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这样的早晨 (阅读406次)



   这样的早晨



           --------顺路探访老酱园

 
 
 这样的早晨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太阳还没完全拱起地平线
 扫街人已经把所有的街道和胡同  打扫得干干净净
 迎接我  我试图把口香糖的残渣吐在一个垃圾点
 几只老鼠出出进进  临近家属院的楼
 早已把一大片迎风的高粱压进地狱  一个穿运动服的妇女走过
 她不知道自己的脚  正踩在落过雪的高粱茬子上
 
 北大沟退回平地  一辆出租车擦过风的喉咙眼
 临街的古董店你早 你的旧花瓶也该擦一擦了  一个小孩
 在哈欠中变成老头 歪起嘴 问我要不要  我摇头时
 头发变黑  后边就是老酱园了 它早就不再生产豆酱 
 平房的间隙插进更多平房  那一间屋子就是小时住过的地方
 栅门里 一个老太太不愿意搭理我  她没有办法认识我
 
 我是谁呀  当我回来 我又能是谁  据说有一座新起的红色庙宇
 吸引来很多小城以外的和尚  信仰总要找到适合的心
 人性大片流失的小地方 总会有跟进的新门槛
 去补充 但我知道大地在后退 北杏山已退到南杏山
 苗圃退进敬老院  或县医院  我退进一次意外爆炸
 举起芍药花的手掌 让我退进一圈白绷带 或某些扎心的缝合
 
 这样的早晨 活着的亲人与死去的亲人们 或在沉睡 或刚刚睡醒
 我今天不想拜访任何老同学  只去那个新修的公园
 练气功  一下接一下 深深地吸进梨树  然后吐出鱼鳞云布置的天空
 双手轻轻地收回  抓呀抓呀抓呀 试着去抓
 那些滑脱的梦  还有东河沟里那条带花斑的泥鳅
 我用前倾的身体抓取  用多余的双手反复抓取  却只能是无奈的滑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