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无法对上你白亮的水坑和春天反运的泥浆 (阅读430次)



         我无法对上你白亮的水坑和春日反运的泥浆
 



从老远的地方回来  走在赶往霍家店这条新修的路上
  我来看你  轮流的双脚踩着太阳的薄光
    它虚设弹簧  趁一双眼睛还没有完全昏花
       我要找到从前的好视力 它过久地私藏了你旧时的模样
          我试验我如何与你的今天的美丽 完成一种特殊的重合
 
你在你原来的地方长大 我不想说 你是你高粱地的新娘子
  那样 我的表情就会晃过从前的一些乌米
    这条老道通向古韩州  那座日本人设计的桥梁
      依然跨过皱纹的流水 但我今天不打算从那里经过
         我的脸被一个青春焕发的老地方挡住了小平房
 
从前有一只铁蝈蝈  它神秘的黑铁翅膀
  很多年被摇动的绿草窝藏 哪一棵蒿子根在唱歌月亮
    听不见也看不见 碎石路面压死了一百个春天反弹的泥浆
       车老板的后代探出车窗 爷爷低俗的叫骂缠绕了长长的红缨鞭杆
           一声汽笛刺穿上午 谁还记得这条新修的老路 原来竟是一道窄车辙
 
神说 这里需要一个领头人 于是就从脚下的黑土钻出短头发
   随着玉米人迎风生长 迎面走来 那时他还不是董事长
      他的上衣扣子解开了一团特殊的火苗
         迎对东北风 他说他要让要让马鞭草的紫色花雾淹死夕阳
            追上旋转的大风车 旋转起本地中心的天堂 在报纸的黑土上
 
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岛  才能迎接各式各样的冲撞
  用右手把南方的大海领回来 装满火车皮 竖立起大拇指的建筑群
     没有海  只有大风车的晕眩 和满屋子喧腾的波浪
        让三头肌 弘二头肌展示健康 三点式的姑娘们 你们都来吧
           这就是旱地上的大海  这里就是北方吸铁石吸引的南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