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友爱的语调(组诗)  (阅读520次)



柳宗宣
 
友爱的语调组诗)
 
    一封航空信
 
要多少时空的等候和尘世因缘的聚合
那首赠诗找到了它要呈给的女主人
如同你写作它,突然到来的未曾预料
在人世的游走中,你们意外相聚
词语和你们在一起,编织它的空间
 
这要多少机缘的促成,如同你的出现
从西雅图到汉口,冥冥中的一个声音
从高楼顶层转动的圆形餐桌的高脚酒杯
环坐的楚地菜肴的气息传递到你耳廓
它们在对你絮语——西北湖边的吟诵
 
媾连到海甸岛大成公寓阳台的椰树
咸味同海风送来;你穿洋过海的漂行
停落下来,一杯王朝干红衬托的红颜
词语涌向你,它们找到了倾听的面影
而你就要离开,仿佛它们到来的突然
 
而它们挽留这奇妙的相逢,虚薄酒气
涵溶香格里拉茶吧的淡香,灯光晕染
晚礼服低开的脸口衬着你不露齿的笑
颈脖间微光闪现,细语的音色柔媚
你的绿卡你的跨国飞行,汉口遇见了
 
西雅图。瞬间就要离走,从深陷的
沙发起身,柔绵的分别的手的接触
美从不沾滞轻盈欲飞似不及物的词
在它们的时空滑行——幽暗的光线
呈现虚淡光阴,如同你曾经的到来

                             2014,2,14赠LW
 
给汪民安的两首赠诗
 
    北方相见遇雨
 
我的到来让你可能淋雨
夏日阵雨,落在燕山西侧的山岭
旷野和楼群;马路和电线杆上的广告
也可能淋到你身上,从出租车
或地铁出口到咖啡厅,雨会停留在
你的额头和T恤,不过淋淋雨
蛮好,冲淡肺部储存会议室的冷气
在你制造概念的头脑加入雨的气晕
你可能会望一眼阴云攒动的天空
中年的面容露出儿时遇雨的天真
我们隔了多少场雨没有见面了
在电话中你问我,你现在在哪里
我流落到了南方,我们的故乡
此时,我把雨水运到你的头顶
这样也就算你回了一趟了江南
雨线划在巴沟街道;玻璃窗外
错杂的雨点中,人影迷离晃动
我想着你到来的模样,拎着电脑包
不会带雨具:没有必要,北方少雨
出门带雨具,那可有些滑稽
在咖啡厅纸单上我写下这些句子
 
    节日的感伤
 
如你所愿,列队穿过东安街的坦克
退出了视线。她站在西北湖边
你跳动心间。木兰山贡奉清碧
夏家寺湖水涌向我们。个人的节日
在离开后确立。对本地山水的评价
代表了我的意思,你说出我的喜爱
吉普车内的爵士乐随起伏山冈播散
直到汉口建设大道绿色护拦前暂停
我们可以再慢一些,再慢一些
这剧变的世代让我们没有了母校
它们被摧毁重建,树木在挪移途中
活活死掉。赵家条,寻不见过去
与之对应的具体的房子和草坪
(一个个不及物的悬空的词)
作为残存的爱,如同女人的德性
她美妙过,正在老去,终究消隐
我们提防自己,一不小心变成了
政治动物。穿过东安街的坦克纵队
从视线消失,开进我们交谈的喉腔
                  2014,3北京-武汉
 
“使用小城的时间过日子,挺好”
 
我走的时候汽笛鸣叫。绥芬河
一点也不偏啊。两个国家交织出
汉语和俄语的宽度,随处可见
欧式教堂,金发蓝眼珠的女子
 
从哈市通往它的途中就开始想你
我是在抵达十年前遥望过的小城
想像的冰雪覆盖这里。残雪冰凌
潜江街头。你打来电话,我问询
 
你们那里冷吗。从你北方的词语
触摸这里的冰雪。现在同样问你
这里冬天冷吗。就是在这里啊
你把诗的问候发送到我呆过的
 
所有城市。我们可在任何地方相见
潜江闷热客厅。长途电话突然打来
关于叙事和旅行;遥远的绥芬河
的诗意,带来了荆楚盛夏的清凉
 
这里果真凉爽。以后常来的地方
当我们走在它街头,四处观望
这是你写信的地方,你的声音
追随我到达北京,你几乎走遍了
 
我流徙租住或明或暗的所有房子
你试图离开这里,什么边缘啊
在哪里都一样,你我睡在自我
的黑夜——我们所在的地方
 
这里就是中心。登青山观画展
国境线上,碰跳出你亲切的信息
在自家庭院拼酒,想着把你放倒在
整齐的书房。贤妻貌美儿子酷似你
 
在祖国边陲生活多好。四点二十分
天就亮了,与武汉处在不同的时差
使用这个小城的时间过日子,挺好
什么地方都不要去,这里就是家园
             2013,8,16,赠yy
   
   出   门
——赠扎加耶夫斯基
 
 
一千公里不算远,对于高铁
和友人去探望来自异国的诗人
他的诗在不同的语言里流转
类似于经过不同路径的迁徙
保持他的声音或指纹,能辨认你
 
扎加耶夫斯基。对于热爱的诗人
一千公里不算远。从广州站出来
产生厌倦和恐慌:密集的人群
和多年来累积的冷漠
迎面扑来,瞬间你想撤退
 
又无处可回。而他从欧洲
来到亚洲,古稀之年打着领结
前来——品尝本地的早茶
像布罗茨基在一字听不懂的
热心人面前,吟诵他的诗句
 
“诗召唤我们走向更高的生活,
像出色的宇航员,凝视大地。”㈠
他来到我们中间——这有别于
异议者的异议者,他爱过恨过
饱受流亡苦涩,返回散失家园
 
你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你应当赞美,这残缺的世界㈡
在我们的日常,让激情与反讽
和解交融;美的召唤和允诺
我们朝向它,做无尽的远行
 
暗色的西服配戴枣色领带
领奖台上波兰母语的韵律
在他身体不远处,感受寂静
平实中的机智,善意和幽默
扎加耶夫斯基,你是个男司机㈢
 
你不说话,你的气场笼罩我
自助餐厅用餐,你点点头
换上了休闲装。你的白发
你的眉须间透亮的栗色眼珠
你的身体周围有一圈圈微光
 
一千公里不算远,对于你
更远的旅行,对无限的钟情
和你站在一起,电梯前说话
顺便地拥抱了我。我的身心
同你的世界发生过联接。是的
 
诗歌寻求光芒,带领我们
到达更远的地方。我们出入
在诗人的家族;我的眉宇间
留存你的目光。我们去看你
一点不觉遥远,对于你的到来
 
㈠        摘引扎加耶夫斯基诗句,见《休斯顿,下午六点》
㈡        引扎加耶夫斯基诗句,见《尝试赞美这残缺的世界》
㈢        扎加耶夫斯基打听译者他的名字在汉语中的谐音,愿意对方叫他“男司机”。 

 
在三角湖,为育邦而作
 
这可不是人为的特意打造的湖泊
校园的滨湖路,反为它而弯曲
我们的行走因了它而有了曲线
不规则的湖光映照到图书馆向东的
玻璃窗,折射到一个戴近视镜女生
的镜片上。她正读到弗洛斯特
《一个男孩的意愿》其中一句
“蝴蝶凭着黑夜变暗的记忆寻找
昨日欢愉后歇息过的某枝花朵。”
诗人在校园里出现就可以了
多么绝妙的邀请⑴。他一出现
就带出了飞鸟与湖泊,牧场的水泉
垂柳弯曲着投映在云彩浮现的水镜
这里的空气发生了变化。灰椋于飞
以其天赋的弧线;黑色的八哥
用它的嗓音去叫鸣吧它们出没在湖心岛
在蒿草或菖蒲间起落,携带原始的气息
歪脖子的杨树,长在那里就是了
不可规范甚至矫直它以适宜人类的观看
我们热爱的古老意象,穿越了时空
生长在这里又回到这里,透露出神妙
野生狗尾草倾向金黄茅草(我指给你看)
弗洛斯特散步过的词语描述的林间空地
 位移到三角湖边,正透射出暮晚的光线
你和我,和三三两两散步的男女
三角湖的秋风吹乱了你们的裤脚和思绪

⑴   弗洛斯特被聘为哈佛大学教授唯一要求
是他能到校园里走走让学生们见到诗人。
 
     飞 雪 与 温 泉
          ——为王家新而作
 
你用过的奥托汽车到哪里去了。我仿佛还
坐在副驾室,在人大找打字店从一个坡地
滑行。你推向它走向修理店,皇亭子诗会
迟迟到场它让你快而变慢——这山中重逢
它从说话的缝隙向我驶来,大别山中的风
吹散夏日汗渍。凉爽,你我体会着这个词
半亩园众声喧嚷的鸟语,似乎欢迎我们到来
              你说过的话我知道它们的来路
个人的异域。纽约机场一路畅行以诗人的
身份,用母语写作又以英语来转换,东西南北
我们谈话的时空,交汇到李白的“白云边”⑴
干掉它——诗事、国事、家事,随酒意散逸
白庙胡同夜半的泪水间你写作《帕斯捷尔纳克》
让我也含泪读它,身体颤动交换耻辱苦涩
——说出它,需要冰雪来充满我们的一生
              追随你,触摸你词语中的北方
电车上看见大片的雪落满京城,辽阔伟大
愈飞愈急的飞雪⑴,它倒让我的租房明亮
你驾驶私车回返北方之北,遇到大雪似的羊群
质朴广大急速旋转的华北平原,是让我们看一眼
才出现的。忍住泪水,忍受住一阵词语的黑暗
八九年某夜空中子弹的弧光划过胡同你的窗口
家园在哪里——我们必须在自己的语言中流亡⑵
              山泉缓冲脊椎静脉。仰卧在此
清碧洗濯身心。我想对你说我们过了真实的一天
半裸的身子随泉水晃漾。我想对你说,我追随你
又远离你,试图打倒你,如同反对另一个自我
今天,我们像兄弟相聚在对词语生涯的重温中
富含钙质的山泉潜入体内——你我共有它
山风习习吹拂苍茫世事。我们在挣脱中出现
又消隐不见——山峦之上正是夏天

㈠        白云边,系湖北名酒,此酒得名于李白的诗,
            诗曰“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㈡        引自王家新旧作《反向》。
 
一张以木船湖水为背景的照片
 
游行木船被湖水中风雨勾画的弯曲
细浪所缠绕。雨没有停下的意思
它们在湖面又画下一个个的音符
 
你们无声张望,雨气中的灰色湖水
远山或岛屿随水浪轻晃。梅雨时节
缄默的往事有足够的时间渗入进来
 
北方地铁轨道在弧形顶棚下弯曲着
消逝——你的短信息让他瞬间还乡
灵魂潜回入,烟雨江南的平原湖泊
 
从母校出门,看见田野雨雾间的豌豆花
纯净淡紫色。渴望着爱,碗豆花唤醒他
走向那个瘦弱女生雨中老家的小瓦平房
 
这淡灰水浪的曲线无声变化。一条木床
承载着你们和往事,你在你女儿和儿子
中间变老,安慧的脸透现你早年的影像
 
不经意地把她看了又看,你的少女时代
又重现,在细雨雾气它们交叠重现幻化
你伸过来花雨伞——他羞赧地柔软推开
 
淋雨往回走碰见田埂雨线中的小青年
他在雨中张望,碗豆花淡紫色的美艳
多年来,那一刻的心跳有甜味的忧伤
 
书写光阴故事的雨水停在涨溢的木兰湖
我们在我们的亲人中间,游船轻微晃荡
光影迷潆交映,你也不是你我也不是我
 
仿佛是分散在波光中交汇相融的往事点滴
即兴为你们拍摄此情景。他不在你们中间
穿过光阴的细雨把你们身影迷蒙代替了他
                       2016,5,25汉口北

   深圳与蒋代卫饮酒有约
 
就是再多的人事覆盖不了它
你少年酱红发亮的椭圆脸蛋
从酒气中幻现,观望着你我
多个自我相聚在这多重时光
我们就是彼此往事的储存器
说过的被你记起,有这话么
仿佛有这回事。此不为虚构
几十年你身体的记忆确证它
我更有理由,坐在你的身旁
酣饮这往事美酒,奋不顾身
扑向它,矩形校园红砖铺就
的讲台,你低头走过土操场
青春的身影在你少年的眼眸
移动。故乡平原弧形天空下
返湾湖边田野沟渠旁的校舍
——我们的身影在故乡跳荡
我的孤身远行似乎可以停止
(不必过海关,持护照出境)
在边境茅台酒香中摸拟还乡
离家才知回家。而家乡分散
在我们的意识,你我在一起
家乡便重现。那里没了亲人
你打给故乡的电话无人接听
我来见你就是要复活梦家乡
再现农场秋天下。先行一步
湖边坊为你留存。此非酒话
我和那里的河流鸟巢已商议
妥当。庭院桑梓守候你归来
          2016,5,9深圳
 
 有确切地址的乡愁

    ——给郑中英


我离开过那里么,那里的人物
河流与空气,恩怨或情嗔
你离开了那里么,梦与泥土
亲戚的乡音和问候,死去的学生
张琼在她发黄的旧信中呼唤你
蒋茂珍溺死在返湾湖,多年后
梦回我的诗句,她要通过我活下来
坟墓与新米。它们在梦的深处浮现
让你在白天闭眼冥思,将它们复活
——你的身体离开了那里
欲望从未离开。你的胃在寻觅
母亲的蒸笼饭。一条土狗在方桌下
咀嚼我们吃剩的菱角。你为何离开
你离开是为了回去,回到流塘口
世上那个邮票一般大小的小地方
(你的脐带被接生婆埋在桑树根下)
这一生啊,你缓慢的还乡从未中断
你在找一个人,找一个他(她)可以
依赖的人,通过他(她)来还乡
回到那片纠缠不清的道路和田野
那用汉字抚摸过的故乡的田野或道路
              

    小 白 菜 之 歌

           望断伊人来远处,如今相见无他思。      
                           ——良宽(日本)

你是我喜爱的小白菜平原菜畦的小白菜
你是少年跑向原野碰见的小白菜头顶破风雪
民间的小白菜,把自己裹缠得紧紧的小白菜
保守的小白菜。背对着我,默许我
一层层地解开你的绿衣裳
吊我胃口的小白菜让我哭泣的小白菜
无法离开让我回归的小白菜
我爱吃你体内的菜心(良心)富含汁液
清白纯洁的小白菜,多子多福的小白菜
你是翡翠你是文物你是诗篇你是自然的歌谣
不弃泥土不肯俯就脾性耿直抗争的小白菜
一次次,我俯向你的身子你的轻或重
把你举过头顶我的相依为命的小白菜
上天送给的礼物让我对你和生活保持耐心
——你这养我性命的小白菜

(刊于红岩杂志2016年6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