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鼠村散记 (阅读403次)



鼠村散记
 
1
人去屋破,老鼠不愿意住
好在有太多的空房供它们选择
现在,老鼠是村民
它们在破落的校舍或祠堂里召开鼠民村委大会
讨论规划鼠村大计,布置落实鼠村工作——
罢免不尽职的鼠村主任
立秋过后,抓好冬粮储备工作
加强防范爱管闲事的野猫野狗
当然,计生政策无需贯彻
它们不提倡也不反对多生少生或不生
对于那些无处可去不得不留守在村里的老人和孩童
它们和他们和睦共处,相安无事
在路上,甚至会相互礼让
冬日里,它们和他们
安然地坐在墙垣下晒太阳聊家常

 
2
大暑前后,在鼠村
我看见开得灿烂无比的喇叭花
青翠的菟丝子和爬山虎
还有许多叫不出名的开着繁花的藤蔓
它们爬满了那些还没倒塌的老屋
我怀疑它们是一座座花房
哦,不,它们就是一座座的花房
耀眼地坐在在山腰上,在小河边,在村道旁
一座座时光之手抚摸下的花房
我相信,时光从没错过它们
即便老鼠逃离它们,它们也不会寥寂和孤独
这应该就是时光不灭的灯火永远照耀在大地上

 
3
倒塌的,就城了朽木黄土杂草瓦砾虫鸣和萤火
但它们还是它们
仿若荒地上的碑石,烂不了
这跟人一样
一个人倒下了,他还是他
即便是最后那一撮灰
关于这些,四处闲逛的鼠民并不关心
它们在杂草丛中嬉戏玩耍
在破烂的草席和棉絮上谈情说爱
皓洁的月光下,它们关心的
是鼠粮和鼠窝
是从天而降的猫头鹰
和饿得两眼通红的流浪狗
在鼠村,我关心的
也不是一座座空寂的老屋
而是鼠疫,这对于这些把守着鼠村的鼠民而言
无疑是灾难

 
4
到过鼠村,你也会看到
老鼠死就死了,死在那就烂在那
沟渠旁,瓦缸里,墙缝间,房梁上
处处是它们的安眠入土之地
这跟人似乎越来越相似
在鼠村,有一个孤寡老人死在屋里
成群结队的鼠民在她身旁唧唧喳喳开追悼会
一位过路的人目睹了
这一盛大的祭典
他顺手推倒了她身后的半堵残墙
算是就地埋了她
在鼠村,当你游走久了累了
当你流下伤心彷徨绝望的泪
鼠民们会在花丛中荒地上载歌载舞
为了让你破涕为笑
为了让你抬起头来看到头顶上
那方白云飘荡的天空

                            2016080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