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新诗(2016年9月) (阅读1329次)



 
短诗
 
《早餐》
 
小区内的小旅馆
门前的早餐摊上
两位浓妆艳抹的少女
在吃豆腐脑
一个对另一个说:
"谁有咱卖逼的起得早?"
 
 
《小说写作》
 
照初中毕业像时
校长握着我的手
对我说:
"你语文和打架一样厉害
你说你该怎么办?"
 
我在《中国往事2》中
刚刚写到这一段
它真的发生过吗?
真实的?虚构的?半真半假的?
我己经完全不记得了
 
脑海中一片云烟
笔端落啥就是啥
 
 
 
《尊重》
 
人人乐超市门口
一辆拐的前
我提着大包小包
问其司机
一位残疾老人
"到紫玉华园小区
多少钱?"
他脱口而出:
"十块!"
"咋又涨价了
啥时候长得
比出租还贵?"
他张口结舌
我扬长而去
招手打了一辆出租
后来
我坐在出租后座上
开始后悔
想到他的老迈
想到他的残疾
不尊重便发生于心
但好在已经变不成
行动
 
 
《致熏肉》
 
你满身的烟火气
一直受到社会的鼓励
它令你如鱼得水
惟一的问题
只是无助于
诗品的提高
你想去除
已来不及
它已经长进你肉里
你已变成一挂熏肉
 
 
 
《幼儿园》
 
4岁的艾米
教我幼儿园的知识
中班和小班的分别
前者必须用筷子
后者可以用勺子
 
 
 
《伊沙专选同行的坏诗
生怕别人超过他》
 
头一个公开放此屁的
是一位北京同志诗人
常去东单公园找操
十二年过去了
已经不知所终
 
第二个公开放此屁的
是河北一个酒囊饭袋
靠给《诗歌月刊》打工
混成了所谓"诗人"
从未写出过一行好诗
 
 
 
《中国人的中秋节》
 
"立正!稍息!立正!
向月看-齐!向前-看!"
 
 
 
 
《白露》
 
惟有这一个节气
叫我无诗可写
它的名字便是
 
 
 
 
《关于先锋》
 
有多少二逼诗人
明明不走先锋路
甚至是先锋主义
公然的反对派
但却莫名其妙地指望
别人将其错认为先锋
更有不要脸的叫嚣道:
"先锋可以后退"
这不等于是说
"乌龙球也算进!"
 
《不肖子孙》
 
举头望明月
低头唾诗人
 
 
 
《维也纳的月亮》
 
中秋夜
长安歌舞升平
不见月
见月在网上
在微博上
见到的是
维也纳的月亮
低得像脚手架的肚脐眼
是诗人、汉学家
维马丁所摄
再一次印证了我的话
"汉学家都是中国人"
 
 
 
《是谁把你变成一副龟孙样儿》
 
不会有一个母亲
隔着肚皮
对你胎敎:
"娃啊,做人要低调!"
 
 
《中国式悲剧》
 
婚礼上把伴娘给喝死了
闹洞房把新娘给轮奸了
 
 
《秋分》
 
肤如黑奴被解放的日子
全身的毛洞组成了合唱队
天堂里水银的按摩
 
 
《补钙》
 
近期亲人朋友竞折腿
都是毛时代的儿时
营养不良闹的啊
我替他们
想补钙的办法
想起童年养鸡时
如何给鸡补钙
将鸡蛋壳碾粹
掺在鸡饲料里
 
不知可否照搬给人
 
 
《隐痛》
 
毎次经过粉巷
心里都要痛两下
巷子深处的
市第一医院
是我母亲
升天的地方
19年了
是我们的老大
被做掉的地方
26年了
还痛
还痛
 
 
 
 
《我总是忽然想起一位好诗人》
 
五年前过惠州
江湖海拉我出席
一场打工诗人朗诵会
我亲诵己作
坚持听完的举动
遭到一位海外来的骗骗
和两位京城来的女诗人
不解和嘲笑——其中一位
甚至怀疑我动机何在
不论当时还是现在
他们都不知道
许立志
就在登台朗诵的
打工诗人之中
 
 
 
 
《中国老坏人(滴滴司机版)》
 
"老师傅
请你先送我
我是老师
一个班的学生
都在等我上课呢
不敢迟到
其他几位
都是坐办公室的
晚一点没关系⋯⋯"
"你是老师?
老师咋了?
就该高高在上吗?
就该搞特殊化吗?
在我这儿——没门儿
我看毛主席
还是没把你们这些
臭老九教育好啊!"
"我操你妈的
你个狗日的老逼!"
 
 
《十字路口》
 
红灯亮
一辆汽车停下来
里面没有人
 
 
《骨头记忆》
 
也许是小时候
灌足了牛奶排骨汤的缘故
我打小骨头就硬
北师大足球场上
吃过我苦头的同学不少
我却从不向徐江侯马桑克下狠脚
虽然我知道写诗不用脚
 
 
《诗人》
 
诗立在人前
而不是相反
 
 
《皇帝的新装》
 
如你所知
皇帝没穿衣服
如你所知
孩子要说出来
你有所不知
群臣私下抱怨:
"这熊孩子
他以为就他
眼不瞎⋯⋯"
 
 
 
 
《中国式投票》
 
方圆千里内,见人品
方圆千里外,见眼力
 
 
 
 
 
 
《彻底唯物主义者勿读》
 
父子一起被抓判刑的对门
忽然响起急捉的敲门声
待其敲个不停
我才打开我家的门去看
见是穿工装戴袖章的物业
我说:"你是新来的吧?
不知道这家没人住⋯⋯"
"我不是新来的
我瞅你还眼熟呢
院里的人喊你教授对吧?"
他说:"这家楼下发映
有人在里头抡大锤
砸地板⋯⋯"
 
 
 
 
《国庆黄金长假》
 
国庆长假
用来写作
天经地义
那是几年前的我
不懂得陪护家人的我
最难忘的是2007年的
国庆长假
放了7天
下了7天雨
写了7天小说
在写什么呢
《黄金在天上》
 
 
 
《放逐》
 
因为戒严之故
北京站月台上
空空荡荡
没有送行者
徒有一队钢盔游走
列车开动的一瞬
一位女生
嚎啕大哭
悲情浸没车箱
多年以后
到我50岁这一年
我才领悟到
那一次毕业离京
其实是被放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