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飞雪与温泉 ——为王家新而作(三首)) (阅读260次)



在三角湖,为育邦而作
 
这可不是人为的特意打造的湖泊
校园的滨湖路,反为它而弯曲
我们的行走因了它而有了曲线
不规则的湖光映照到图书馆向东的
玻璃窗,折射到一个戴近视镜女生
的镜片上。她正读到弗洛斯特
《一个男孩的意愿》其中一句
“蝴蝶凭着黑夜变暗的记忆寻找
昨日欢愉后歇息过的某枝花朵。”
诗人在校园里出现就可以了
多么绝妙的邀请⑴。他一出现
就带出了飞鸟与湖泊,牧场的水泉
垂柳弯曲着投映在云彩浮现的水镜
这里的空气发生了变化。灰椋于飞
以其天赋的弧线;黑色的八哥
用它的嗓音去叫鸣吧它们出没在湖心岛
在蒿草或菖蒲间起落,携带原始的气息
歪脖子的杨树,长在那里就是了
不可规范甚至矫直它以适宜人类的观看
我们热爱的古老意象,穿越了时空
生长在这里又回到这里,透露出神妙
野生狗尾草倾向金黄茅草(我指给你看)
弗洛斯特散步过的词语描述的林间空地
 位移到三角湖边,正透射出暮晚的光线
你和我,和三三两两散步的男女
三角湖的秋风吹乱了你们的裤脚和思绪
 
⑴    弗洛斯特聘为哈佛大学为教授唯一的要求
        是他能到校园里走走让学生们见到他。
        三角湖为江汉大学校园中的内湖。


 
    飞 雪 与 温 泉
    ——为王家新而作

 
你用过的奥托汽车到哪里去了。我仿佛还
坐在副驾室,在人大找打字店从一个坡地
滑行。你推向它走向修理店,皇亭子诗会
迟迟到场它让你快而变慢——这山中重逢
它从说话的缝隙向我驶来,大别山中的风
吹散夏日汗渍。凉爽,你我体会着这个词
半亩园众声喧嚷的鸟语,似乎欢迎我们到来
              你说过的话我知道它们的来路
个人的异域。纽约机场一路畅行以诗人的
身份,用母语写作又以英语来转换,东西南北
我们谈话的时空,交汇到李白的“白云边”⑴
干掉它——诗事、国事、家事,随酒意散逸
白庙胡同夜半的泪水间你写作《帕斯捷尔纳克》
让我也含泪读它,身体颤动交换耻辱苦涩
——说出它,需要冰雪来充满我们的一生
              追随你,触摸你词语中的北方
电车上看见大片的雪落满京城,辽阔伟大
愈飞愈急的飞雪⑴,它倒让我的租房明亮
你驾驶私车回返北方之北,遇到大雪似的羊群
质朴广大急速旋转的华北平原,是让我们看一眼
才出现的。忍住泪水,忍受住一阵词语的黑暗
八九年某夜空中子弹的弧光划过胡同你的窗口
家园在哪里——我们必须在自己的语言中流亡⑵
              山泉缓冲脊椎静脉。仰卧在此
清碧洗濯身心。我想对你说我们过了真实的一天
半裸的身子随泉水晃漾。我想对你说,我追随你
又远离你,试图打倒你,如同反对另一个自我
今天,我们像兄弟相聚在对词语生涯的重温中
富含钙质的山泉潜入体内——你我共有它
山风习习吹拂苍茫世事。我们在挣脱中出现
又消隐不见——群峰之上正是夏天⑶
 
㈠      白云边,系湖北名酒,李白为此酒有题诗,
          句曰“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㈡      引自王家新旧作《反向》。
㈢      化引W-S默温的诗句。

 
(2015年腹稿于武汉黄陂红岗山,2016,9,28写于汉口)
 
   独酌有记赠郑宗英
 

我离开过那里么,那里的人或物
河流与空气,恩怨或情嗔
你离开了那里么,梦与泥土
亲戚的口音和问候,死去的学生
张琼在她发黄的旧信中呼唤你
蒋茂珍溺死在返湾湖,多年后
梦回我的诗句,她要通过我活下来
坟墓与新米。它们在梦的深处浮现
让我在白天闭眼冥思,将它们复活
你的身体离开了那里
欲望从未离开,你的胃在寻找
母亲的蒸笼饭。一条土狗在方桌下
咀嚼我们吃剩的菱角。你为何离开
你离开是为了回去,回到流塘口
世上那个邮票一样大小的小地方
(你的脐带被村妇埋在田埂转角处)
这一生啊,你缓慢的还乡从未中断
你在找一个人,找一个他(她)可以
依赖的人,通过他(她)来还乡
回到那片纠缠不清的道路和田野
那用汉字抚摸过的家乡的田野或道路
 
            2016,9,30正午,汉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