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海因四行诗(壹——壹佰) (阅读629次)






 
有一块铁烂成了泥土
有一片泥土烂成了回忆
现在大浪河两岸的泥土焕发出紫色的光芒
一半是为自己,一半是为那些来往的小人物
 
 

 
一棵树生长了三千多年它还是树吗
反正我是不敢这么轻易就给你确定的答案
还是让我们一起抬起头来,在阳光的缝隙中向上望
尽可能的看到这棵树、以及我们这些仰望者的来历
 
 

 
山河氤氲中只有一家的炊烟在悄悄上升
那炊烟绕着刚刚爬出地面的太阳像一条灰白长藤
更下面的村庄倒伏一片,还在深深的睡意中
但是新生婴儿的哭声已经等不及了:哑的一声乡土就变了颜色
 
 

 
南蛮子偷走了我们的北方
从此,每一个有雨的夜晚我们都要来到田野上
像庄稼一样安静的站在那里
试图捉拿传说中的南方人
 
 

 
一把飞刀从村子里飞出去,另一个村子很快就开始流血
我们看着村旁的河水变红尔后又变清、变成一个神神秘秘的故事
后来我坐在一个稍有高度的山坡上,看故事纷纷被转述、被创造
迷倒那些不明真相的外乡人
 
 

 
我们从小尔城中跑出来拦住孔子的去路
我们给他出一些难题让他当面出丑
然后,我们尾随着他、不停的嘲笑他
我们真的很讨厌这个专走上层的伪君子
 
 

 
鲁班在我们家做桌椅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他已经名声在外
我们对他的工作说三道四,不停地指出他的瑕疵
后来他死了,好多不认识的外乡人哭得死去活来
这让我们不得不庄重起来:尊他为我们村的大人物
 
 

 
“狼来了”,喊声一过狼就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
它一步步向我们靠近,踩踏我们的庄稼、做着各种
挑衅的动作,让我们不得不追赶、不得不显出胆量来
于是我们点燃所有的庄稼,让狼烟去追赶
 
 

 
“这是一条无头路,踏上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们小心地走上去,发现很轻松的就能转回身来
从此我们不再相信村子里那些白胡子老人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父母
 
 

 
一个人手持阳光在人间挥舞
乡邻们不堪忍受纷纷关起门窗
但是人间的火已经被点燃了,像传说中那样
密匝匝的村庄到处冒着狼烟
 
 
拾壹
 
在接下来的故事中
会有两个人拼命的赛跑、拼命的相互诋毁
阳光中庞大的两个皮影在作为
但是始终没有看到蹲在幕后的操纵者
 
 
拾贰
 
乡,故乡的乡
有人篡改,有人跟随,有人做无辜状
我那一直被挪用的故乡啊
不知道如今会是什么模样
 
 
拾叁
 
一直牵引着我们的那个声音
现在越来越异化、越来越无辜
竟然在寻常的胡同中发起作来——
那声响低俗、强大、漫长,与真理一模一样
 
 
拾肆
 
三个人迎着阳光走
他们的倒影在后面紧紧跟随
那些没有倒影的岁月我们看不到
不知道那时的他们是否依然安好
 
 
拾伍
 
静物内心的波动我们听不到
所以我们低下姿态静静地坐在它的对面
两种不同寻常的静物:他们对视、僵持
静静享受没有心跳和思想的好时光
 
 
拾陆
 
小贩的春天终结在一片烂菜叶上,所以他要改变发型和面孔
探一探夏天的深浅。他把凉棚搭得高高的,容得下
一家三口的欲望。然后他仰起脸,看阳光从生活的漏洞中
直插下来,生生照在孩儿她娘那张五花脸上
 
 
拾柒
 
大制作。大制作。大制作——
小细节从大制作中流出来
妻子的眼泪从两山的夹缝中流出来
悄无声息的汇入一条暗红色河流
 
 
拾捌
 
铺天盖地的柳絮
铺天盖地的欲望
铺天盖的的匆忙身影
铺天盖地的轻和重
 
 
拾玖
 
嘴和舌头
我不知道该相信哪一个
我甚至恶俗的排斥他们、贬低他们
除此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
 
 
贰拾
 
地下虫爬出来
地下虫思考时外壳非常坚硬
“地下”是个概念,走出概念的虫子
和我们一起沿着阴影走,直到把前途耗尽
  
贰壹
 
进进退退的生活成了时尚
成了你我的身外之物。行走时我们刻意
绕开屏障,把有些道路折叠起来,放置到旁边的草丛中
然后我们一路欢歌,唱尽腹中小曲儿
 
 
贰贰
 
于是,我们臆造出一段生活
分配好相应的角色
我们暗示他们为我们的一切付出代价
为我们的往昔设置道道障碍
 
 
贰叁
 
你和我的距离
口和舌的距离
你的生活冠冕堂皇
我的生活下三滥
 
 
贰肆
 
“从前”是个窗口,李福财就坐在那窗口下
剪纸。他剪刀下的人物非富即贵、都很精彩
阳光照耀他刀下人物的生平细节
却一直不能照耀属于他的贫寒
 
 
贰伍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人
这个人是个哑巴或者是装聋作哑
中断:中断是对这世界的最好保护
中断后的世界枝繁叶茂、柳绿花红
 
 
贰陆
 
把最精彩的一片天空剪下来装到画框中
把画框悬挂在我家客厅最显要位置
这样一家人的生活就会很坚实、很有保障
一日三餐时刻不忘仰望,画面是我们的天
 
 
贰柒
 
一个古老的游戏
把世界装进万花筒里
让孩童们都看到世界的美好和安全
万花筒外面的世界是大人的,任大人们涂抹和篡改
 
 
贰捌
 
青草一寸,理想千尺
所以人在草地上就显得很高大
所以人们就有权力对世界指手画脚:
删除所有不喜欢,添加精彩、添加精彩
 
 
贰玖
 
有闲的生活需要节奏
需要一个更加专业的群体在旁边敲敲打打
但是沉睡的肢体已经陷得很深很深了
再强烈的打击也触及不到它的原动力
 
 
叄拾
 
洛河和黄河,两个故事汇流在一起
一种文化在水面波光粼粼。渔夫们自驾小船
忙碌在河面上,水底的鱼被他一条条打捞上来
却丢掉了不该丢掉的大把虚无
 
 
叁壹
 
什么东西碎了
睡梦中金黄一片
曾经珍贵的东西像梦一样碎了一地
只可惜没有人愿意重新捡起
 
 
叁贰
 
所有人都应该像石膏一样纯洁
所有人都应该回到石膏的生活里
静静的坐在人家的晾台上
面对人间的是非,展露出庄严的思考神态
 
 
叁叁
 
把思想从楼顶扔下去,思想就轻飘飘的
悬挂在路边的树梢上像柳絮。期望中的围观和
影响并没有出现,只有一阵微风把思想重新推举到半空中
飘飘摇摇,暂时还看不到它的归宿
 
 
叁肆
 
难得一个蓝天白云
市民们被吓得躲进密室里
不祥的谶语密布在透明的空气里
没人敢信,记忆中的好日子就这样来临了
 
 
叁伍
 
楼下的建筑工地上焊花四溅
不见眉眼的工友们像蚂蚁一样勤奋
一个红衣娘子在工地上穿梭浪行
平淡的生活突然间就有了神性
 
 
叁陆
 
正午的闹市区
所有物质与人一起闪光
阳光密道中的那些游走的精灵们
正肆无忌惮的刺探我们的私生活
 
 
叁柒
 
阳光火在田野燃烧,阳光火也是我们的内心火
五月天,上帝把关爱倾洒到成熟的麦田上
回过头就用阴霾笼罩我们
摧毁我们的下半生
 
 
叁捌
 
我喜欢用暗绿把阳光驱赶出去,或者
让暗绿形成一个坚硬的屏障,悬浮在你我头顶三尺高的地方
每每看到别人挥汗如雨在阳光中奔波时
就忍不住要感谢那属于我们的纸片大的凉爽
 
 
叁玖
 
三杆旗帜在工地上迎风飘扬
三杆旗帜归属于不同的色块儿
三杆旗飘扬的世界色彩暗淡、空空荡荡
有一群鸡仔在下面嬉戏觅食,但与飘扬无关
 
 
肆拾
 
一只鸟飞在空中
下面的人在仰望、在联想
在一片苍茫的天地中
鸟和人的修辞,正悄悄进行
 
 
肆壹
 
回家的路在画布上展开
回家的人是一个极普通的小角色
回家人汗流浃背的做着回家的动作
把回家的概念炒作得非常精彩
 
 
肆贰
 
秋天将至,所有的事物像蝴蝶一样
美丽而短暂、像蝴蝶一样盲目执着而忘情
这世界已积存了极深厚的败象,冷风起
树叶纷纷落下,其中就夹裹着蝴蝶们那美丽的翅膀
 
 
肆叁
 
买回一条金鱼
闯进一个虚构
水世界里有我们迷恋的一切
那豢养的美丽真的很精彩
 
 
肆肆
 
黄河路街区的老大娘花枝招展
她与另一个街区的老大爷相视而立
午后的阳光像雨水倾泻到他们身上
悄悄冲洗掉,他们剩余不多的思想
 
 
肆伍
 
阴影隐去人物的嘴脸
但人物的那些动作是针对光明的
阴影中的人物很狂妄、很强力
迫使太阳不得不妥协,退缩到一丈开外
 
 
肆陆
 
茶中有些许的植物香,一片
森林的故事随后蔓延开来。碧水青山中
与风互动的男女向我们款款走来
最终定格为正在品茶的市井小人
 
 
肆柒
 
阴影在放大,阴影笼罩一切
阴影中曾经猥琐的事物突然放出光芒来:
指引灰头土脸的往事
闯进披红戴绿的现实
 
 
肆捌
 
客从对岸来
风吹动他的衣襟有一股咸湿味道
在客和我们中间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大海隔断了一切”是最好的理据
 
 
肆玖
 
月夜读元结,秋露在窗外簌簌下落
下落的声音也许过于严重了,惊动了故乡守夜的黑狗
它叫了两声,然后再试探的叫了叫,声音未起就沉落在地底下
这让我想起元结,想起他衣锦还乡时的那个月夜
 
 
伍拾
 
飞刀横行,飞刀横行
被击中的水果躺倒在血色中
上千种思想因为屡受惊吓而麻木
以及用上千种思想包装过的精彩事故
 
 
伍壹
 
在成长的过程中,叶片坚硬如铁
那曾经柔软的岁月早已脱离了枝头
如今投身到河流中渐行渐远
终于练就了杀人不见血的本领
 
 
伍贰
 
故乡人带来麦收的消息
故乡人的额头上火花四溅
“故乡人”我们把这个概念深挖深究
竟发现故乡人离我的故乡很远很远
 
 
伍叁
 
操纵皮影的人与皮影同出一源
一个隐藏很深的节点维系着他们、控制着他们
这一点观众并不明白。他们深陷在某个往事中
狂妄自大的流泪、毫无廉耻的喝彩
 
 
伍肆
 
一日一寸旳语言虫
不计较环境的龌龊,努力向前爬
被上千只眼光关注的语言虫
越爬越即兴,越爬越渺小失重
 
 
伍伍
 
太阳从水盆中升起来,水盆里的
世界很狭隘很阴暗。上升的太阳越来越
鲜亮、越来越失控,形成了天然格局:
上面是辉煌,下面是肮脏
 
 
伍陆
 
消息传过来时湿漉漉的,带着土腥味儿
这消息来自故乡,转述者却是个外乡人
转述者的一个手指遗失在我们的故乡中
这让消息充满活力,洋溢着痛快淋漓的血腥传奇
 
 
伍柒
 
你的手帕从我的天空飘过,手帕摇晃着语焉不详的
旗语。另一个空间里有人站在高高的山岗上
千方百计的解读我们将要到来的生活,可惜太阳已经落山了
群星泛滥的天空看上去更加离奇
 
 
伍捌
 
抑制不了的跳跃
阳光紧紧跟随着节拍
在上下晃动的光影中一切都茫然
没必要为谁弄个明明白白
 
 
伍玖
 
像一群老朋友走过来
阳光中的事物是老朋友
它们冲我走过来暖洋洋的
它们有实像但没有情感
 
 
陆拾
 
西瓜妹一脸污秽的坐在画面中
画笔在她的上方增添了神圣的光芒
西瓜妹其实还是西瓜妹,仅仅是因为一个人的
妄想,使她的生活瞬间晋升为艺术
 
 
陆壹
 
正午,少女把阴影回收到自己的身体里
少女是个敞亮人,她有她的思想和媚眼
她让河水照亮今生然后再照亮她那上世姻缘
然而河水太浅薄了,厚重的思念竟遮不住她今生的贫寒
 
 
陆贰
 
山不高,所有的事物都已居于脚下
那些形单影只的飞鸟、那些一再纷乱的思绪
在我们登顶之后,形成厚厚的下山屏障,让我们污渍斑斑的生活
突然置于高光区:有色彩、有曲折,一个传奇的新世界
 
 
陆叁
 
想一想这个世界突然交给了你
想一想光明和黑暗各守一方,平衡对立
再想一想你那剩余不多的幸福安全感,然后
投身一个方向不明的团队,向前、一直向前
 
 
陆肆
 
女人离开的时候空气中留有淡淡的名贵香水味儿
就像我痴迷的、总也说不出名堂的过往生活
我看着女人的背影、看着与我同行的这个世界
貌似和谐,但又无话可说
 
 
陆伍
 
没有人的世界没有挣扎
也没有于事无补的喟叹
一切都像在纸面上:有命名、有形象
但是没有可供填充的情感
 
 
陆陆
 
再走几步就是2015,一年很快就要过去了
我要求自己停下或者仅仅是把“停下”这个词语刻在心中
这样的想法很阴暗、很荒唐,会伤害不远处马路上的匆忙人
以及与“停下”相关的那些时尚概念
 
 
陆柒
 
在P城C是个小人物
C被定位在黑暗中,像我一样
他是清道夫、瘾君子、夜行人
在P城的背面,C是个人物:正对着更弱小的群体指手画脚
 
 
陆捌
 
他无助的抬起头仰望天空
天空中还有剩余不多的光亮
他心事重重的说:“不够了、不够了,这一点点的光明
根本就无法照亮我正在经历的黑暗“
 
 
陆玖
 
西风冷
西风中有闪亮的刀抢
玛丽娅站在尖锐的光芒中
她的身影就是我们的后盾,她指引着我们
在突然到来的严冬中轻声呼唤:“玛丽娅,玛丽娅”
 
 
柒拾
 
鸟在冬天的前沿而群山在尽头
所以鸟远远的高于身后的群山,鸟是主流
阳光闪耀,只有鸟在闪闪发光
其它的那些事物都成了暗淡的陪衬、成了鸟发出强烈光芒的依据
 
 
柒壹
 
“每个人都是一条河流,你和我,还有那些流浪汉”
A说:“假如我们都是一条河流、并且越流越纯净了
假如我们的生命都很笔挺,没有曲曲弯弯的纠葛
那我们就向沿岸讲述一个故事,让这故事像传奇一样,影响两岸植被”
 
 
柒贰
 
三丈之外,三丈之外是个禁忌
很好的距离感,三丈之外,我懂得你的肢体语言
你知道我的悠长呼吸
这故事一直在民间延宕着、丰富着,这故事叫“三丈之外”
 
 
柒叁
 
装置艺术:一只苹果,一个鸭梨
再拿来一片肮脏的天空作衬布
居中的是正在堕落的女人体,她的右侧是政客
政客边吃苹果边猥亵女人体,情节就这样发展着,这不是生活是静物
 
 
柒肆
 
那是在武汉,在长江外滩的一个夜晚
我怀抱着黑暗的诺言燃放起河灯
我仰望着河灯看着它慢慢升高再慢慢消逝
真不知道这样的行为是祈祷还是放行
 
 
柒伍
 
我看着她走向马路的背影
她迎着日出,陷在深深的光芒中
她是我母亲:在阳光中她不闪光、不迷茫,像铁
果断地拒绝这不再寻常的人生
 
 
柒陆
 
回忆:一个地瓜跌落,悄悄滚到故事之外很远的地方
那地方相对是安全的,不被转述、也没有被篡改的危险
一个在故事之外逍遥的地瓜才算是地瓜
它静静的躲在一个低矮的墙角处,它的身后是那不再狂妄的阴影
 
 
柒柒
 
为纪念一朵花我们学会了绽放
我们彼此尽可能的舒展开
在冬天、在这迷眼的雪地上,让我们彼此绽放、绽放吧
刹那的晕眩中也许就潜藏着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柒捌
 
有的诅咒在开花,有的诅咒在落叶
很难说这就是冬天景象,但是我看到了落叶
看到整条道路都堆积如锦。我走在沿河的小路上脚下发出喳喳的声响
我告诉同伴那是落叶,根本不是世间那讨厌的诅咒
 
 
柒玖
 
几个琐碎物件,几个色彩暗淡的小人物
一首乐曲巧妙地把它们串联在一起,形成结构和空间
这首被人动了手脚的乐曲一直回旋在精彩处
这就促使那里的人和物不得不狂妄、不得不自信的活下去
 
 
捌拾
 
阴影悄悄涌上来了,阳光烂了一地
一条狗突然从村落中跑了出来,对着一个虚无的故事拼命追赶
狂吠。一条被故事激怒的狗,它奋不顾身的扑上山坡
直到身影一再变小、形成另一个虚无
 
 
捌壹
 
山风吹起来的时候,山道像一条绳索
摆来荡去。弥漫的黄尘试图遮盖人生的败局但是没有
那些被肆意篡改的游人,依然无知无觉
倒真成了一个个真实的赝品
 
 
捌贰
 
关于一头猪和女人的故事
在乡间已经有数个版本:她的丈夫出外打工
已经离家很久了,所以她有理由看好这头骚动的母猪
看护好它的私生活,禁止有违家族声誉的一切艳遇
 
 
捌叁
 
那不是他的家乡
他的家乡早在一棵树上吊死了
所以他要赶在寒风到来之前离开
以免谢落枝头上那依然逼真的的思念
 
 
捌肆
 
一棵草的历史也可能超过半尺长
那不可遏制的向上的愿望像朵朵白云
因为它过于美好和轻浮、总是招惹众生
人们就草率地把它叫作“虚妄”
 
 
捌伍
 
那人在说话,他只说出了一些事件
没头没尾没人物,也没有寻常的是非和恩怨
他只是说,他的周围堆砌着零碎物件、无用之物
在他的演说中叮当作响
 
 
捌陆
 
对面的窗户打开
窗帘的晃动把故事延展开来
接下来是一束光,直射我的窗口
不知道我的对面发生了什么样的精彩
 
 
捌柒
 
在画面没有褶皱之前我拦住了正在前行的女人
我的语言尽可能的表达出她的前途的那些危险
我用了一些比喻、一些修辞和博爱:警示她的生活将非常糟糕
跟画面中描绘的一模一样
 
 
捌捌
 
下午阳光很好,平凡的事物开始闪闪烁烁
平凡的人群混迹在平凡事物中,展现光亮和棱角
这就是我们早已厌倦的平凡世界
一不留神就会光芒一片
 
 
捌玖
 
一群乌鸦在城市上空盘旋
足足上万只乌鸦是个大阵营、大团队
它们分明被某种事件惊动了,一味的围绕着事件盘旋、鼓噪
看样子是想搞明白这城市的真相
 
 
玖拾
 
世间的温暖从一杯烧酒开始
又从一个醉汉的口中泄露春天
所以人们渴望着下一杯、下一个讨彩话题
就这样一杯又一杯,坚韧的度过正在经历的严冬
 
 
玖壹
 
冬天从太阳中跌落下来
所以冬天很明亮,表现得尖锐而强硬
人间的屋舍布局得清清爽爽很有质感、也很独立
这让田野中游走的几个人物本色而多余
 
 
玖贰
 
完全是梦中景象:那是一个能够与今天
重叠的一天。深重的雾霾,影影绰绰的身影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严重撞击,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玖叁
 
从山顶往下看,到处是匆匆忙忙的
身影、到处是不见眉眼的慌乱
黑乎乎的身影在阳光中拖来拖去
最终还深陷在某种布局之中
 
 
玖肆
 
刚到温泉,我们的生活就已经湿漉漉的了
我们把我们的身体放置到水池中,一个个赤裸的
大脑保持在最高处,让思想沉潜在温暖中
期望温泉水从此逼宫现实,提高身体的影响力
 
 
玖伍
 
冬天,一团火红的色彩在远景中传播温暖
一条小河闪闪烁烁的划出明亮界限
再向远处看,世界无辜而空洞
由于过于寒冷,所到之处看不见一丝尘烟
 
 
玖陆
 
兔子在岸上奔跑
一个老人坐在河的对岸编故事
这故事与关爱有关、让时空一再缩减编制
让追赶的黑狗在画外拼命奔跑,一脸茫然
 
 
玖柒
 
小情调——
小情调放在大的格局中
增加些私情配饰和纠葛
小情调依然是小情调,与爱无关
 
 
玖捌
 
一次兴师动众的回乡
一缕失去内涵的炊烟
一个独自坐大的小人物
一片故乡的土地慢慢展开中
 
 
玖玖
 
杂乱的、空洞的、破败的——
不喜欢的一些词语纷纷跳了出来,影射我的出生地
即使如此,故乡还是我原来的故乡
只是你我、他们已经不再是那老派游子
 
 
壹佰
 
钟声不响
寺院显得虚假而沉静
寺院的钟声已经三年不响了
脚下的沙河陷入漫长的纠葛和思念
 
 
2014,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