱着烈火,
过摇晃的独木桥。这异常完美的邂逅,印成
天空不落泪水的经书。

让水月亮融去热情,
让火太阳焚尽信念,
最后,我成为它们之间的缝隙,涌出
地下的泉水,均匀呼吸,缓缓地

拉动这弯曲的,绵长的,遥远的阶梯,
以绳索启示命运。



祈祷书

我不轻易落下有响声的词,比如裂缝,滴水,
波涛,哭喊,我依次将其换成宽容,纯粹,
执着,悲哀,似杯弓蛇影,蜿蜒思念,
掠过搁浅的沙滩,睡在旷野上

我不自沉,站成天麻,半夏,甘露子,马蹄莲,
它们鳞叶衰落,枝节陷成失血眼窝,
我寻找那地表中心的中心,
把太阳种在心里,道路上,更远方

我挑选暗夜作手,白昼当成梦想,
以暧昧言词,试验差异的信心与尊严。
那数不完的四季,却构成了终生,
但是水,水,引导我抵达你,

那远方的远方,那澄清的澄清,
水席卷屋顶,水淹没故乡。
 

水的哲学


风吹向暧昧的诗篇,
读者虔诚地尝试内心持有的距离。
它夹带的敏感词语,正触摸着
芦苇压低的微波。

那些虚无秘密,坐在我们之间
悄悄诉说时间的心事。
那些沉默,构成洞穴中的影子
低成和谐音符,吹数着

草丛中的慌乱纸张。
即便虚无,也要沉潜向前,
点燃这火,搅动这冷嗖嗖的舌头
把激情赞美。

我们之间一定有一种不可揭示的遗忘,
唯有光阴指向真实与珍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