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旁白者的独白 (阅读354次)




 
 
自从一具木乃伊从博物馆消失后
这城里就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了
 
你的躯体上有一群发疯的人蜷伏着
你躺在大地的边缘
你常常对着他们悄悄谈论
谈论其他的问题,以及别的证据
你是,被几个小痞追逐的乞丐
你是夜晚十一点半钟
市郊的一条暗影
你是笼子里的闪电
你日趋黯淡
你的回声从褐色水面传来
使众人记忆中的一片深蓝变白了
 
他是那个在街心花园狂喜的老人
对着横着过来的摩托车呵呵大笑
因为不能确定人哪来车哪去
他太老了,仅有的传说
刚刚够他开销一日
他结结巴巴,又紧闭双唇
因为后代,未来的动物不过是
一只冲天大张的嘴巴,沾着啤酒沫儿
拖鞋、首饰和餐具进进出出,它是谁?
 
我正是一桩密室杀人案的主谋
我喜欢穿着斜条纹的衬衫
在黑色森林漫步,迈着哲学的步伐
我是一粒棋子在循环中打劫
我在时装街上行走
一枝巨大的羽毛在我头顶盘旋
在一阵轻烟中,我看见苦涩的火焰
火焰里的纸,纸上的字,字迹历历在目
在一阵阵轻烟中我渐渐渐渐潦草不清
 
小说家不过是一群被虚构的人
小菜贩子未必是姜蒜、菜蔬的行家
雨水升起,阴影徐徐降落
我周围的广大居民被阉割后
也是一个个虚构的人,就像鱼虚构
河流和云,人虚构神仙,恐龙虚构大陆
酒鬼虚构通向天子的光柱
浑圆的黄昏虚构狭长的清晨──
 
而灯火明灭,门前干干净净
家迟早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地方
 
我徘徊,我羞怯,我惆怅
我的镜子里是我憔悴萎靡的照片
我冲动我懊恼,耷拉着眼皮
我翻滚在生生死死间满身擦痕
 
比我聪明的是电脑
比我可疑的是映象
比我卑鄙的是他的堂兄
比我残忍的是普遍的羞辱
比我高远轻盈的,是
撕裂后,又踩烂了的飞船
比我荒唐的却是你温暖的大手
竖立在
蝴蝶与自行车
之间
跑道与悬崖
之间
痰迹与落款
之间
幻术与寺庙
之间
火葬场与婚纱
之间
票箱与选票
之间
顾客与调色板
之间
发廊与钟摆
之间
水果刀与狗
之间
小不点与楼梯
之间
节奏与猪叫
之间
桥墩与火热杜鹃
之间
焦糊的指间缭绕着
    被琴声
        惊起
            的
              水鸟
我咕哝道天啦,用方言喟叹
我是在自身的眩晕中消散的
 
自从那尊石雕在广场出现后
这世上就没有令我发抖的人了
 
可为什么,一幢大楼的倾斜和冒烟
为什么前面路口簇拥的人群,以及积木
坍塌,瓷器上飘下的一小片雪
竟轻易阻止了我,使我
远远地停住,不敢眺望
     
                          1996.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