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董迎春的诗 (阅读583次)



                                                                   
 
没有家园,我就放火
 
没有家园,我就放火
在灰烬上识别风的色彩
你的姓氏突然淋湿
像北方大雪窃取少女的纯洁
彼此并无相识
似狂奔的眼神一路哭过
有一少女,颇似我的初恋
而我再无悔意,你我干净地脱掉长衫
把古代迅速抛在脑后
此刻,许多人梦里酣眠
而活着的人早早离去
他们从最初走路的视野依次绕回凝视
空无一物,修辞正值残年
忽然忆起吻,亲亲的从额头
滑向舌尖,枪声响起
一黑影化装白昼的模样
肩上扛着篇章,埋藏年轮的额角
何时沉如信念之鸟
从笔记本上返至抽象的林中
 
2012-12-23
 
 
超验
 
嘴一旦缝上
天空就笑了起来
月光如雨
潜入地表
要挖深处的秘密
十指拨开幽影
羊群低低涉过浅亮河滩
白昼似陌生经典
里面挂满了星辰
草丛露滴亲密地交谈
它们胜似兄妹
又在诗篇里相爱
舌尖缓缓嗅出语言的味道
而斜睨的世界修辞中熟睡
夜莺冥识夜的灵性
你读着自己的声音
由外至内聆听
——节奏如风中吹灯
映照胃部
也续想尚未顿悟的静寂
 
2013-2-28
 
 
冥想
 
我成了黑暗
在夜间游荡
那是乡下四个人的村庄
与一堆墓碑
这里没有我熟悉的人
晚风、三只漂移的手
夹杂着低的目光
没有血的声响
小河满载回家的身影
而我仍在岸边
地上的字俨然我的住址
在银河底下
我听清水的名字
在我的体内
我像一只温驯的绵羊
毗邻火的现场
我张开眼睛
朝露闪烁,树丛齐舞
我试给梦乡戴上眼睛
她就变成了诗
把黑暗一点点嵌入星空
直到黎明唤醒全部秘密
 
2013-1-26
 
 
幻象
 
我在你的牙齿上种粮食
尿意像残缺的婴儿
筹备黎明的葬礼
而我还在诗中专注修辞
一场车祸
此刻辗过语言
扁平的面孔熟悉此类细节
也寓含夜响
在云雾之间游荡、徘徊
妈妈与黑暗无关
孤寂才是我们共同儿女
你挥刀割着近处
我用笔描绘独眼视野
面对它,然后溯追
写作者的影子
在一个自我中望着另一个自我
它们友爱,彼此面生
肠胃独自一边静观
直至粮食全部播种
额头的汗珠依次滴落
乡土俨然祝愿
词语紧随声音,又独步超前
 
2013-3-15
 
 
想象
 
泡了一壶茶
饮一下午
一不小心摔在地上
噩梦便多了败笔
他设想一次婚礼
白昼织着语言之网
夜晚散溢诗意之光
在你心中纠结的蛹
从壶里迸出
完美便有了衬托
茶渍浸染男子的中年
娶妻生子的责任
只等干农活的父亲检验
他播种、熟悉拂晓
在禅境里筑路
向黑暗吞没的风暴冲击
车站鸣笛阵阵
他从书里站起,即将一次远行
 
2013-5-3
致青春
 
黑暗的全部财富
在诗里收藏
妈妈,今天是您的节日
我愧对光阴
愧对尚无的爱情
一无所有是我的姓氏
两手空空捎我回家
妈妈,您喊我的乳名
喊一喊陌生故乡
喊一喊季节轮回的倒影
每晚十三点我忆起
夜比我还孤独
孤独是她们的名字
她们的工作
俨然安排的密网
融留蓝房子的全部秘密
 
2013-5-12
 
 
在路上
 
尚未睡过霜冻的床榻
心已沉寂,雷电披头散发
逼父为雨
暗夜如冰,露水受孕于四季胚胎
来一场雨或雪,黑暗便于做梦
远处窗户亮着灯盏
烧着眉毛与近处群星
谁赋予双手,站立的样子
这些幻想最终凝聚火山激情
沉默地拿刀子身上刻着玫瑰与遗忘
它们组成淳和的意识
这是一片断裂、黯淡的天空
载着世界的灵船
把一架架骷髅捎向更隐秘地带
你问我,
我问谁是夜晚的刽子手?
 
2013-7-18
 
 

 
薄暮失踪
朝向所有的事物
你无法向时间证明什么
一日三餐的河流
攫住命运大手
捏开虚空的风骨
像刀锋
削着剩余的热度、语法
隐藏地下室,
而湖畔再无风影
 
2013.10.14
 
 
传说
 
我把木头搬起
堵墙孔声响
地道像恐惧的修辞
由内及外的散布
那些造意象的手
被黑暗击重
我静静坐着
天空暗了下来
人与名字似网
将罩紧我的面孔
 
2013-11-6
 
 
默想
 
如此尘埃莫当事件
我选择花朵
作为夜晚的色彩
我听从呼吸
登上浮飘的屋顶
梦的纹路硬过墙壁
我撞向它
醉酒的脑袋闪过灵感
词语涌向家的方向
没有姓氏的意象
彼此缀联,像月光
沉入江河
我打捞自己的名字
我见过太多自己
然而异常陌生
在一片漆黑的眼前
走来两个孩子
一个黎明,一个遗忘
 
2013-11-13
 
 
瞬间
 
雨滑过眼角
撞击洗净的地面
雨中窗户
分成两个世界
 
远看,
好似在世上走
驻留,
仿佛要错过时间
 
这骤雨透明
融留呼吸
继续雨中走
一直走入黑暗
 
雨停了
街道落回世上
雨停了
世界在体内生长
 
2010.9.25
 
 
时辰之诗
 
 
最坚硬的石头常常来自黑暗
唤醒
早起的黎明。
孤独与时间,
一起消失在沉思的语词
 
我心,
当作双手
此时,选择静止的时辰
犹如钟摆,
仅仅止息于墓地
 
我赤脚走在月光铺成的河床上
捡拾潮汐弃留的
沙砾,
以记忆
在子夜唤醒爱人的名字
 
最坚硬的石头常常来自黑暗
唤醒
早起的黎明。
遗忘的,犹如回响!?
在子夜召唤陌生姓氏
 
2010.11.2
 
 
孤寂之诗
 
 
不轻易说出任何一个词,
它仅藏于
谜底
 
谁写信,
谁就是今晚最幸福的人;
谁读诗,
他瞬间返回故乡
 
不诉求完整诗篇
它仅惠顾
读者
 
我的唯一的听众!
 
你低语,
便触摸苇草内心
谁沉默静候
你便穿过浓雾目视亲切的辰星
 
你捡拾潮汐弃留的
沙砾
你——凝视着白昼隐匿的背影
 
唯有钟摆,
旋显他的容貌
 
走了就醒了一点点
 
2010.11.16
 
 
漫游者
 
将醒的时刻
黑暗布满丰收的景象
有人提灯,有人还在深睡
 
词语,已涉过河流
站着,坐着,躺着,微笑着
犹如星辰抵达夜晚
 
透过窗口的诗意
静静守候异乡这位游子
从目光眺至内心
 
以想象翅膀
簇拥人间欢语
 
2011.6.3
 
 
日历以外
 
我一直把自己悬置在日历之外,
语词是我真实的故乡
在内敛而节制的呼吸里,
我仰望夜晚的辰星
 
直至内心生成瞬间的幻象
以偶然抵达永恒
犹如一次次默默祈祷
生活变得饱满而丰富
 
在这孤寂而又喜悦的时辰里,
每一条道路都通向空远
它充盈、恬静……直至……
沉睡的树枝,岔开的细径
 
交汇成一幅完整、祥和的画卷
诗篇是沉默的信心
隐匿色彩背后,
唯有那细心观者
 
——谦卑地聆听
这空中花园——缓缓漂移——遗落人间的
气息
哦,沉睡的树枝,岔开的细径
 
2011.8.2
 
 
画卷
 
 
我将断绝与世界向往的一切
与时辰保持距离吧!
不轻易触摸内心那棵低垂的苇草
如果无力抵达事物外部,
 
就让双手压成幻想的彩色镜片。
我就变成我的小秘密!
在追忆中寻觅熟悉的声音
我少年去过观音山,
 
青年在上帝怀中哭泣——
而今人已中年,
我梦不着一处亲切肖像
唯以眼神守着南归的鸟儿,
 
它们吵闹成一片林场
静水缓缓地绕过
在后来的帆布上描绘成
熟睡的黄昏
 
我是树木、微波、诗篇、薄暮低旋的灰烬
嵌入画框,你在风中呼吸他的名字
 
2011.8.11
 
 
有赠
 
 
你的目光熟悉黄昏
慢慢融入视野煮就的染缸
这一堆混水缓缓沸腾
把你拉向虚空
世界蜷缩成途中的疑问
你正走向它,
正如夜色簇拥亲切的黑暗
秋叶辞别沉潜的地表
即将回归冰封
这短暂相逢,从漫长的遥想中
并成远方肖像
满含着痛苦的醒
一点,一点
读着陌生的秋天
直到步伐渐渐藏入雪意
 
2011.10.15
 
 
有赠
 
 
如果你们把我忘了
我就安静写诗
 
我是一件偶然的艺术品
并时刻准备被打碎
 
远离此处人间
在记忆深处种一棵小树
 
有的挂在树梢变成期待
有的毗邻墓地追忆死亡
 
2011.11.4
 
 
有赠
 
 
让各种知觉悲伤开来
增加胃的活动性
我聆听这黑暗中的夜曲
静静地看着自己回家
月光是遗忘的手掌
此时,却静若诗中的时辰
悄悄把心声隐匿
仿佛今生走错,又继续前行
 
2011.11.17
 
 
诗篇
 
 
我安静地躺在你的诗里
聆听着她的节奏
你落笔时幻想的痉挛
遗忘的风的印迹
此刻,歇成夜晚的辰星
静静地俯瞰大地上蠕动的草木
那裸露的梦幻
以及露珠均匀的呼吸
亲吻着你修长的乳白色的韵脚
最终,你的面孔
凝聚成一面靛蓝色铜镜
照着前世今生
 
2011.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